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9 他是谁呀

    陈花椒的出现,无疑让我刚刚平静下去的心底再起波澜。

    因为之前赵成虎说过,我们酒店开到第十家的时候,他才会亲自现身,所以这回开业,我并没有通知任何羊城之外的关系,可这个血浓于水的堂哥仍旧不远千里的来了。

    不光来了,他还是奔着要替我解决麻烦的想法。

    陈花椒抬手在我脑门上轻轻拍打两下,眨巴眼睛:“傻狍子,不许红眼昂,今天开业,必须高兴,高兴才能日进斗金!”

    人的情感是复杂的,我们可能因为听了一首歌而被它的旋律感动,也可能因为看到一些触人心底的文字而为之所沉醉,生活中的感动很多很多,像海滩上的砂石贝壳,多而深刻。

    然而真正的感动,却是补心的。

    天暗下来,有人为你撑起一束光。

    濒临困境,有人为你扬起一面旗。

    就在我嘴唇颤抖,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的时候,钱龙昂着脑袋吆喝:“花爷,看介里看介里,还记得我不?”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个大虎逼。”陈花椒回过身子笑骂一句:“三哥昨天还提起你来着,偷摸把他的壮阳药换成巴豆散,你等着他过阵子腾出来时间揍你吧。”

    钱龙缩着脖颈贱笑:“我冤呐,那些事情全是我大哥和诱哥干的,我就是负责把风来着。”

    “哈哈..”陈花椒立即笑出声,抹擦一把脸颊,吹了口气朝我道:“小朗啊,你的开业饭我吃过了,庆贺酒也没少喝,没啥事的话,哥就走了,家里还有一大摊买卖需要处理。”

    “哥..”我蠕动两下嘴角。

    “生意兴隆,财源滚滚。”陈花椒打了个酒嗝,轻轻扶正我的领带,眼圈微微泛红的微笑道:“能拼就继续,累挺就回家,你爸我接回临县去了,别的地方不敢说,但是在咱临县,他横着走都有理。”

    钱龙抽了抽鼻子,猥琐的劝阻:“花爷,你再呆两天呗,回头我领你感受一下这边的深夜文化,不管哪个国家的,什么型号的,只要你想要的都能找到。”

    “不呆了,岁数越大越恋家。”陈花椒直接摆摆手,潇洒异常的朝门外走去:“都留步,谁特么也别说昂,最烦哭哭啼啼的离别场面,等你们下次开业我还来,开几次业我来几回,真有能耐,你们就天天开业,我天天来捧场,撒由那拉吧!”

    陈花椒刚一出门,大厅里,顿时站出来不下二三十号小青年,纷纷有条不紊的朝门外踱步,几乎每个人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都会操着浓郁的临县腔调道一声贺:“王总,生意兴隆。”

    我本来想要撵出去送送他的,钱龙一把薅住我胳膊摇摇头道:“别去了,他喝的不少,待会你俩再送着送着哭出来,大家心里更难受。”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体味过除了父爱以外的其他关怀,可陈花椒的出现无疑填补了这块空缺,不论是山城遇险,还是我在羊城立旗,这个男人都在用他最为直接方式告诉我,哥不求回报的站在你身后。

    刘博生拍了拍我的后背安抚:“你们继续招呼宾客吧,我送送去,刚才我还在疑惑,到底谁是堂哥,那么大手笔,直接随礼一百万,敢情是王者商会的大拿。”

    “王朗!”

    就在这时候,一道银铃般的女声突然从我侧边响起。

    压根不用回头,我已经听出来是王影的声音,我抽吸两下鼻子,让自己脸颊挂上一抹笑容,侧脖望去。

    跟我猜测的差不多,王影和陈姝含站在距离我不到五米远的一张桌旁。

    陈姝含还是老样子,夸张的朋克打扮,五颜六色的小脏辫错落有致的梳在脑后。

    而王影今天则穿的异常清纯,俊俏的脸颊素面朝天,没有化一点妆,乌黑亮泽的长发扎成马尾,雪白色的t恤掖在青蓝色的背带牛仔裤里,脚踩一双白色的帆布鞋,一双大长腿显得尤为笔直纤瘦。

    钱龙冲我飞了个媚眼暗示:“赶紧去给俩姑奶奶请个安,这边有我们呢。”

    “嘿,大明星来啦。”我顿了不到五秒钟,随即笑盈盈的凑过去打招呼。

    “啧啧啧,社会王真是越来越有派了昂,这小西装穿的溜光水滑。”陈姝含像个女汉子似的,直接一胳膊揽住我的脖颈,古灵精怪的努嘴:“忙活半天了,是不是得陪我们姐俩喝杯酒呐。”

    “别介样含含姐,小的卖身不卖艺,再说啦,咱俩可是有辈分上的差距,你不能强迫我犯罪呐。”我开玩笑的坐下身子,然后分别替陈姝含和王影倒上半杯啤酒,眨巴眼睛望向王影:“好久不见啊,你越来越漂亮啦。”

    “你说假话的水平已经登峰造极了。”王影撇着樱桃小口娇笑一声,随即抓起酒杯举向我道:“难得你走上正轨,我就祝你身体健康吧。”

    我无语的出声:“呃..姐妹,我开业你祝福身体健康,是不是有点太没溜了。”

    王影白了我一眼,不客气的埋汰:“切,对你这种天天玩命的人来说,我觉得身体健康比财源广进更难,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越来越好,越来越走正道,干正事!”

    “说的好像我以前尽偷鸡摸狗似的,到底是干主播的,这口条子就是犀利。”我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尽可能不再去想陈花椒的事情,不然我怕自己情绪受到波及。

    陈姝含也举起酒杯朝我敬酒:“社会王,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不靠谱啦,酒店开业这么大的事情就舍不得告诉我们一声,要不是皇上昨晚上喝醉了提了一嘴,我们压根不知道,你嘛意思?是怕我们吃白饭嘛。”

    “我不是怕你们忙嘛,抽出来档期。”我尴尬的抓了抓额头,赶忙岔开话题:“来就来,千万别随礼昂。”

    对于王影,我的感情其实一直特别复杂。

    初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甜蜜中带着一抹忧伤,虽然王影不是第一个走进我生活的女人,但绝对是第一个走进我心里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懂应该如何扮演好一个男友的身份,现在分开那么久,我仍旧没能学会如何当一个称职的男朋友。

    所以坐下来以后,我几乎都不太敢正眼看她,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着陈姝含聊天打屁。

    想想也挺搞笑的,我和王影距离近在迟尺,可却又像隔着十万大山。

    “你想多了盆友,我们根本没打算给你随礼,这么两个大美女来给你捧场,你应该感到自豪。”陈姝含瞟了我一眼,大大咧咧的抓起酒杯道:“话说,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家小影说的吗?”

    “呃..”我窘迫的吱呜两下,索性倒满酒杯,扬脖一饮而尽:“都在酒里了哈。”

    “没诚意。”王影透红的脸蛋显得无比的粉嫩动人,轻哼一声后,犹豫的出声:“王朗,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嘛。”

    钱龙很没眼力劲的挤到我和王影中间,轻飘飘的坏笑:“说呗,咱这关系,有啥不能问的,只要你想知道,我朗哥肯定不带一点含糊。”

    说着话,他拿胳膊靠了靠我挤眉弄眼:“对不朗哥?”

    “嗯,你想问什么?”我点点头,替王影夹了一筷子菜后轻声问道。

    王影低头沉默了几秒钟后,脸色红通通的问:“就刚刚你们送走那个男的,你跟他是什么关系?还有他叫什么名字?”

    钱龙抢在我前头开口:“你说花爷啊?他是朗哥的亲堂哥,也是咱们临县的,你不认识吗?”

    “滚犊子好吗?”陈姝含从桌子底下踢了钱龙一脚,泛着白眼哼唧:“陈花椒我们能不认识吗?刚刚我还和他招呼了呢,小影问的是那个穿唐装的男人,就是之前坐在主桌的那位,他是谁呀...”( 头狼   移动版阅读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