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历史军事>书页>目录>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两百米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两百米

    两小时后,苏军就占领了占科伊全城。

    有了占科伊这个据点,早就等在锡瓦什湖外的第51集团军就陆续登陆为占科伊补充兵员和物资。

    不过这些似乎都是次要的。

    卡图科夫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舒尔卡的位置,他像舒尔卡一样,马上就命令警卫连加强周围的防御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德国人的新型坦克?”卡图科夫问,眼睛已经开始打量着“虎式”。

    “是的,就是它!”舒尔卡点了点头。

    “干得好,舒尔卡!”卡图科夫说:“你又立了一功!”

    说着卡图科夫就迫不及待的跳上了坦克,然后吃惊的叫道:“这些混蛋,他们把88MM炮装到了坦克上,我猜它可以在一公里外就摧毁我们的T34……我们的坦克在它面前就像是玩具!”

    卡图科夫甚至还想爬到坦克舱里进一步观察,但舒尔卡阻止了他。

    “我们要抓紧时间了,上校!”

    “什么?”卡图科夫不明白舒尔卡这话的意思。

    “我们必须把它弄走!”舒尔卡解释道:“我认为最好是在天亮前弄到费奥多西亚,否则德国人会派出飞机来炸毁它的!”

    卡图科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你是对的,舒尔卡!”他从坦克上跳了下来,然后迫不及待的对跟在身边的参谋叫道:“别在那发呆,鲍里斯,马上把工兵营叫上来,另外再叫调一列火车!马上!”

    “是,上校!”

    运输过程有些艰辛,原因是“虎式”坦克实在太重了,而且苏军又没有携带起重机,这使工兵营不得不用一种原始的方式,也就是挖个坑将“虎式”拖上平板车,再为其辅上铁轨连接到铁路的方式与火车相连。

    但更麻烦的还是它的宽度……使用战斗履带时其车体宽度达到了3.56米,这已超过了火车运输的宽度,如果勉强运输的话会使它撞到旁边的东西尤其是无法过隧道。

    而此时要将履带拆除又没有足够的时间。

    卡图科夫用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

    “把履带炸断!”卡图科夫下令:“然后把它卸下来!”

    于是“轰”的一声,履带就被卸下了。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对于有作战需求的德军来说,他们当然不能用这种方法卸履带。

    但这坦克对于苏军来说更多的是研究价值而不是作战价值……它实际上已无法作战,被穿甲弹击穿,想修复它并让它重新走上战场只怕比登天还难。

    于是,履带当然可以炸断然后快速卸下。

    这甚至对研究毫无影响。

    “我认为你需要跟着它回去!”卡图科夫朝“虎式”扬了扬头对舒尔卡说:“你知道的,我不想麦赫利斯乱来,他甚至不知道它的价值,只会把它当作一种战利品炫耀!”

    这的确是个问题。

    麦赫利斯欠缺军事知识,他不知道某种新装备问世时各种数据的重要性,所以的确有可能像卡图科夫说的那样,把它当作战利品炫耀。

    其结果就是德军能轻易获知它的位置然后派出轰炸机将它炸毁。

    “占科伊有我!”卡图科夫说:“你照看好它!”

    “是,上校!”舒尔卡回答。

    这件事被当作军事机密严格封锁消息,甚至都没有向麦赫利斯报告。

    所以当火车在天亮前赶到费奥多西亚时,舒尔卡甚至是依靠自己的工兵营将坦克卸下车的。

    “我们应该把它放哪?”工兵营营长涅克拉索夫上尉问舒尔卡。

    “把它运进仓库!”舒尔卡说:“我们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它!”

    “是,上尉!”

    实际上别人也的确发现不了什么,因为它已经被帆布包得严严实实。

    不过他们的时间却不多了,因为再过半小时天色就大亮,舒尔卡无法保证天亮后还能掩人耳目。

    指导员在旁边指挥着工兵作业,乘着空闲时就走到舒尔卡身旁递上一根烟,说道:“惊心动魄的一战,是吗?”

    “是的!”舒尔卡回答:“不过总算是胜利了!”

    “有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什么?”

    “两百米!”指导员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两百米的距离内能击穿它?”

    舒尔卡闻言不由一愣。

    暗道指导员不愧是指导员,他总能注意到类似这样的细节问题。

    “我不知道,指导员同志!”舒尔卡开始胡扯了:“我只知道当时我们没其它选择!”

    “嗯哼?”指导员等着舒尔卡继续说下去。

    “我估计两百米是我们能够胜利的距离!”舒尔卡故作轻松的点着了烟:“你知道的,太远了无法击穿,太近了我们又会被摧毁在路上……所以,我才喊出了两百米!”

    “是这样吗?”指导员冷冷的望着舒尔卡。

    “要不,你以为是怎么回事呢?”舒尔卡笑着摊了摊手。

    “我不知道,舒尔卡同志!”指导员没有笑:“我只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是舒尔卡的话,我就应该逮捕你,然后逼你说出所有我想知道的一切!”

    舒尔卡笑了笑:“你会这样做吗?”

    指导员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回答:“不!”

    “很好!”

    “我不知道你隐瞒了什么!”指导员说:“但我却知道,如果你是间谍的话,不会做这些事!”

    “拜托,指导员同志!”舒尔卡说:“你居然以为……”

    “所以我才没有那样做!”指导员打断了舒尔卡话,他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你知道我再一次因为你而冒险吗?我应该将这件事如实上报,然后当然……他们包括麦赫利斯同志在内,都会想得到一个更让人信服的答案!我相信你不会怀疑这一点!”

    舒尔卡当然知道这是真的,麦赫利斯的另一面就是多疑、狠毒,他不会因为舒尔卡做了这么多就心慈手软,甚至这可能还是个“鸟尽弓藏”的好机会。

    “我相信你不会上报的!”舒尔卡说:“而且也不会继续问为什么!”

    指导员没有回答,他只是小声说道:“如果别人问,就按你刚才说的回答!”( 苏联1941   移动版阅读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