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561章 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第561章 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顾允儿气喘吁吁,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恳求,因为此刻的她除了哀求他,根本没别的办法,而她这幅样子也根本不可能一个人出去,只能留在这里。

    要不然后果更加无法想象,所以她必要一部手机来通知慕凉城,又许是怕他不答应,她脸色泛红,脖颈处的血液衬得她越发鲜活起来。

    只听她继续说道。

    “我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帮助我,求求你,把手机留给我,这事我一定会既往不咎的。”

    毕竟,对方也是藿茶茶请来的人,也说到底他没做任何伤害她的事。

    男人犹豫不决的杵在门口,似乎是在考量顾允儿话里的真实性,但她后面开口苦苦的哀求他时,人性最善良的那面还是被他给发挥了出来。

    “好,那我就把手机留给你。”

    男人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矮身放在门口,遂然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因为他明白这个女人和一般的女人不同,在这样的情况她还能坚守自己的底线,很多东西不是他想碰就能碰的。

    万一弄个不好,或许真的会出人命。

    而他只是求财求色,根本不想摊上人命官司。

    一旁的顾允儿眼瞧着他把手机留下,还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时,她不觉暗暗的松了口气,神志也越发变得不清醒起来,但她还是感叹的说了一声谢谢。

    只是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走过去拿那部手机,而是等男人关上房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知道他不会在回来的时候,她才真真正正的松了口气,发烫的身姿更是禁不住的想要往地上栽去。

    但她知道她现在还不能完全松懈下来,她还没给慕凉城打电话,也还没告诉他快点来救她,所以她拖着酥酥麻麻的身姿,拿着刀一步一步的往门口挪去,辗转捡起地上的手机,再重新挪动床尾浑身无力的坐了下来,脊背难受的靠在床尾板上。

    热,难受,晕,还有那蚀骨的痒意,折磨的顾允儿快要发疯,也快要被逼疯了,因为她现在真的很需要,很需要一个男人。

    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等她坐下来之后,她喘了口气,这才拿出手里的电话给慕凉城拨过去,可令人心生绝望的是他的手机仍处于不在服务区。

    她根本打不通他的电话,也根本无法通知他她遇到了危险,要他来救她。

    可哪怕是这样,她仍旧不放弃,一遍遍的打着慕凉城的电话,一遍遍的听着对方不在服务区的提醒,那从心底里蔓延上来的绝望,苦涩的她早已泪流满面,心里委屈的眼眶发红,也难受到了极致。

    “阿城,我真的好难受,好难受,你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哪里啊?”

    顾允儿喉头哽咽的开口,而从她身上泛上来的痒意更是折磨的她难受至极,恨不得用刀子剖开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有虫子在她身上爬,为什么她会越来越难受,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

    而她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开始无法自控的拉扯她领口的衣服,似乎是热的想要把它脱下来,还有她仅存的理智也开始涣散,看出去的东西几乎都有了重影。

    她知道,那是药效发作的样子,顾允儿拼命的隐忍自己,她曲起双腿,双手紧紧的抱着努力的去克制她内心的欲念。

    可那强烈的念头,根本不受她控制,她身上也热的快要燃烧起来,正深深的磨灭着她的意志力,她真的很难受,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所以为了转移注意力,顾允儿仍旧坚持不懈的给慕凉城打电话,就像那样她一定能通知到他似的,而她也坚信他一定会来救她的。

    她发了疯的给他打电话,意识却一点点的模糊下来,那蚀骨的感觉也越发的明显,她能轻易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变化,也明白她要在这样下去,她真的坚持不了多久。

    亦或许,她真的会死在这药效下。

    眼下慕凉城的电话仍旧打不通,她真的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同一时间,她脑海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无意识的将手磨砂在自己受伤的脖颈处,眼睛坚决如铁的望着被她放在地上的水果刀上。

    心里不停的安抚着自己道,她必须要坚持到慕凉城来救她,必须要。

    下一秒,神志渐渐变得不清醒的顾允儿,毅然决然的拿起地上的水果刀,伸手就掀开自己的礼服裙摆,视线凛然的往往自己的腿,又看看手里的刀。

    她稍稍沉吟了一下后,她闭着眼睛果断的拿着刀往自己腿上划了下去。

    *

    彼时的S市,仍旧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慕凉城还没从昏迷中醒来,嘴上也还戴着氧气罩,身边也放满了各式各样的仪器,他脸色苍白的样子像是不回醒来了似的。

    而重症室外,许筠合眼也不敢合眼的坐在外面,透过玻璃观察着慕凉城的情况,今晚是他最重要的一晚,也是病情极可能反复的夜晚,所以许筠压根不敢松懈。

    “怎么样?你家老板没什么意外情况吧?”

    手术休息好的裴森也只是稍稍的眯了一会,便穿着白大褂往重症室这边走来,深沉的视线越过玻璃看向躺在那边安静到不存在的人身上。

    试问,那样一个刚烈的男人什么时候会这副样子,需要靠一个氧气罩来救他的命。

    “没事,一切正常。”

    许筠微微颔首,同时也从长椅上站起来,与他肩并肩的站在玻璃口。

    裴森了然的点了下头,许是没经历过情爱,也没经历过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他突然看着慕凉城嘴角一掀道。

    “他为了一个女人连命也不要了,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他像是在问自己,也在问身边的许筠,却更像在问躺在那边的男人,这一次脱离组织,他可谓是九死一生,差点连命也没保住。

    这样的爱简直是在害人。

    许筠没经历过这些,自然不好回答他什么,只是静静的陪着他一起站着。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两人还没站多久,重症室内的仪器突然发出慕凉城有生命危险的信号,门外的裴森脸色一变,二话不说话就冲了进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