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恐怖灵异>书页>目录> 第531章 盖世功劳

第531章 盖世功劳

    “你说什么!?”

    赵扩等人尽皆大惊。

    欧阳锋的名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连北方大漠中的将领也都知道五绝之一西毒欧阳锋。

    但是他们现在开始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聋了。

    他们好像听到“二殿下废了欧阳锋”这句话,二殿下才二十出头,怎么可能废的了江湖中成名已久的西毒欧阳锋。

    绝对是听错了!

    “哈哈,韩大人,你这玩笑是真的不好笑。”有一官员苦笑着说道。

    “玩笑?我韩侂胄什么时候说过玩笑,此时千真万确,欧阳锋的确被二殿下废了,并且此举,也为我大宋立下了通天大功!”

    赵扩此时还陷在史经韬废了欧阳锋的惊天骇浪的消息中。

    在听到史经韬又为他的大宋立下通天大功,才问道:“此话怎讲?”

    “陛下!”韩侂胄抱拳道:“那个时候,金国的完颜康招揽了西毒欧阳锋,要知道,这西毒的地盘在西北方的天山一带的白驼山庄,庄内一流武者不在少数,如果金国和我大宋开战,白驼山庄的势力绝对能让我军陷入困境,二殿下此举,不光铲除了一恶贼,还为我大宋铲除了一心腹大患!”

    “好!好!好!!”赵扩大声叫好。

    “并且,八骁骑排名第二的杜凯涛也在那里,同样被二殿下斩杀,陛下,您说,二殿下这番功劳,大,还是不大!”韩侂胄慷慨激昂的喊道。

    “大!天大的功劳!”

    赵扩面色潮红,八骁骑和完颜苍狼可一直是他们大宋的心腹大患,史经韬不光杀了杜凯涛,还记杀了独吉元,这两个功劳加在一起,足以让一介平民成为三品官员甚至二品官员。

    他从龙椅上走下,来到史经韬的身前,伸出手搭在史经韬的肩膀上,道:“老二,你做的很棒!”

    “陛下!”

    “怎么了?”赵扩不满的看着史弥。

    他在看到赵扩要赏赐史经韬,便站出来,道:“二殿下之前违抗皇令,这可是大罪,臣认为,二殿下可以功过相抵,不知陛下觉得如何?”

    这番话一出,武将全部愤怒的看着史弥远。

    不要脸!

    太不要脸了!

    这特么还自称是读圣贤书的文人。

    “不可啊陛下,从太祖时期,皇室子弟皆在成人礼之前要在江湖上闯荡,就连真宗也曾不听皇令,没有返回宫中,不也没事吗,怎么二殿下就要功过相抵!”一名武将跪在地上朗声道。

    “是啊,陛下,刘将军没说错,而且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功过相抵,二殿下功大于过,您还要给二殿下赏赐呢!”韩侂胄并没有怼史弥远,只是找了个折中的办法。

    赵扩沉吟片刻,道:“老二,给朕说说你为什么抗令不遵,如果理由正当,朕……可免你不听令的罪责!”

    “多谢父皇!”

    史经韬这下将他没反回宫中的理由讲了讲。

    “儿臣,为的是不让金国之人偷到我大宋岳武穆所书写的《武穆遗书》!”

    《武穆遗书》一出。

    文官愣了。

    武官沸腾了!

    这可是岳武穆一生对兵法的总结,就算无脑的武将拿到这本书,也能依法按着书中记载的兵法,做出寻常将领做不到的地步。

    如果这是个游戏!

    这《武穆遗书》就是能提升军队Buff的超级技能。

    不仅如此,书中还有岳飞对士兵操练的方法。

    岳家军可是南宋初年最有名的抗金部队,很多金兵在听到岳家军的名号,那可是会被吓得双腿发颤。

    只可惜对当时的皇帝来说,岳飞必须死!

    如果岳飞不死,那么他的皇位就不稳了!

    韩侂胄也是瞠目结舌,一张老脸激动地就跟猴屁股一样,双手在发抖。

    他对岳飞可是佩服得很,就像王重阳将他作为偶像,他也将岳飞作为偶像。

    《武穆遗书》他跟完颜洪烈一样也花费了毕生心血在寻找,只可惜一只没有找到证据,虽然前途渺茫,但他还拍出人马寻找《武穆遗书》的下落。

    他跟完颜洪烈一样认为,得到《武穆遗书》,他们大宋便能依照书中记载的兵法灭了金国!

    《武穆遗书》的确神奇,但也并非跟他们所想的那样,只要得到这本书,就能灭掉对方,毕竟双方有头脑的将领还是有的,破敌计策,从古至今可是有着不少,而且写下这本书的也是人,不是神!

    “你……你拿到《武穆遗书》了?”

    赵扩神色激动。

    对他来说,《武穆遗书》可是一本神书,就和完颜洪烈一样,认为拿到此书就能一举击破金国,创下不弱于开朝皇帝那样的壮举。

    看着赵扩的样子,史经韬心中嗤笑。

    看来又是一个被传闻骗到的人。

    “没错父皇!”

    赵扩激动地有些手舞足蹈,连忙道:“快,快拿出来让朕看看!”

    将怀中放着的书本掏出递给赵扩。

    他翻开这本书,快速的翻阅着,神色愈发的激动。

    “好,好,不愧是岳武穆所书写的神书,得此神书,朕害怕灭不了金吗!”赵扩深吸几口气,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内心,沉声道:“这恐怕是询儿去世后,朕得到最好的礼物了!”

    赵询死了?

    史经韬眼睛睁大。

    也对,历史上赵询的确是在这几年死的。

    只不过这个世界的赵询从小习武,身体比历史中的赵询要健硕不少,晚死几年也符合道理。

    一旁的史弥远低着脑袋,一双眼睛涨红,拳头拽的咯咯作响。

    “和儿,你立下大功了,本来朕因为你不听皇令的事情不打算立你为太子,但是你闯荡江湖这些年来,为我大宋立下振国功劳,今日起,你就是太子,嗯……你暂且先担任宁武军节度使兼任检校少保,封为祁国公,听读资善堂,待司天监找到良辰吉日,便立你为太子!”

    “多谢父皇!”

    史经韬单膝跪地。

    赵与莒和史弥远两人神色颓废,赵与莒更是差点坐在地上。

    一直以来史弥远就跟他说,等到赵询死后,便让他成为太子。

    可没想到,成为太子的竟然是他一只厌恶的二皇子,这让他如何能不颓废。

    “对了,你现在武道境界到了几何?”

    “回父皇,儿臣目前已是先天四阶的五气朝元境!”

    “好,朕现在是真的相信你废了欧阳锋,哈哈哈,干得不错,我皇室中人终于又出了一个五气朝元境的高手,以皇儿你的天资,日后定能超越金国的完颜苍狼。”赵扩拍了拍史经韬的肩膀,便对着其他人挥了挥手,道:“众爱卿可以先离去了!”

    “退朝!”一尖嗓子的太监高喊道。

    “臣等告退!”

    韩侂胄和史弥远两人率领文武官员离开文德殿。

    今日他们武官可是大出了一口恶气。

    虽然韩侂胄非武官,但却和武官同穿一条裤子,他能当上宰相靠的便是武人以及自身的能力。

    等到全部官员离开了之后。

    赵扩早在了椅子上,并下令让太监给史经韬也搬一把椅子。

    “和儿怎么突然大变?”

    赵贵和,也就是史经韬所顶替的身份之人,赵贵和喜欢弹琴,不喜欢武功,但是就算如此,他的天资也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不怎么练武还能碾压爱习武的废物赵与莒。

    史经韬平淡的说道:“看的东西多了,人也是会变的!”

    “嗯。”赵扩点了点头,道:“无上皇孝宗也是如此,我听父皇说,当初无上皇本来是一介纨绔,也是在成年后,在江湖伤历练了一趟,整个人就变了,只可惜,朕没有无上皇那无上的力量,不然,也不会让金国嚣张这么长时间!”

    无上皇……

    这个称呼很有意思!

    诞生于北齐,是皇帝他爸的他爸。

    “希望你也能变得和无上皇一样,千万别变得跟莒儿一样,他啊……根本不适合当皇帝!”

    赵扩在说起赵与莒的时候,虽然满眼慈爱,但他同样也知道赵与莒此人不适合做皇帝,当一个逍遥王爷就行了。

    毕竟他这一生无子,收养的三个孩子,他也当成自己的亲儿子看待。

    过继兄弟儿子做自己儿子的事情,在古代可是常有的事情。

    毕竟……

    古代的很多事情都太让人愤怒了。

    不到成年就结婚,这可会对女子造成很大的影响的,如果在难产,那很可能就一尸两命!

    不然国际也不会规定,低于十五岁不适结婚!

    但是在古代可不是这样,女子在十二三岁生孩子可是常有的事情。

    “父皇,您还有什么事儿吗?”

    “有,怎么没有!”赵扩笑道:“怎么,不想跟父皇多待一待啊!”

    “这倒不是。”史经韬连忙抱拳。

    “这次江湖历练可有心仪的姑娘?”

    “有!”

    “哦,哪家女子?”赵扩露出好奇的表情。

    “这……是一武人的女儿。”

    “别不好意思,朕跟你说啊,朕当年游历江湖的时候可也和一女子结为连理,只可惜……哎!”

    赵扩在说起那女子的时候,神情显然黯淡了几分。

    “对了,那女子叫什么?”

    “姓黄,名蓉!”

    赵扩沉吟一声,道:“黄蓉,这名字不错,想必是一夺天地灵气于一身的奇女子吧!”

    “是,她的确是一奇女子!”史经韬嘴角微微挑起。

    “家世如何?要是太差,你可是会被那些可恶的士大夫弹劾的啊。”

    “她父亲在江湖中声明不小,江湖人称东邪!”

    赵扩眼睛瞪大,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道:“你说的是五绝之一的东邪?他成亲了?他都近六十了啊!”

    “父皇,您认识黄药师?”

    “认识,只不过人家不认识我罢了!”赵扩在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就像后世那些粉丝说自己偶像一样,“他可是五绝中才智无双的人呐,什么都会,什么都精,如果他做官,史弥远也得给他让位!”

    “只是他老人家给了我五道难题,目前只剩下一个难题没有解决了!”

    “哦,那一个难题?”

    “在华山论剑上夺得胜利,成为天下第一!”

    “哈哈哈,黄药师真的觉得你能完成吗?”赵扩哈哈笑着,对此他并不生气,就好像……想看史经韬吃瘪似得。

    虽然自己儿子能在自己最喜欢的领域上超过自己,他很欣慰,但是被自己儿子超过去,他还是感觉到有些不舒服,所以听到史经韬遇到难题,他还是觉得非常有趣。

    “嗯……尽力而为吧,就算完不成,蓉儿也会跟着我的,大不了……私奔呗!”史经韬轻笑道。

    随后赵扩又和史经韬聊了些,就让史经韬先回去了。

    而在他们讨论的时候,二皇子的住的殿宇中,他焦急如焚的在堂上踱步,而史弥远则坐在椅子上,不一时杨皇后便乘着车轿而来。

    “莒儿,发生什么事情?你父皇没有惩罚赵贵和吗?”杨皇后端着架子走了进来,雍容华贵之气扑面而来。

    “母后,大事不好了,赵贵和那个混蛋非但没有被父皇惩罚,还得到父皇的奖赏,而且,而且……”

    赵与莒面露浓重的苦瓜色,随后对史弥远道:“你来说!”

    “皇后娘娘。”史弥远施了一礼,道:“皇上对赵贵和许诺说,带司天监找到良辰吉日后,便封他为太子!”

    “什么?”

    杨皇后面色一惊,她本来听到下人回报皇上召集的人已经散了,也没询问发生什么事情,便让人送她到二皇子的居所,因为以她所想,史经韬定然会遭受赵扩的惩罚。

    只是没想到。

    惩罚没有,倒是决定了下一个太子是谁!

    “怎么回事儿?”

    随后史弥远将史经韬所做的事情告诉给了杨皇后。

    “你说的都是真的?”

    杨皇后秀眉紧蹙,一双凤眸中露出浓浓的杀机,冲着史弥远问道:“史爱卿,你认为我们该怎么除掉这一个灾患?”

    “对啊,史丞相,你之前不是答应我了吗,一定会帮助我成为太子的,你可不能说话不算啊!”赵与莒焦急地说道。

    对此杨皇后和史弥远不着痕迹的露出厌恶的神色。

    若不是赵与莒好控制,他们才不会花费精力在赵与莒的身上的。

    要不是赵询给脸不要脸,他们才不会捧赵与莒的!

    “既然在大宋已经无人能杀他,那我们何不妨找金国的人!”史弥远露出阴险的笑容。

    “金国?你是说……”

    “没错,就是他!”( 穿梭在影视   移动版阅读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