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科幻小说>书页>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星象图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星象图

    月色下那木盒上一条雕刻的金龙闪烁着金光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是名贵之物,但我不明白萧连山突然给我这个木盒是什么意思,我诧异的看向萧连山发现他专心致志的打磨着手中的银枪。

    我迟疑了一下打开桌上的木盒,里面放着的是一支金光灿灿的金笔,看款式应该年代久远而且笔尖有朱批,想必这是帝王所用之物,在金笔的旁边有一张卷裹发黄的宣纸,我小心翼翼的从木盒中拿出来,在石桌上缓缓展开,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宣纸上是一幅画,而且还是一副很奇怪的话,最上面是一只凶神恶煞的白虎围绕着一个银色的圆盘,而画面的左边是一只老鼠和一只马尾部相连,却各自望向前方,在老鼠和马的上面又是一只冲天而起的龙,而画面的下面是我看不懂的星宿图。

    “爸,这……这是什么?”我看了半天迷惑的问萧连山。“突然给我这个干什么?”

    “你们找对了地方,可是也估计错了地方。”萧连山很平静的看着手中的银枪淡淡的说。“成吉思汗的宝藏应该和紫禁城有关,不过入口并不是你们之前想的那半间房,我派人进去挖掘过,没有找到宝藏的入口。”

    “啊,您派人进去挖掘过?”我震惊的看着萧连山。

    “有些事我做比你们做要方便的多,何况这些事我曾经又不是没做过。”萧连山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回答。

    “半间房里什么都没有吗?”

    “入口倒是没有发现,不过在半间房的地下挖出了你手中的这个木盒,想必和成吉思汗的宝藏有关。”萧连山心平气和的回答。

    “这木盒是在半间房下面找到的!”我顿时站起身兴奋不已的看看摆着石桌上的东西。

    “木盒中的金笔和图案应该是朱棣留下的线索。”萧连山转头看了我一眼,把木盒推到我面前淡淡一笑。“我已经有属于自己的回忆,你的回忆就从这里开始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叫醒所有人,把木盒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他们面前,当得知是萧连山竟然派人去半间房挖掘出来,都如同我刚得知这个消息一样目瞪口呆,不过我后来细细一想,萧连山这一生的过往应该很精彩,黑白两道都有他熟知和深交的朋友,或许在我们眼中难以办到的事,在他眼中反而很简单。

    现在的关键是必须尽快解开木盒中的线索,聂浩然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下一个阴日来临还有九天时间。

    我们整整在研究了两天也没有任何进展,那支金笔我们小心翼翼的查看过很多次,虽然名贵而且价值连城可是仅仅是一支金笔而已,里面没有机关也没有玄机,我们在这两样东西上没找到一个文字。

    “这算什么啊,打哑谜?什么提示都没有,一支笔一幅画朱棣到底想提示什么?”顾小小一脸倦怠的揉了揉眼睛。

    “画上一共出现了龙虎和马还有老鼠,这些东西应该是在暗喻着什么才对。”韩煜疲倦的瘫软在椅子上说。

    “南宫怡,你见多识广有没有什么是关于白虎和圆盘的典故?”我焦急的问。

    “没有,我翻来覆去细想过,还真没有这两者相关的记载。”南宫怡摇摇头回答。

    “白虎……白虎,在道教是西方七宿星君四象之一,二十八宿的西方七宿,其形象虎,位于西方,属金,主杀伐,色白,名称白虎。”韩煜慢慢直起身若有所思的说。“不过圆盘是什么我就清楚了。”

    “西方七宿……”太子慢慢重新看了看那画后,转身走到旁边推开窗户,仰头看了良久忽然转头指着夜空对我们说。“圆盘指的是不是就是这个。”

    我们都转头随着太子的手望过去,一轮皎洁的明月像一个圆圆的银盘悬挂在天空。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白虎主西方,西方的圆盘当然指的是月亮!”顾小小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说。“白虎抱月指的应该是方位,也确定了这幅画的方位。”

    南宫怡听完立马拿出一张干净的白纸,在上面标注好东南西北后,然后把宣纸下面的星宿图抄录过去,在之前我们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画上的星宿分布图,可是因为没有方向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星宿,等南宫怡抄录好后她看了良久欣喜的说。

    “这星宿图是小熊星座!”

    我们围过去看见南宫怡在白纸上把抄录的星宿用线连在一起,并标明方位后,果然是一个形状形同小熊的模样。

    顾小小忽然结果南宫怡手中的笔,一脸震惊的慢慢在纸上画着我们看不懂的线条,等她画完后一副完整的圆形星宿图呈现在我们面前。

    “外公教我观星象,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星宿图,按照原画标示的方位,这星宿位于北方。”顾小小拿笔在其中一个星宿上重重画了一个圈,然后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们。“此星一曰北辰,天之最尊星也,其纽星天之枢也,天运无穷,而极星不移,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北极星!”我惊讶的说出来。

    “这星宿图是紫微垣,三垣之一。”韩煜对星像也颇精通继续对我们说。“紫微垣为三垣的中垣,位于北天中央位置,故称中宫,是天帝居住的地方,以北极为中枢,有十五星,分为左垣与右垣两列,称为紫微垣在北斗北,左右环列,翊卫之象。”

    “北极星又被称为紫宫……这画上的星宿图其实是在暗指紫禁城才对!”顾小小很肯定的说。

    “这金笔和画应该是朱棣留下的,应该是和成吉思汗宝藏有关的线索,而画中再一次提到紫禁城,想必那旷世的宝藏和成吉思汗的遗骸势必就在紫禁城的下面。”我欣喜的说。

    “可就算我们知道这图中星宿是暗指紫禁城,白虎抱月是暗示方位,那这个一飞冲天的龙和下面的尾部相连的老鼠和马又是什么意思?”

    “白虎既然是暗示方位,那龙会不会也是这个意思?”我有些疑惑的问。

    “应该不是,白虎已经能标明这画的方位,不用多此一举,四象之中青龙在东,和白虎对应,可从画中位置看似乎不吻合。”韩煜摇摇头确定的说。“而且老鼠和马也不是指示方位的东西。”

    “什么情况下老鼠和马会相连在一起呢?”南宫怡也大为不解的喃喃自语。

    “十二生肖中有老鼠和马,老鼠是子鼠,而马是午马,代表着不同的年份,两者是不可能同时出现的,如果有那也是子午相冲,不会出现相连的情况。”韩煜摇摇头回答。

    太子走上前看了良久忽然拿笔在白纸上画了一条线,我们惊讶的发现透过鼠头和马头的线不偏不倚刚好穿过北极星,而且鼠头刚好对着北极星。

    “这里老鼠和马相连,应该指的是子午,而古人以子为正北,以午为正南,这也是为什么在画面中鼠头正好对准北极星的原因,这里的子午也是在标示方位才对。”太子平静的说。

    我忽然眉头一皱,头慢慢埋下去看着面前的画,嘴里反复念叨着子午,然后有些惊讶的说。

    “星宿图是在暗喻紫禁城,从图画中的老鼠和马看,不偏不倚刚好在紫禁城的南北轴上,这里的子午的确是方外,不过我想应该还有另外一个意思。”

    “什么意思?”其他人异口同声的问。

    “紫禁城中有一个门正好也在南北轴上,而且位当子午。”

    “午门!”南宫怡顿时恍然大悟指着画兴奋的说。“午门是紫禁城的正门,位当子午故名午门,这老鼠和马相连在一起南北对称正好是位当子午,再和星宿图暗喻的紫禁城联系在一起,指的应该是午门!”

    “难道是说成吉思汗的宝藏和遗骸就藏在午门的下面?”韩煜眉头一皱有些惊讶的说。“如果真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那可是紫禁城很显著的位置,谁敢去那下面挖掘。”

    “应该不会是午门,试想朱棣也会进入其中,他出入午门势必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那宝藏的秘密迟早会泄露,进入宝藏的通道应该在其他地方,这里出现午门应该是有其他原因。”南宫怡摇摇头说。

    “如果我们是对的,那这画中的东西我们都解开其含义,剩下的就只有在白虎抱月和午门中间的这条一飞冲天的龙。”顾小小抿着嘴来回中了几步深思熟虑的说。“或许只有等到我们解开这飞龙才能完全领悟这画的含义。”

    “午门上有龙……”

    南宫怡细细斟酌了片刻后对我们说,午门是紫禁城的正门。东西北三面城台相连,环抱一个方形广场,北面门楼,面阔九间,重檐黄瓦庑殿顶。

    东西城台上各有庑房十三间,从门楼两侧向南排开,形如雁翅,也称雁翅楼,在东西雁翅楼南北两端各有重檐攒尖顶阙亭一座。

    而威严的午门,宛如三峦环抱,五峰突起,气势雄伟,但是在午门上没有看见过龙的图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