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317章 番外篇:她还是很讲道理的!

第317章 番外篇:她还是很讲道理的!

    varcpro_id="u1662291";

    varcpro_id="u1749449";

    varcpro_id="u1749455";

    “咻……”飞机从一片无垠的天空中划过,拖出长长一条尾云。

    “尊敬的旅客,欢迎来到东城……”

    静音拉杆箱的轮子在光滑的地面上滚着,头戴帽子和墨镜,还披了一块围巾,几乎全身武装着的林静好刚在美国结束个人赛。

    她和林牧约好了要在东城碰面,家里的两个小淘气顺势丢给林宇和席慕蓉,这是他们夫妇默契的一次“出逃”,因为两人已经很久没享受过二人世界了。

    林静好现在已经颇有名气,因为比较低调,所以出行比橘灿还要夸张,每次都要将脸大半遮住。

    她走出机场大厅,司机已经候着,林静好将行李丢给对方,但在中途就下了车,说自己有点事情,晚点回去,让司机不用等她。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边的橙红色火烧云如同棉絮从远处铺展过来,相当壮观。

    林静好心情很好,掐着时间,就走进百货商场。

    其实他们两人在东城碰头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飞马尔代夫,因为杜弦和覃悦要在那边庆祝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他们两个会走在一起,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时覃悦忽然向林牧辞职的时候,林牧整个人都懵了。

    不过,他们能认定彼此,也是一件好事,林牧很大方地包办了整场婚礼,还送了蜜月旅行。

    “宴会的话,需要稍微打扮一下……”沉吟一句,林静好就往珠宝专柜那边走。

    她这次为了不引人注目,特意穿得土不拉几的,还梳着俩麻花辫。其实如果只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话,还好一点,但林牧现在也是走到哪儿聚光灯就跟到哪里的商业巨子。

    俩人要见面的话,还是怎么不起眼怎么来吧。

    到柜台前,已经有两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在挑,和林静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柜员还算是训练有素,没有因为林静好的穿着而摆脸色:“小姐你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我想看看新品。”

    林静好此言一出,旁边在挑项链的两个女人就转过头微妙地打量了她一下,眼里尽是嫌弃。

    林静好此时已经换上一副粗边眼镜,看起来更加“憨厚”。

    “小姐,新品项链手链耳环戒指吊坠脚链都有,请问你是要看哪一种?”

    倒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品种,林静好微微一愣,正要开口的时候,旁边穿着玫红色抹胸包臀裙的女人就阴阳怪气接了一句:“只是看看,可能也买不起,还需要问哪一种吗?”

    柜员脸色有些尴尬,林静好瞥了女人一眼,不打算打理她,看她就是一副小三脸,还挺横的。

    “除了脚链,其他我都要看。”

    “好的,请稍等。”

    林静好的淡定和无视,似乎让女人觉得受到了侮辱,她怒瞪着林静好,似乎憋了一肚子的火。

    等柜员将新品的盒子拿出来时,女人就抢先说了一句:“我也要看,我先来,自然是我先看。”

    “小姐,你这……”柜员有些为难了,林静好倒是不怎么有所谓,就说她可以先看下其他的。

    新品的价格自然都是比较高的,而且林静好一来就说要看新品,柜员知道她是一个行家,拿出来的也是一线的产品。

    女人矫揉造作地挑着,而后指着其中一个碧玉戒指问柜员:“这个多少钱?”

    “二十万。”

    听到柜员报出的这个数字,女人像吃了苍蝇一样,讪讪将戒指放回去。

    她似乎瞬间知道了这一盒子首饰的价格,便稍稍往前面一推,做出好心的样子,让给林静好看:“你不是想看吗,我不需要,你看吧。”

    林静好挑眉,像这个女人这种德性的人,她见得多了,更好笑的都有,所以她也没说什么,开始挑。

    女人时不时瞄她一眼,像是要看她的笑话,大有一种她买不起,林静好肯定也没能耐,但还这里装的意思。

    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男音,一听到这个声音,林静好便不自禁扬起嘴角。

    “新品不错。”迈着大长腿走过来的林牧,刚好站在林静好和旁边那两个女子中间。

    梳起的大背头和剪裁得体的定制西装,将他身上那种岁月沉淀的特有魅力展露无疑,刚才和林静好不搭调的那个女人简直看呆了,眼神直勾勾的,媚眼如丝。

    “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柜员的眼睛也亮了亮,声音都高亢了一些。

    林牧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大手微微一摆,说道:“我自己看看,谢谢。”

    林静好当作不认识林牧一样,自顾自继续挑着,她先挑了一条项链、一枚戒指还有一对耳坠,此时正在选配套的颈链,而当她拿起其中一款时,林牧忽然出声。

    他轻轻按下林静好的手,指了指另外一款:“这条更合适。”

    林静好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先生目光不错。”

    林牧挑眉,嘴角扬起的幅度更大了一些,直接对柜员说道:“这位小姐挑中的款全部包起来。”

    说着,林牧拿出一张卡放在被灯光照得通透的柜台上。

    旁边的女人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确切地说,是羡慕嫉妒恨。

    “让你破费了。”

    林静好这句话,其实是说给女人听的。

    果然,效果相当好,女人相当不服气,情绪都写在脸上,仿佛在无声地说凭什么林牧是给林静好买单,而不是给她这位“美女”买单,而且还那么贵,眉头都不皱一下,连价格都不问。

    脸上挂着笑容,柜员在包装的时候,林静好不着痕迹地给了林牧一个眼神,林牧也不知道明白了没有,忽然指了指女人在挑的那几条项链,问柜员:“这些是什么价位?”

    “啊,这些是千元价位的。”

    “哦。”林牧多看了一眼,女人脸上立马出现期待的神情,她估计以为林牧这么问,是想帮她埋单。她突然很后悔,应该挑贵一点的价位,今天要亏了。

    然而林牧只是问问,并没有说要一并付款。

    柜员包装好后,将精美的礼盒递给林静好,他们两人转身就打算走。

    但是女人却不乐意了,她当下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大声将两人喊停。

    “你有没有搞错,选她不选我!”

    闻言,两人停下脚步,林牧抬手揽上林静好的肩膀后,才回头,十分冷淡地看了女人一眼。

    “她是我老婆,你是谁?”

    女子当下被噎住,憋得脸红脖子粗,林静好心情大好,特意加了一句:“亲爱的,要不把她的单也买了,与人为善嘛。”

    林牧回头宠溺地撩了撩林静好落在肩上的碎发,用不大,但是也不小的声音回道:“我只为你买单。”

    “你怎么知道我进了百货商场?”林牧的救场让林静好十分满意,看到那个女人快气炸了还什么都不能说的样子,她就想笑,这种女人就应该给她一点教训。

    “司机说的。”

    亲自开着车,林牧往郊外走,因为林家的宅邸已经没了,而林牧之前自己住的房子也没了,他们在东城的落脚地,就是林父的那个基地。

    “带点换洗衣服,一套礼服就行了吧?”摘掉帽子和眼镜,林静好转头目光炯炯地看着林牧,他们有小半个月没见面了。

    林牧一直在首都谈生意,而她是在美国比赛,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交情过硬,林静好都不想去马尔代夫,两个人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窝着最好。

    被林静好一直盯着,林牧失笑:“要把我看穿孔吗?”

    “是啊,可得把你看紧一点,你看随便一个路人都敢跟我抢你了。”幽幽说着,林静好指的自然是刚才那个女人。

    林牧当即伸手过来,几下揉乱林静好的头发:“上次那个吉米。”

    林牧这么一说,林静好立马抓住他的手强行按回方向盘,顺便摸了两把:“我拒绝了呀,我和我妈不一样,结婚的事情不是公之于众了嘛!”

    “真想把你锁起来。”

    林牧忽然幽幽说了这么一句,林静好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

    她默默瞄了瞄林牧,这句话,他几乎每年都要重复一遍。

    现在想想,离当初最糟糕的那一年,已经过去了数年,他们两个的孩子都能跑会跳了,一切都仿佛都是梦,但这梦又无比真实。

    到家后,两人没有着急收拾行李,虽然杜弦已经轰炸了林牧N个电话,催促他们赶紧去,然而林牧不会放过两个人独处的大好时机。

    一进房,什么都不用说,先酣战一番。

    林静好之前怀孕的时候,是公开的,橘灿还强行要了一个干爹的头衔,和大肚子的林静好经常出现在镜头下,也算是为“新舞者”做宣传。

    现在林静好和橘灿都是独立的舞者,并不是组合,有时候也会有对决的情况出现,特别是林静好现在名气越来越大,和橘灿的正面交锋就越来越频繁,不过两人倒是乐此不疲。

    通常输了的那个人就要请客吃饭,现在两人的战绩是对半开,不分胜负。

    一番翻云覆雨后,林静好就睡着了。

    林牧替她弄干净身体,没吵醒她,退掉了临近的航班,订了后半夜的飞机。

    独自在书房的大阳台靠着,林牧点了一根烟。

    他已经很久没抽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次去马尔代夫会发生点事情。

    转头望了一眼卧室的方向,林牧轻轻吐出一口白烟。

    这几年,虽然大部分的外部干扰都已经让高家挡了,但还是有一些不识相的。

    林牧在林静好不知道的地方,处理了很多事情,现在已经安定许多,不过对家人的保护仍旧不能松懈。

    林静好在这几年里,发展得很好,他们的一双龙凤胎也十分可爱。林牧还记得当时林静好看到他们的孩子时,又笑又哭的样子。

    以前的那些伤痛,对他们来说或许真的是一辈子都无法磨灭,但林牧绝对不会让悲剧再来一次。

    足足睡了三个小时,林静好才醒过来,她迷迷糊糊洗漱完去找林牧时,林牧已经收拾好行李在等她。

    到达马尔代夫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杜弦和覃悦早早在机场等候。

    已经好一段时间未见的几个人,互相抱着都不想撒手了。

    林牧和杜弦互相搭着肩膀,往外走去。

    “好小子,让我等得头发都要白了!”杜弦显得十分兴奋,覃悦则是一脸甜蜜,能在她脸上看到小女人的模样,也真的是挺稀奇的。

    不能说女强人太硬,只是因为还没遇到能让她变软的依靠。

    直接住到要举行宴会的酒店,来的人基本是杜弦这边的亲朋好友,覃悦那边自然是比较少的,就几个道上很熟的人。

    覃悦之前说等帮林牧的爸爸办完事情,就环游世界去,现在倒算是实现了,不过身边多了个人。

    夜晚,杜弦喊上林牧,两个人坐在木栏杆上,对着海面喝酒。

    虽然两人都已经三十几岁,但看起来还和精壮的小伙子一样。

    “一周年纪念,是个幌子吧?”仰脖子喝了一口,林牧对杜弦从来都不客气。

    杜弦锤了他一下,笑道:“怎么什么都瞒不过你,只是想见见老朋友,不过是真的有喜事要宣布。”

    闻言,林牧看了杜弦一眼,先是一愣,而后微笑着和他对了一下拳头:“恭喜了。”

    第二天的宴会很热闹,林静好看着都想对林牧说,要不他们也来办一个,反正很快就要十周年了。

    杜弦是很热情好客的,这个宴会是开放式的,要是有游客想要参与也不会被阻拦,所以一整个宴会现场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语言,就像万国大杂烩一样。

    因为宴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en网feisuzhong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飞速中文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