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玄幻魔法>书页>目录> 60.大结局 天道圣人

60.大结局 天道圣人

    罗睺消散之后,这股毁灭的气息却是没有消失,继续向外扩散着,整个洪荒都显得岌岌可危了起来。

    咔嚓——

    电闪雷鸣,天地震动,火山爆发,地震频发,海啸滚滚,犹如世界末日来临。

    眼见洪荒即将被这股毁灭气息所毁,虚空混沌之处涌现出一道奇异的五色彩虹来,放出温润的光芒,光芒之中夹杂着强大的生机,瞬间就席卷了整个天地。在彩虹温暖的力量下,那些毁灭的闪电消失不见,空中的裂缝也渐渐合拢,各种灾害随之消失无踪。

    祈祷的人们纷纷欢呼起来,对彩虹虔诚叩拜,感谢上苍。

    天空的云霞无端的闪耀起来,一股股奇特的五色光芒洒落下来,那温和的光芒所经之处,一座座毁灭的仙山重聚而生。仙山上的奇花异草与仙禽奇兽类也的到了新生,包括一些千万年难的绽放的灵物在内。所有的植被纷纷抽根发芽,须臾间古木参天,郁郁葱葱,天地一片新绿。

    这种奇异而浩瀚的力量迅速三十三天蔓延开来,并一直延续到人界,在方才灾祸中生的诸多生灵惊讶的发现,自己又安然无恙的获了重生,仿佛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噩梦而已。

    光芒渐渐消失了,五色云霞渐渐淡去,恢复成原的苍穹。

    罗睺毁灭后,无数原本被魔道魔音所惑,神智迷失,一心只想加入魔道,投入魔界怀抱的修道之人顿时清醒过来,眼神恢复清明,思及之前自己之情状,一脸惊惧之色。若非准提及时解救,他们可能自身神智迷失,如傀儡一般为他人所控制,就在浑浑噩噩间成为了魔教的魔民,万劫不复。

    看着这一幕,接引佛祖悲痛不己,感慨道:“无量寿佛,我法皆空,众生慈悲,师弟,你成功了,自此之后,再无杀劫了!”饶是接引修为已证混元大罗金仙,早已看惯生死离别,万事不萦于怀,却是依旧难以自持,不禁泪流满面。

    三清本来很忌恨准提,现在见准提毅然舍去万劫不灭的圣位,自爆和罗睺同归于尽后,也大为敬佩,面露惭色,相对无语。

    老子手拂白须,长叹道:“天地不仁,以万为刍狗。他已知此,却为何不悟?”

    元始天尊凤目微眯,神色变幻不停,叹道:“准提道友为免洪荒永沦魔道,舍去圣位,贫道不如也!”

    通天教主神色复杂,面带愧意道:“贫道愧对圣人之名啊!”圣人承载天地气运,执行天道,代天行罚,监察诸天为天地谋划,当为万灵谋福,庇护洪荒亿万众生,自己又何曾做到呢。

    女娲娘娘的眼神迷,脑中一会又是当年自己舍身补天的情景,一会又是方才那天崩的裂前璀璨的光芒。良久,那美丽的眼眸中涌起了一种几乎却的湿润,终是化作了喃喃的一句:“我不如准提道友了。”

    五庄观中,镇元子亦叹:“准提道友,亦入涅槃,日后欲见,不可得也!”眼中亦落下泪来。

    “准提圣人舍身为天地,真乃大智大勇,大仁大义,不愧为圣人也!”孔子金石之言,铿锵有声,身躯微微颤抖着,眼神中已不仅是感动和悲伤,更有一种虔诚。

    伏羲、轩辕、天主等人也面露沉痛。真武弥勒等一众弟子俱失去了往日的镇定,悲声大哭。

    在那西天须弥山,所有佛陀,一个个眼含热泪,跪向虚空,三呼“佛母归来兮”后,齐齐念起那《往生咒》:“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哆。毗迦兰帝。阿弥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一时三界同悲,众生俱在哀恸,无论那飞禽走兽,还是蝼蚁昆虫,齐齐在仰天哀鸣,声嘶力竭!

    “尔等皆来紫霄宫见我!”正在这时,诸圣耳边却忽然响起了那许久不见的道祖鸿钧的声音。

    接引佛祖闻言,心中万般感触,回头看了一眼灵山之上的佛门弟子,道:“你等好生在此,不得妄生事端,一切等我回来之后再作定夺!”

    接引佛祖身形一动,却是消失不见了。片刻之后,接引佛祖出现在了紫霄宫的门口,抬头看了看紫霄宫的巨匾。以前来此之时,都是自己和准提两人,如今却只剩下自己一人了。接引佛祖心中却是一阵的酸楚。

    进得紫霄宫后,见其他几圣都已经到来,接引佛祖此时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径直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转头一看自己的身旁原本该是准提的蒲团之上,此刻却是空荡荡的,心里就越发的难受了。

    片刻,道祖鸿钧出现在了上首,众人赶忙行礼道:“参见老师,愿老师万寿无疆!”

    鸿钧白发萧然,容颜苍老,灰袍素雅,自有一番道蕴在其中,仿佛天地至理便出于他掌中一般,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此次量劫已过,尔等却是可以得享一段太平了!”

    众人恭敬的应道:“老师慈悲!”

    接引佛祖忽然上前,脸色凄苦的向鸿钧道祖禀告:“敢问老师,准提师弟为洪荒,力斗魔祖而身陨,此刻却在哪里?”

    道祖鸿钧淡淡地说:“世间已经再无准提圣人!”

    接引佛祖跪拜道:“老师慈悲,还望老师以大神通力救一救准提圣人!”

    “准提自爆元神诛灭了罗睺,消弭了无量量劫,我虽身合天道,也难以救他!”停了停,鸿钧扫视了众人一眼,话机一转,又道:“虽然世间已无准提圣人,但是,至此之后,却是多了一个以身合天道的准提天道圣人!”

    “啊?”众人闻言,皆是大吃一惊的叫道。

    “道友,你也该现身出来了吧!”鸿钧看向一旁道。

    鸿钧的话音一落,只见他的身旁就多了一人,不是那准提却还有何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接引佛祖揉揉眼睛,生怕看错了。准提身穿袈裟,手持七宝妙树,面容看上去似是而非,明明看清了,却又觉得不是那样;再看一次,还是那样,如同云里看花般不清楚。接引知道自己相处亿万的准提恐怕又有奇遇,今已道行大进,自己已远远不如,大为惊喜。

    鸿钧看向准提道:“道友,还是你来解释给他们听吧!”

    “呵呵,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天道之下,皆有一线生机。贫道自爆元神与那魔祖同归于尽,不想却得到天道的眷顾,意外的以身合道,执掌天道之下那遁去的一,也就是有情之道。”

    准提听道祖之言,微微睁开双眼,只见其中道轮旋转,星辰毁灭,虚空塌陷,尽是大道生灭至理,不见唇动,却能清晰听道准提所言。

    三清暗暗骇然,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忽然降临,这是三清在见到鸿钧时才有的感觉,就仿佛面前这人就是天地,是万物的始祖,他甚至生起一种复杂的错觉,时而觉得准提身上气息如渊如海、深不可测,时而又觉得面前其实空无一物,准提此身不过幻影。

    通天教主问道:“佛门不是讲断绝七情六欲吗,怎么你这佛也有情?”

    准提笑道:“佛亦有情,否则缘何普渡众生!道法本自然,生死天命也;一阴一阳转生死,轮回寂灭者,众生轮回。心之欲,道之心,追逐道;恒其心,坚毅其体,善良自我善,道也是佛也。”

    “道也是佛!”几个字像闪电一样,三清俱是一震,接引却大喜,女娲却是面露深思之色。

    准提此言,既是回答了通天教主的问题,又有指明大道无名,不该妄自纠缠于名相,佛本是道,道也是佛也。此时准提的气息与道祖鸿钧差相仿佛却又迥然相异,道祖冷漠而平淡,准提却是平和而温文,掌的却是那天道中有情之道。

    老子等人大为震骇,如此准提在这个境界,岂不是如道祖鸿钧一样的存在。

    鸿钧已称准提为“道友”,又正式宣布准提为天道圣人,诸圣不敢怠慢,齐齐向准提行礼口称“老师!”。

    准提看向接引佛祖道:“师兄!”

    此次的准提以身合天道,乃是和鸿钧一个等级的,接引圣人哪敢当他如此称呼,闻言,赶忙躬身道:“不敢当老师如此称呼,老师直呼我名就是!”

    准提笑道:“师兄着相了不是。你我亿万年交情,哪管他其他!”

    接引圣人闻言,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准提眉心飞出一道白光,化为一道人,仙风道骨,逍遥自在。

    卢圣朝准提作礼后,对接引道:“见过道兄!”

    接引赶紧回礼。

    准提道:“道友,你以后便和接引道兄一起在西方度化众生!”

    卢圣:“善!”

    准提手一挥,空中出现了一钟,一团玄黄云团汩汩涌出,在铜钟下方结成一玄黄莲台,腾起祥龙福凤,在片片鲜花飘落间,托住此钟,正是开天三宝之一混沌钟。

    “混沌钟由卢圣掌管!”混沌钟落到卢圣手中。

    准提道:“卢圣有大智慧,大毅力,当可为圣人,协助接引道友度化西方众生!”手一挥,一道鸿蒙紫气化为了一股至无而含至有,至虚而含至实地先天混元之气,于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之中,绕卢圣之顶七匝,方始灌注进了卢圣元神紫府中。

    顿时,身与心合,心与神合,神与道合,无功不具,无德不备,众妙之门大开,只听一声磬响,半空有仙乐骤响,异香袭来,氤氲满地,感而遂通,卢圣寂然不动,泥丸宫中出大圣气,冉冉而起,当空凝聚一亩金云,裹着一葫芦,放射玄光万道,天地无不照耀。只见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紫霄宫内有无数天女散花,似乎在赞叹卢圣无量神通。

    “混沌未乱我已生,化身先天葫芦根,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天地清浊辩。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我修大=法欲证道,不料因果缠我身。准提执念成化身,炼成造化会元功。今日取得鸿蒙宝,从此永恒大道间。”

    一阵古朴地歌声,带着一种说不清的苍凉,听不懂的叹息,道不明的欢喜。须臾,卢圣遍体生光,其光无形无色,却是清香四溢,照耀诸天,洞彻幽冥,普天同庆,龙吟凤鸣,天降祥瑞。

    旁边三清只觉得异香磬人心扉,令人心神通透之至。这种异香,只有圣人才有。三清本为圣人,如何不知道卢圣成就圣位,从此五行不惧,阴阳不属,万劫不坏,独享无量量劫寿福。三清见准提举手投足将卢圣成就一尊圣人,和自己相等地位,暗暗骇然。接引佛祖则大喜,自己西方又有一道友成就圣位。

    准提颔首一笑,却是不再说什么。准提终于实现自己的诺言,先天灵根葫芦藤卢圣终于和接引道人一样成就圣位,圆满自在,大逍遥,大自在。

    鸿钧看向三清道:“你等身为圣人,切要好自为之!”

    三清躬身应道:“紧遵老师教诲!”

    鸿钧点了点头,开口道:“好了,尔等各自回去吧。以后,好生体悟道之所在,切莫再多生事端!”

    “是,我等告退!”三清、女娲娘娘、接引和卢圣朝鸿钧和准提一礼,便退了出去。

    众圣离开之后,鸿钧看向准提道:“道友,何为道?”

    如今准提眼中的钧钧,虽然依然深不可测,却已非那种永不可及的感觉,轻轻一笑,手中七宝妙树一刷,一道七彩霞光出了紫霄宫,破开虚空,霞光丝丝缕缕,绵绵泊泊,瞬间便铺展了开去,如同天罗地网一般,向着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而去,所过之处,混沌崩碎,有太极生灭,两仪变化,四象衍生,五行轮转,一空间世界都在混沌中显化出来,神秘古老,沧桑悠远!

    准提顶上绽放出头上一道精光已入了这一方空间世界。只见那道精光之中,陡然化出一尊神魔,身高丈六,全身**,只围绕几条白色的丝条肌肤漆黑,仿佛扎精铁干,更有五手,左右两边肋下各生出两只,拿三叉戟,锯齿刀,骷髅丈,狼牙棒,中间胸口也长出一手,捏成印决,宛如一朵莲花。

    更古怪的是,这人头颅乃是一个方形,东南西北,各有一张面孔,项上也是一张面孔,各做不同的神态,浑身上下弥漫着一种类似混沌气息却诡异强大的气势。

    这尊魔神大喝道:“吾梵天是也!”在其中拳打脚踢,破开混沌,开辟世界。

    又见精光之中,化出一尊神魔,同样有数万丈高下,身有四只手,分别拿着神螺、神盘、神杵和莲花,还有一张神弓和一把神剑背在背上。

    这尊魔神亦大喝道:“吾毗湿奴是也!”一边撑开天地、演化生灵,一边整理山川河岳,日月星辰。

    最后剩下精光,也化作一尊神魔,足有数万丈高下,面上变幻呈现各种奇谲怪诞的不同相貌,恐怖相、温柔相、超人相、三面相、舞王相、璃伽之主相、半女之主相等等变相,颈部青黑,额头之上共有三只眼睛,除了眉下一双眼睛之外,在额头之上还有一只眼睛。

    这尊魔神喝道:“吾湿婆是也!”却似乎性格暴躁,将周边诸等事物,不断破灭。

    准提如今另开世界,一气遂成三位先天神魔。这三尊神魔所为,为看似简单,却蕴含动静之理、变化之机、衍生之妙,竟有创世之力。最后,天地成形,万物生长,又有尊尊大神应运而生,皆是天生就有大神通,拜在三尊先天神魔麾下,共同掌理世界。日后这三尊神魔代天执掌诸天,便可证道混元。

    “嗡嗡!”苍茫一阵轰鸣,亿万里混沌沸腾,冥冥中,一种神秘的力量诞生,在大千世界之外,形成一重蒙蒙的光幕遮天蔽日,巨大无比,无边无际,将整方大千世界笼罩在其中。

    “世界屏障!”

    这一层蒙蒙光幕,自然就是大千世界形成的世界屏障,可以将自身与茫茫混沌分割开来,从而避免被混沌所同化破灭。光幕之上,无数流光丝线在不断闪烁着,氤氲的气息弥漫,不仅将混沌气流挡在外面,更是渐渐吸收混沌之气,将之转化成为各种的天地灵气,投放到大千世界之中。

    “此后,此界为吠陀世界!”

    至此,虚空合拢,再看不见那方世界。在这方世界,准提便为天道圣人,统治乾坤寰宇,历万劫而不磨,即是“道”,通晰万事万物,大千世界,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眼中观过去、现在、未来,掌中演时空生灭轮回,心中演化无量量劫,意念一动,自有天道变化,无极无量,无生无灭,归寂虚空,可聚可散,不生不灭,万劫不磨,超脱时空,因果不沾其身,游于物外,不以时空轮回为本,永恒永存。

    即使大梵天、毗湿奴、湿婆日后证道混元,代天行道,对准提这天道圣人来说,亦可封印,更不用说其余大神,皆为蝼蚁,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即可消灭,再多也是无用。

    “善哉,善哉,开天地,定混沌,行开天辟地之事,合混沌虚空,炼虚合道,如此方为万劫不灭之天道圣人,恭喜道友了。”道祖亿万年不变的语气之中带有一丝兴奋。

    准提现在三千大道无不了然于胸,以力证道、三尸证道、功德证道、有情、无情、寂灭等大道法门无不了然于胸,轻轻一笑道:“道,路也,世上本是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为了路!”

    鸿钧道祖一笑:“贫道当年于混沌之中得尽大道眷顾,被誉为大道之子,最后化身为这天道守护洪荒。如今道友也证得大道,这有人相伴的道,未必便比不上那独自一人的永恒。”

    片刻之后,准提和鸿钧相视了一眼,会心的一笑,两人同时消失不见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