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武侠修真>书页>目录> 第十章 不祥之物(萌新求推荐票)

第十章 不祥之物(萌新求推荐票)

    黑猫警告小雨,惹了一个难缠的“主儿”,此言果然不虚!前脚他刚入住钟馗庙,后脚这“亲嘴狂魔”就追来了!

    回忆昨夜,庙外冷风飒飒,两树上的“吊爷骨铃”碰响不断,院外隐隐的有脚步声,少时“哗啦”一阵急促猛烈的动静传来......现在看来,应该是这家伙被吊在树上了。

    如此这般说,门前的这两树“吊爷阵”,着实是救了自己!黑猫所说的,来这钟馗庙里避难,果然是有先见之明。

    钟馗庙和死亡谷一样,生人勿近,也别说生人,死人来了这不也“交代”了?

    这么邪门的一处所在,偏偏对自己没下毒手。非但没有,“庙主”钟馗,还把自己背回家当他的妹婿,睡他妹子......?

    这.....就有点儿神奇了。难道是那黑猫神通广大,从中协调,背后“鼓秋”的结果?它表面高冷,实际上爱自己不要不要的......不但保佑自己平安无事,还顺手弄来了一件儿“好东西”作为护身符?

    小雨觉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姑且不说.....黑猫和自己,到底有没有那层“血缘”关系,成年人的世界,根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雪中送炭”,纵然想要兄弟拉一把,那也得是酒换酒来,茶换茶!

    特别是黑猫的那句.....你能给我带来啥好处呢?这句话着实耐人寻味。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尚且微妙复杂,不可捉摸,更不用说.....和一只在树下埋了近30年,没有被憋死的黑猫了。

    它是想要啥?是这根儿“九阴扣”么?倘若真是如此.....再见面给它好了,不过.....作为交易,自己也要得到点好处才行!

    盯着树上这具“新鲜”的老吊爷,小雨观察良久,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因为“亲嘴狂魔”是否能伤人,是不能以简单的“死活”而论的!这狗东西,从一出现......身份就是死人。而且,真正的本尊形态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处于小心起见,小雨咬破了刚刚愈合的舌尖,将一口血水吐在了那吊爷的身上,毫无任何“化学反应”,这才稍稍有些放心,看来.....是真死透了。

    那么.....是否就可以认为,“亲嘴狂魔”被消灭了呢?这“亲嘴狂魔”,都是从一具尸体,传递“死气”到另一具尸体上的,眼下这家伙受到桎梏,又没有下家承接,被吐了真阳涎也毫无反应......是否那股子“死气”真没了呢?

    小雨拿不准,但总感觉.....既然黑猫说它难缠,那它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眼下所见的.....不过一具被抛弃的躯壳罢了!

    再联想之前的那个老头,小雨反复玩味......姑且不谈那些阵亡的士兵,就说这俩位,身上都有泥土,尤其是指甲缝儿里,脏泥尤为明显!说明什么?他们会不会是从坟里爬出来的,还是那种没怎么腐烂,刚刚入殓不久的尸体?

    这是什么操作呢?

    另外,死尸之间相互亲嘴,“击鼓传花”,一股死气,传来传去图个啥呢?那参加过“接力赛”的.....站起又趴下的死尸,似乎也没啥变化,如果说.....它们快速腐烂的话,还能理解。就这么传来传去的,玩游戏,过干瘾呢?

    琢磨不透,只能先搁置下了......小雨虽然这两天被一连串儿“脏东西”恶心的够呛!但该吃饭还是得吃!人是铁,饭是钢,只有吃饱了才是王道!

    此一刻估摸是上午八九点钟的工夫,他离开了诡异邪门的钟馗庙,大步朝着伏凤镇而去!

    好歹一根金簪子呢!最起码也值个几万块,不说吃回来吧.....最起码也不能让自己饿着啊。

    然而.....来到了伏凤镇,并未找到那卖饼子油茶的小贩大哥,原本以为人家还没出摊儿呢,后来跟街上人一打听才知道......那小贩大哥昨天夜里,横遭暴死了!现在街坊邻居们,正帮忙摆灵棚办丧事呢!

    一听到这个消息,小雨脑瓜子“嗡”的一家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贩大哥.....没招谁惹谁啊,怎么会横遭暴死呢?

    又问旁人小贩大哥是怎么死的?旁人都摇头摆手不语,嘘声叹气。

    一路打听到了那小贩大哥的家所在处,小雨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

    在镇子南边的一处破落不堪的柴院内,简单的灵棚已经搭好,一个头发花白,身形佝偻的干巴老太太扶着一口薄薄的棺材哭的死去活来,周围十几个帮忙的乡亲们,站立一旁,也都是面露悲伤,恻隐唏嘘.....

    “儿啊!你死的好惨啊!呜呜呜!你死了,娘也随你去啊,呜呜呜......!”

    白发人送黑发人,哭得椎心泣血.....小雨站立院外,惊颤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从这场景架势上来看,这小贩大哥,应该就只有老娘一个亲人。他独眼,又是瘸腿,虽然说.....征兵一劫可以躲过,但找媳妇可就难了。估摸着.....也就守着个老娘靠卖油茶饼子过日子。

    可是.....为啥会突然暴亡呢?而且,镇子上的人,都不愿提及他是怎么死的,难道也是上吊吗?只有上吊这个死法,才会在这个镇子里如此的让人忌讳,谈之色变!

    小雨感到不寒而栗,心底涌起强烈的内疚,心说.....不会是因为自己向他打听钟馗庙的事儿,才让小贩大哥惹祸上身吧?

    昨天吃饭的时候,那小贩大哥无意间提到了一点,说是.....不敢老说道那钟馗庙,有些人,说道说道着,就真跑过去了......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内个该死的钟馗庙,又害死了一条人命!钟馗啊钟馗,你不是正神吗?为何如此作为?还有你那妹妹.....给我的这又是什么玩意?

    小雨心绪翻滚,越想越生气,恨不得一把火把那个破庙给烧了!

    不过在事情没弄清楚前,他还是稳着心绪,静观其变.....

    老太太哭的实在是可怜,小雨思量了片刻,决定亲自上前问主家,儿子到底怎么死的?反正他不害怕什么钟馗不钟馗的!

    然而....就在小雨刚准备进院询问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高亢雄浑的嗓音:“无量天尊!”

    众人纷纷侧目观瞧,但见.....一个体型高大肥胖,上称足有200来斤的胖道士,披着满是补丁的道袍,头发凌乱,一脸油腻,斜插着道簪,背着宝剑,腆着个大肚子,一步步的走进了院内。

    这胖道人.....要不是脸上无毛,眼睛不大,光是看这魁梧的身材,跟钟馗也差不多了,鲶鱼嘴,母狗眼儿,表情严肃,逼格满满,进了院后,又再次高念法号:“无量天尊!”

    他的声音很洪亮,震得人耳膜都疼。见有“高人”在场,乡亲们都让开了一条道,胖道人走到老太太跟前,弯腰问道:“老人家,令郎因何故去?可否与贫道讲之一二!”

    “呜呜呜...呜呜呜!”老太太哭的眼睛都快滴血了,见这犹如金刚力士般的道长站在面前,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揪住了胖道士的衣袖,嗷嗷哭嚎道:“道长!真人!你要替我做主啊!呜呜呜!我儿子是被脏东西给害死的!”

    说罢,这老太太就跪在地上,脑袋像是杵蒜一样.....不停的给胖道士磕头。

    “老人家快快请起,快快请起.....万不可如此!”胖道士赶紧低身,小心翼翼的搀扶起了老太太。

    “呜呜呜.....道长啊,我儿子昨天,拿回家了一个金簪子,给我看,还告诉我,以后,就不用在镇子里受苦了,要带我去城里,买房买地,还要娶媳妇,过好日子......呜呜呜!我问他,这簪子哪里来的?他刚要说,结果......呜呜呜!”

    老太太哭的语不成声,胖道长耐心的劝慰道:“老人家,莫要急,莫要急,慢慢说......结果如何呢?”

    “结果.....”老太太说到这儿,突然面露惧色,身子抖颤道:“结果,我儿子像是中了邪,拿着那金簪子,直直的往自己脑门上扎,那簪子锋利无比,我儿......直接贯脑而死啊!呜呜呜!”

    一听老太太这么说,站在院外的小雨,整个人僵住了!

    原来....害死小贩大哥的,不是什么“上吊诅咒”,而是自己捡的那根儿金簪子!天呐!怎么会这样?

    虽然说,他的死,还是跟自己有关,但自己也是.....裤裆里耍大刀,命悬一线啊!如果昨天小气吝啬,忍住饥饿,没有去他那儿吃饭的话,那死的......就极有可能是自己了!谁能想到.....那群盗墓士兵遗落的金簪子,竟然是个不祥之物!

    “那簪子现在何处?是否还在令郎的头颅之上?”胖道长微微皱眉,面沉似水的问道。

    “呜呜呜......”听胖道长问到这儿,那老太太身子抖得更厉害了,悲伤的呜咽,直接转变成了恐惧的癫吟。

    “它...它....它变了,它还插在我儿的头上......”

    说到这儿,老太太直接晕死了过去,几个乡亲上前,搀扶起了老人,将她送回屋内。而那胖道长则是直接打开了薄棺,查看小贩大哥的尸首。

    小雨也好奇的凑到跟前儿,仔细观瞧,当他看见......那小贩大哥脑门子上插的所谓“金簪子”时,惊得遍体发毛,身子猛一哆嗦!

    倒不是小雨胆小,而是.....这太邪门儿了,但见那小贩大哥的脑门上,插得哪里是什么自己给他的金簪子,分明就是一截儿人类的肋骨,那尖端锋利的部分,直直的刺入了小贩大哥的头盖骨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