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玄幻迷.,最快更新褪涩最新章节!

    晚秋很快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医生和护士将她从救护车上搬抬下来,就往急诊室里送,阿莱站在一边,虽然一动不动,但是看过这一串手忙脚乱之后,却出了一身冷汗。

    急诊科里人来人往,患者身边陪伴着的都是家属,有人哭有人急,有人在争吵,阿莱顿时觉得一阵手足无措,看见后面赶来的四月她就松了一口气,她走上前“人还没醒”

    四月伸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点点头,拉着阿莱在急诊室外面的座位上坐下,气喘吁吁地开口“别急,先坐会儿,等医生出来再看情况”

    阿莱惊魂未定地坐了下来“她怎么就这么倒了下去了呢,还好只是晕过去,如果死了,那就是死了,连遗言也没有,就那样倒在那里,在地上只占两块大理石砖的大小。”

    “别胡说八道,她可能最多就是”四月想了半天,想到她那过于单薄的身体,“营养不良”

    阿莱“……”

    过了一会儿,坐着轮椅的晚秋被护士从急诊室推了出来,阿莱和四月连忙走了过去,阿莱从护士手上接过轮椅,四月细细观察着晚秋,见她脸上的血色已经重生,朝自己微微一笑,“让你们担心了”

    走出来的一个医生,看了她们一眼,十分有威严地开口“她是严重的低血糖加营养不良,为了减肥连身体都不要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大问题”

    四月一愣,还真被她说中了,居然就是营养不良,看着医生难看的脸色,她连忙点头“谢谢医生了,我们以后会注意的”

    医生皱眉摇了摇头,挥了挥手“再输一个营养液就可以离开了,记着去把手续办了”

    两人连忙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就把晚秋往二楼挂点滴的地方推去,走到电梯门口时,四月让阿莱先上去,她先去把手续办一下,阿莱点头,就推着晚秋先上楼去了。

    出了电梯后阿莱就顺着医院指示牌到了注射区,然后她就有些傻眼了,这里早就已经人满为患,病床早已经没有了位置,都躺着已经挂上点滴的病人,有些床前还陪护着家属,还有人正满场地转悠着,似乎在等待那个病床空出位置来,好先抢到给自己的朋友或家属。

    她无奈地站在注射科室门口,准备等四月上楼来了和她商量一下,看要不要换个医院,她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在这里等上几个小时,晚秋也异常地沉默,一路上就没有开口说过话,任由阿莱将她推来推去,阿莱甚至怀疑,就算这时自己就这样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她也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我今天看见豆豆了”正在她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时,晚秋突然开口说话了。

    阿莱听后就一震,怪不得她这样的反常,原来是碰见豆豆了,不知道豆豆又给她说了些什么,才能把她刺激得晕了过去。

    “晚秋,其实你不必去相信她说的话的,她就是…”阿莱有些无奈地开口,豆豆应该是最见不得她好过的人了吧,想也想得到她肯定会想尽办法地去刺激晚秋,让她痛苦。

    “其实她说的对,我本就不该回来”晚秋面色十分平静。

    “你别听她胡说八道,你怎么就不该回来了,这里是你的家”

    “这里是我的家,但是我的亲人却一个都不在了,这样的地方又怎么称得上是家呢?”晚秋哽咽着,用手捂着眼睛,滚烫的泪水就这样汹涌得奔流出来。

    阿莱叹息着,蹲在地上,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谁说你没有亲人了,你不是还有我和姐吗?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啊”

    四月拿着单子走过来时,看见的就是两人抱着一块儿互相安慰的画面,她叹了口气,走过去,又望了望这里人山人海的场面,皱起了眉毛“要不我们换家医院吧,这里人太多了,没法挂啊”

    阿莱听见后就站了起来,也赞同地点点头“是啊,人太多了,我们去文医生那边吧,她今天应该在”

    四月点头,将单子往包里一放,就和阿莱推着晚秋准备下楼,电梯到一楼时,四月让阿莱先到地下停车场把车开上来,她推着晚秋去把轮椅还了,把钥匙递给阿莱后,她就和晚秋先出去了。

    阿莱到了停车场,才想起来忘了问四月车停在哪里了,她摸出电话,看见手机屏幕显示无信号,她哀叹了一声,只得认命地慢慢找了起来,一边按着钥匙的锁键,一边四处张望着看哪个地方的车灯在亮。望着望着,她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定在了原地。

    她看见了一个自己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见到的人,那人正拉开副驾车门,小心翼翼地扶着一个女人下车,女人身材娇小,搭着他的手出来后,笑嘻嘻地和他说着什么,最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抚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一脸的幸福甜蜜。

    高磊扶着女人,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朝电梯走去,走到路中间时,他抬头看见了阿莱站在前方不远处,正怔怔地看着他,他可能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见她,不由愣在了原地。

    阿莱在过去的400多天的岁月里无数次地在脑海中演练过,自己要有一天能再见到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是冲上去狠狠给他一巴掌,然后再厉声责问他当年为何那样对待自己?还是扑上前去紧紧抱住他,哭着求他回到自己身边来,不要再离开自己了?或是先上前对他撕扯扭打一番,然后再哭着求他不要离开?这些她都有想过,但是唯独没有想过的是,自己会静静地从他身边走过,不再有任何的情绪起伏波动,像是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一般。

    阿莱从他身边走过时,她感觉到他将身边的孕妇往身后拉了一拉,自己却挡在了她的身前,有些警惕地看着她,看着他这样防备的举动,她心中还是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然后她听见那个女人好奇地开口问他“磊,是认识的人吗?”

    “没有,不认识,只是看着有些眼熟而已”高磊这样回答到。

    呵呵,多么讽刺的回答啊,自己最后在他心目中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个眼熟的印象而已,阿莱自嘲地笑了笑,这时终于听见有车响了一声的声音传过来,她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找到四月的车后,打开车门坐进去,然后向着出口缓缓开去。

    开出停车场时,夜色已经笼罩了整个城市,华灯初上,一座座高楼的灯也开始亮了起来,城市的喧嚣并不甘于就这般溺于黑暗的夜,街上仍然人来人往,汽车也照样在马上来回穿梭,偶尔伴着几声鸣笛,阿莱看见四月正扶着晚秋站在医院门口等她,她将车停了过去,心底的微澜仿佛也被夜色抚平开去,四月奇怪地问她怎么过了这么久才上来。

    “找车找了半天”阿莱听见自己的声音十分的平静,不带一丝波澜,看来,是真的过去了,她心底不由就这么想着,看来老魏说的没错,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事,因为所有的伤痛最终都会被时间抚平。

    到了文医生的医院后,阿莱将晚秋安顿下来,晚秋也似乎累着了,躺下去挂上了点滴后,就沉沉地睡了过去,阿莱拉着四月走出病房,悄声说“姐,你先去忙你自己的事吧,今天对你来说可是个大日子,你不能再缺席得太久了,这里我来照顾就成”

    四月犹豫地看了看病房里睡着的晚秋,想了想,还是拍拍阿莱的手“那好,要是酒会完了我都不打一个照面确实不行,那你先顶着,我那边忙完就赶过来。”

    阿莱点点头,示意四月赶快走,待看见她的背影离开自己的视线后,阿莱才转身进了病房,奔波了一下午,身体本来就有些疲倦,然后知道晚秋遇见豆豆的事情,再加上又遇见了高磊,她的头脑一时竟有些消化不了这么多事情,坐在那里就昏昏沉沉起来,忍不住就靠着沙发也睡了过去。

    阿来醒来时天色已经亮了,她看了看还在病床上的晚秋,见她还在睡,只是睡梦中眉头依然是皱着的,似乎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叹了口气,舒展了一下四肢,就站起身来,准备到医院花园里去抽一支烟。

    站在阳光下,阿来抽出一支烟来点上,然后仰头缓缓吐出一口烟来,想起在停车场见到高磊的那一幕,胸口还是有些微微发疼,她想起一年前他刚离开的时候,自己从老魏公司出来,一个人走过了整整两条街,踉踉跄跄地,最后实在是走不动了,高跟鞋将脚都磨出了血泡,然后就那样蹲在马路边上,抱着双臂号啕大哭,怎么也止不住,过来过往的车辆,明亮的灯柱像是眼睛,像是无数双亮晶晶的眼睛,她哭得一阵阵发晕,要不是老魏及时赶到,自己也许会哭晕过去也不一定。

    她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会这样难过,就像将心挖去了一块,拿刀子在伤口里绞着,绞着,却不能停止,像是一辈子也不会停止,那个时候,阿莱觉得自己清楚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肝肠寸断。

    高磊,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呢?在干什么呢?你知道我到底流过多少泪,才真正将这道伤口深深藏起,永不再示人吗?

    正想的入神,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然后一张笑嘻嘻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是在想我吗?这么入神。”

    阿莱白了他一眼,“谁想你啊,少自恋了。”

    ”你不想我这么大早来医院?”

    “你想多了,我一个朋友住了院,我来看她。”

    聂云浩听了就做出十分受伤的表情,“你非得这么直接吗?我好歹也算你的恩人吧,作作样子安慰一下我不行啊?”

    阿莱迎着早晨的阳光眯着眼看他,这一年来,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个男人在自己身边,和她拌嘴,吵闹,才让她渐渐走出高磊给自己留下的阴影,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他对自己的情感,如果不是因为爱她,他又怎么会为她做那么多事呢?

    她也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而已,聂云浩也不逼她,只是默默地对她好。

    “聂云浩,我们试试看好不好?”阿莱轻轻地开口,心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昨天遇见了高磊后,她才真正地醒悟过来,对于高磊,她只是盲目地讲自己所有的安全感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一味地贪恋这样安心的感觉,并没有察觉到他们之间其实并不合适。人总是要长大的,安全感并不能永远从一个人身上去获取,只有自己有一天发现不需要它了,那就能证明她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了。

    而现在,她终于能证明这一点了,这也是重新开始最好的时机。

    聂云浩听见她说的话后,就怔怔地看了她几秒,然后微微一笑,慢慢伸出手,手指穿过她的长发,环抱住她的肩。

    回到病房时,晚秋已经醒了,正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阿莱连忙让护士把早饭送进来,然后有些责怪地开口:“你一个人在外面都是怎么照顾自己的?都什么时代了,还弄个营养不良晕倒。”

    晚秋歉意地笑了笑,“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谁嫌你麻烦了,是心疼你懂不懂,你把自己折腾垮了也于事无补。”阿莱白了她一眼,“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人活着,总是要向前看不是吗?”

    “你倒是豁达了......”晚秋微微一笑说。

    “不豁达也没办法啊,我当时就算把自己折腾死了,心疼的也只有关心我的人,他哪里又会知道了。”阿莱苦笑了一声,有些无奈地说。

    “你还算好,有关心自己的人,我啊,现在才真的是孑然一人,了无牵挂。”晚秋垂着头,有些低沉地开口。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关心你吗?四月不关心你吗?”阿莱瞪着她,“不要总是这样消极,该过去的都会过去的,以后的日子还长,你打算就这么一直折腾到老吗?”

    晚秋轻轻一笑,不再说话了。

    阿莱也明白这不是一时半刻能说通的事情,并不勉强她,公司的事还等着自己去处理,给四月打了电话,知道她在来的路上了,便先离开了医院。

    阿莱走后,晚秋一个人坐在病房里,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心里微微一动,慢慢地站起身来,便向门外走去。

    走廊静而空,回响着她自己的脚步声,晚秋不紧不慢地走着,这里原来罗女士装病逼她结婚时她来过,当时自己一心对抗罗女士,并不想让她如愿,因此还差点和许辉分开.....

    可是到了今天,始终还是分开了啊,罗女士也永远离开了自己,早知道,当初不那么偏执该多好,她模糊地想着,如果当时顺了罗女士的愿,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这时,走廊那头出现了一个身影,高大、熟悉,眉目分明是她日夜思念的样子,她恍惚地想,白日梦的幻觉竟然如此真实。

    对方渐渐走近,晚秋微微仰着脸,近乎贪婪地注视着,连每一根眉毛都如此清晰真实——如同烙印在她心上的样子,他变了许多,但又似乎根本没有变。

    她停住了脚步,忽然泪流满面,这不是许辉又是谁呢?

    许辉站在她的对面,也怔住了,隔了好一会儿,才微微一笑,“你回来了?”

    晚秋很快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医生和护士将她从救护车上搬抬下来,就往急诊室里送,阿莱站在一边,虽然一动不动,但是看过这一串手忙脚乱之后,却出了一身冷汗。

    急诊科里人来人往,患者身边陪伴着的都是家属,有人哭有人急,有人在争吵,阿莱顿时觉得一阵手足无措,看见后面赶来的四月她就松了一口气,她走上前“人还没醒”

    四月伸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点点头,拉着阿莱在急诊室外面的座位上坐下,气喘吁吁地开口“别急,先坐会儿,等医生出来再看情况”

    阿莱惊魂未定地坐了下来“她怎么就这么倒了下去了呢,还好只是晕过去,如果死了,那就是死了,连遗言也没有,就那样倒在那里,在地上只占两块大理石砖的大小。”

    “别胡说八道,她可能最多就是”四月想了半天,想到她那过于单薄的身体,“营养不良”

    阿莱“……”

    过了一会儿,坐着轮椅的晚秋被护士从急诊室推了出来,阿莱和四月连忙走了过去,阿莱从护士手上接过轮椅,四月细细观察着晚秋,见她脸上的血色已经重生,朝自己微微一笑,“让你们担心了”

    走出来的一个医生,看了她们一眼,十分有威严地开口“她是严重的低血糖加营养不良,为了减肥连身体都不要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大问题”

    四月一愣,还真被她说中了,居然就是营养不良,看着医生难看的脸色,她连忙点头“谢谢医生了,我们以后会注意的”

    医生皱眉摇了摇头,挥了挥手“再输一个营养液就可以离开了,记着去把手续办了”

    两人连忙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就把晚秋往二楼挂点滴的地方推去,走到电梯门口时,四月让阿莱先上去,她先去把手续办一下,阿莱点头,就推着晚秋先上楼去了。

    出了电梯后阿莱就顺着医院指示牌到了注射区,然后她就有些傻眼了,这里早就已经人满为患,病床早已经没有了位置,都躺着已经挂上点滴的病人,有些床前还陪护着家属,还有人正满场地转悠着,似乎在等待那个病床空出位置来,好先抢到给自己的朋友或家属。

    她无奈地站在注射科室门口,准备等四月上楼来了和她商量一下,看要不要换个医院,她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在这里等上几个小时,晚秋也异常地沉默,一路上就没有开口说过话,任由阿莱将她推来推去,阿莱甚至怀疑,就算这时自己就这样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她也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我今天看见豆豆了”正在她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时,晚秋突然开口说话了。

    阿莱听后就一震,怪不得她这样的反常,原来是碰见豆豆了,不知道豆豆又给她说了些什么,才能把她刺激得晕了过去。

    “晚秋,其实你不必去相信她说的话的,她就是…”阿莱有些无奈地开口,豆豆应该是最见不得她好过的人了吧,想也想得到她肯定会想尽办法地去刺激晚秋,让她痛苦。

    “其实她说的对,我本就不该回来”晚秋面色十分平静。

    “你别听她胡说八道,你怎么就不该回来了,这里是你的家”

    “这里是我的家,但是我的亲人却一个都不在了,这样的地方又怎么称得上是家呢?”晚秋哽咽着,用手捂着眼睛,滚烫的泪水就这样汹涌得奔流出来。

    阿莱叹息着,蹲在地上,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谁说你没有亲人了,你不是还有我和姐吗?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啊”

    四月拿着单子走过来时,看见的就是两人抱着一块儿互相安慰的画面,她叹了口气,走过去,又望了望这里人山人海的场面,皱起了眉毛“要不我们换家医院吧,这里人太多了,没法挂啊”

    阿莱听见后就站了起来,也赞同地点点头“是啊,人太多了,我们去文医生那边吧,她今天应该在”

    四月点头,将单子往包里一放,就和阿莱推着晚秋准备下楼,电梯到一楼时,四月让阿莱先到地下停车场把车开上来,她推着晚秋去把轮椅还了,把钥匙递给阿莱后,她就和晚秋先出去了。

    阿莱到了停车场,才想起来忘了问四月车停在哪里了,她摸出电话,看见手机屏幕显示无信号,她哀叹了一声,只得认命地慢慢找了起来,一边按着钥匙的锁键,一边四处张望着看哪个地方的车灯在亮。望着望着,她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定在了原地。

    她看见了一个自己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见到的人,那人正拉开副驾车门,小心翼翼地扶着一个女人下车,女人身材娇小,搭着他的手出来后,笑嘻嘻地和他说着什么,最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抚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一脸的幸福甜蜜。

    高磊扶着女人,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朝电梯走去,走到路中间时,他抬头看见了阿莱站在前方不远处,正怔怔地看着他,他可能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见她,不由愣在了原地。

    阿莱在过去的400多天的岁月里无数次地在脑海中演练过,自己要有一天能再见到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是冲上去狠狠给他一巴掌,然后再厉声责问他当年为何那样对待自己?还是扑上前去紧紧抱住他,哭着求他回到自己身边来,不要再离开自己了?或是先上前对他撕扯扭打一番,然后再哭着求他不要离开?这些她都有想过,但是唯独没有想过的是,自己会静静地从他身边走过,不再有任何的情绪起伏波动,像是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一般。

    阿莱从他身边走过时,她感觉到他将身边的孕妇往身后拉了一拉,自己却挡在了她的身前,有些警惕地看着她,看着他这样防备的举动,她心中还是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然后她听见那个女人好奇地开口问他“磊,是认识的人吗?”

    “没有,不认识,只是看着有些眼熟而已”高磊这样回答到。

    呵呵,多么讽刺的回答啊,自己最后在他心目中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个眼熟的印象而已,阿莱自嘲地笑了笑,这时终于听见有车响了一声的声音传过来,她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找到四月的车后,打开车门坐进去,然后向着出口缓缓开去。

    开出停车场时,夜色已经笼罩了整个城市,华灯初上,一座座高楼的灯也开始亮了起来,城市的喧嚣并不甘于就这般溺于黑暗的夜,街上仍然人来人往,汽车也照样在马上来回穿梭,偶尔伴着几声鸣笛,阿莱看见四月正扶着晚秋站在医院门口等她,她将车停了过去,心底的微澜仿佛也被夜色抚平开去,四月奇怪地问她怎么过了这么久才上来。

    “找车找了半天”阿莱听见自己的声音十分的平静,不带一丝波澜,看来,是真的过去了,她心底不由就这么想着,看来老魏说的没错,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事,因为所有的伤痛最终都会被时间抚平。

    到了文医生的医院后,阿莱将晚秋安顿下来,晚秋也似乎累着了,躺下去挂上了点滴后,就沉沉地睡了过去,阿莱拉着四月走出病房,悄声说“姐,你先去忙你自己的事吧,今天对你来说可是个大日子,你不能再缺席得太久了,这里我来照顾就成”

    四月犹豫地看了看病房里睡着的晚秋,想了想,还是拍拍阿莱的手“那好,要是酒会完了我都不打一个照面确实不行,那你先顶着,我那边忙完就赶过来。”

    阿莱点点头,示意四月赶快走,待看见她的背影离开自己的视线后,阿莱才转身进了病房,奔波了一下午,身体本来就有些疲倦,然后知道晚秋遇见豆豆的事情,再加上又遇见了高磊,她的头脑一时竟有些消化不了这么多事情,坐在那里就昏昏沉沉起来,忍不住就靠着沙发也睡了过去。

    阿来醒来时天色已经亮了,她看了看还在病床上的晚秋,见她还在睡,只是睡梦中眉头依然是皱着的,似乎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叹了口气,舒展了一下四肢,就站起身来,准备到医院花园里去抽一支烟。

    站在阳光下,阿来抽出一支烟来点上,然后仰头缓缓吐出一口烟来,想起在停车场见到高磊的那一幕,胸口还是有些微微发疼,她想起一年前他刚离开的时候,自己从老魏公司出来,一个人走过了整整两条街,踉踉跄跄地,最后实在是走不动了,高跟鞋将脚都磨出了血泡,然后就那样蹲在马路边上,抱着双臂号啕大哭,怎么也止不住,过来过往的车辆,明亮的灯柱像是眼睛,像是无数双亮晶晶的眼睛,她哭得一阵阵发晕,要不是老魏及时赶到,自己也许会哭晕过去也不一定。

    她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会这样难过,就像将心挖去了一块,拿刀子在伤口里绞着,绞着,却不能停止,像是一辈子也不会停止,那个时候,阿莱觉得自己清楚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肝肠寸断。

    高磊,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呢?在干什么呢?你知道我到底流过多少泪,才真正将这道伤口深深藏起,永不再示人吗?

    正想的入神,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然后一张笑嘻嘻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是在想我吗?这么入神。”

    阿莱白了他一眼,“谁想你啊,少自恋了。”

    ”你不想我这么大早来医院?”

    “你想多了,我一个朋友住了院,我来看她。”

    聂云浩听了就做出十分受伤的表情,“你非得这么直接吗?我好歹也算你的恩人吧,作作样子安慰一下我不行啊?”

    阿莱迎着早晨的阳光眯着眼看他,这一年来,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个男人在自己身边,和她拌嘴,吵闹,才让她渐渐走出高磊给自己留下的阴影,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他对自己的情感,如果不是因为爱她,他又怎么会为她做那么多事呢?

    她也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而已,聂云浩也不逼她,只是默默地对她好。

    “聂云浩,我们试试看好不好?”阿莱轻轻地开口,心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昨天遇见了高磊后,她才真正地醒悟过来,对于高磊,她只是盲目地讲自己所有的安全感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一味地贪恋这样安心的感觉,并没有察觉到他们之间其实并不合适。人总是要长大的,安全感并不能永远从一个人身上去获取,只有自己有一天发现不需要它了,那就能证明她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了。

    而现在,她终于能证明这一点了,这也是重新开始最好的时机。

    聂云浩听见她说的话后,就怔怔地看了她几秒,然后微微一笑,慢慢伸出手,手指穿过她的长发,环抱住她的肩。

    回到病房时,晚秋已经醒了,正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阿莱连忙让护士把早饭送进来,然后有些责怪地开口:“你一个人在外面都是怎么照顾自己的?都什么时代了,还弄个营养不良晕倒。”

    晚秋歉意地笑了笑,“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谁嫌你麻烦了,是心疼你懂不懂,你把自己折腾垮了也于事无补。”阿莱白了她一眼,“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人活着,总是要向前看不是吗?”

    “你倒是豁达了......”晚秋微微一笑说。

    “不豁达也没办法啊,我当时就算把自己折腾死了,心疼的也只有关心我的人,他哪里又会知道了。”阿莱苦笑了一声,有些无奈地说。

    “你还算好,有关心自己的人,我啊,现在才真的是孑然一人,了无牵挂。”晚秋垂着头,有些低沉地开口。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关心你吗?四月不关心你吗?”阿莱瞪着她,“不要总是这样消极,该过去的都会过去的,以后的日子还长,你打算就这么一直折腾到老吗?”

    晚秋轻轻一笑,不再说话了。

    阿莱也明白这不是一时半刻能说通的事情,并不勉强她,公司的事还等着自己去处理,给四月打了电话,知道她在来的路上了,便先离开了医院。

    阿莱走后,晚秋一个人坐在病房里,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心里微微一动,慢慢地站起身来,便向门外走去。

    走廊静而空,回响着她自己的脚步声,晚秋不紧不慢地走着,这里原来罗女士装病逼她结婚时她来过,当时自己一心对抗罗女士,并不想让她如愿,因此还差点和许辉分开.....

    可是到了今天,始终还是分开了啊,罗女士也永远离开了自己,早知道,当初不那么偏执该多好,她模糊地想着,如果当时顺了罗女士的愿,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这时,走廊那头出现了一个身影,高大、熟悉,眉目分明是她日夜思念的样子,她恍惚地想,白日梦的幻觉竟然如此真实。

    对方渐渐走近,晚秋微微仰着脸,近乎贪婪地注视着,连每一根眉毛都如此清晰真实——如同烙印在她心上的样子,他变了许多,但又似乎根本没有变。

    她停住了脚步,忽然泪流满面,这不是许辉又是谁呢?

    许辉站在她的对面,也怔住了,隔了好一会儿,才微微一笑,“你回来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