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4 首尾呼应

    “文和何出此言?”荀攸不解:“黑山张燕与神上使张曼成,皆是黄巾乱后,所剩渠帅之一。大业未成,神上宗室,因何自断其臂。”

    “公达当知,黄巾乱前与黄巾乱后,太平道主事之人,并不相同。”贾诩高瞻远瞩。

    “乱前乃是大贤良师。乱后为神上宗师。”荀攸亦解其意。

    “然也。”贾诩言道:“自大贤良师广宗授首,黄巾贼前期攻略便已完败。余下阴谋诡计,装神弄鬼,皆出自神上宗师。料想,王芬‘谋废先帝,另立新帝’之举,乃是受青州术士,平原襄楷撺掇。而此人,多半是神上宗师麾下党羽。目的,便是首尾呼应。”

    “与孝仁皇干尸傀儡口出箴言,相呼应。”荀攸言道。

    “不仅如此。陛下崩于沙丘台上,亦是呼应。”贾诩又道。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荀攸醒悟:“张燕刺伤陛下,乃此阴谋之亲历者。故为防走漏口风,而杀之。”

    “张曼成南阳举事时,称‘神上使’。乃自取其祸。故亦被杀之灭口。”论揣度人心,贾文和无可匹敌。

    “神上宗师之使也。”荀攸亦才智高绝,此时焉能还不领悟:“诚如文和所言。黄巾乱前与乱后,行事截然不同。料想,率众而起,攻掠天下,乃大贤良师之谋略。而装神弄鬼,操弄人心,才是神上宗师之手段。”

    荀攸言下之意。用后世话说:一个武装斗争,一个非暴力不合作。大贤良师,是前者。神上宗师,为后者。又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正因张曼成高举神上宗师大旗,武装举事。这才激怒非暴力不合作的神上宗师,行借刀杀人,清除异己。将其灭口。

    果然是地狱难度,隐藏大反派。

    新手级玩家,根本碰不到藏身幕后的神上宗师。打完大贤良师,便出“黄巾之乱剧本”结局字幕了吧。

    新手难度与地狱难度,最大不同。便是以墨家为代表,以先秦机关术为载体,“华夏科技线”的传承与否。此,才是影响后世二千年之地狱难度。未能完美通关,解锁三国真·结局,乃至华夏文明,历经血难,直坠炼狱(深不深刻?)。

    在此星空下。刘三墩要“且走着看”。

    亦如前所说。前后黄巾时代,前后两位主谋,正联手奉上一出旷世神剧本。

    俯瞰万家灯火,浮华若梦。荀攸一时神游天外。

    贾诩亦感同身受。二人皆才智高绝,难分良泰。无非是术业有专攻。论揣度人心,贾诩天下无敌。然论奇策谋国,荀攸亦不差分毫。

    “神上宗师此人,令人望而生畏。”备思前后,荀攸茅塞顿开,一声长叹。

    “乃我主,生死大敌。未有之一。”贾诩一针见血:“若能一战而胜。我主,席卷天下,再无掣肘之人。”

    “文和之言,字字珠玑。”荀攸轻轻颔首,眸中精光漫溢:“定要将此人,连根拔起。斩草除根。”

    “公达所言极是。”贾诩欣然一笑,莫逆于心。

    后世有词:“利欲熏心”。

    今日兄弟,明日成仇。多半是此因。废史立牧,大势所趋。先前按月领食俸禄,无论多寡,皆有数目。待他日成一州之牧,掌无数钱粮。巨利之下,清白如何保全。众家与自家,又当如何平衡。才是人心大考。

    总归是,趋利避害,人之常情。

    蓟王刘备要做的,便是乱世立旗。昭告天下,衡量利弊。凡有过界,必讨之。

    伐不义而征无道。又岂是说说而已。

    初春刚至,乍暖还寒。

    蓟国蒸蒸日上。如初升之阳。一头一尾。腊赐之后,又发春赐。半年薪俸入手,自当大快人心。蓟国行高薪养廉。除薪俸外,大小官吏别无进项。自当令其丰衣足食,后顾无忧。

    所谓“饥寒起盗心”。古往今来,读不读书,人皆一样。

    蓟王二十有五。春秋鼎盛,风华正茂。传言,男性究极成熟体,要略晚于女性。后人诚不欺孤。蓟王一切,当可佐证。临幸七妃,竟不足够。还需手足并用,统一口径。

    物料齐备,王宫北门外,右侧门下署官寺,已建起丛丛脚手架。与之相对的左侧,乃二位国相府邸。在此立寺,足见持重。

    门下祭酒,刘备未得合适之选。先将门下督郑泰食俸,提升为比千石。待主簿孙乾返归,亦当食此俸。一众属吏,皆有提升。蓟王公私分明,当可平衡。

    东西南北国境,风平浪静,民生安定。唯半岛之南,真番属国,屡遭倭人船队袭扰。先前,刘备已命蓟国水军,巡视驱赶。岂料一来二回,适得其反。倭人皆知,大汉水军轻易不动刀兵。于是变本加厉。竟率众登岸,草设港口。

    刘备已命属国都尉,遣使命其尽快撤离。倭人却阳奉阴违,不断增船添兵。欲行实际占有。

    刘备得报,微微一笑:“传语岛夷:凡日月所照,皆为汉土;江河所至,皆我汉民。倭人若不愿走,便不用走了。”

    盐府环渤海,筑城五十又三。再来倭人,亦如此例。

    正因四海升平。倭人侵岛之事,反成热门谈资。街头巷尾,皆议论纷纷。话说,王上传檄天下,冬季兴兵。兵不血刃,收服白波黑山。新纳军民百万。安置在西南国境。蓟国人口轻松破九百万。本以为按自然增长,还需三五年方能破千万。不料却有倭人送上门来。许用不了多久,蓟国便可为千万之国。

    有汉一朝,兼容并蓄。以传火天下,汉化五胡四夷为己任。正因强大,才有容人之量。闭关锁国,皆源自怯懦自卑。文明的先进与否,亦如此列。自信的文明,多呈外放包容之姿。而自卑文明,多呈收缩防御之态。

    此亦是大陆文明与海岛文明的,天壤之别。

    会临大朝,百官就位。

    便有三两个六尺岛夷,蓬头垢面,赤足散发,畏畏缩缩,登殿觐见。

    又各自匍匐跪地,磕磕绊绊说了段倭语。

    满朝文武,皆面面相觑。不解其意。

    刘备传语左国令士异:“速将那美召来。”

    “喏。”

    须臾,便有倭岛七尺贵女登殿。

    “奴婢拜见王上。”随五万倭女,渡海而来。那美等七尺贵女,先行入选长安宫,为王国女婢。本就是诸夏后裔。重返故国,耳濡目染,知行倍增。再加兼领披香博士的穆贵人,言传身教,今已与汉人无异。

    “倭人是何意?”蓟王居高下问。

    那美心领神会。遂用倭语,询问觐见岛夷。终悉知其意:“此人自言,乃狗邪韩国使,欲求大汉策立。”

    “狗邪韩国?”别说蓟王刘备,便是满朝文武,亦闻所未闻。( 刘备的日常   移动版阅读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