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历史军事>书页>目录> 第五百六十一章 战场上见

第五百六十一章 战场上见

    巨鹿是是唯一一个司马颙余党还控制的城池,一旦张方兵败身死,整个河北就完全处在司马季的掌控之下,这一点石超也一清二楚,见到李山的手势,他毫不犹豫的大手一挥,所部士卒也加入到了进攻当中。

    作为最近一直的对手,石超必须要承认,如果单对单的话他并非张方的对手,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然而最终他还是成了最后的胜利者。刘邦多次被项羽揍得抱头鼠窜,可最后定鼎天下的是大汉,并不是大楚。

    双方的兵马狠狠的对冲在一起,刹时间,整个巨鹿城内外都是一片人喊马嘶的声音,双方兵马用长枪、长刀狠狠的砍杀在一起。这样对张方是十分不利的,果然,随着时间愈久,张方兵马数量少的劣势便显现出来,攻城死一人,马上有两人补充,而张方所部死一人便少一人,巨鹿城本身就是孤城一座的状态,谈何补充?

    丢了城墙的张方不得已不在继续在一线血拼,他们也知道可能下场可悲,但仍然没有投降的想法,张方亲率的士卒被敌军团团围住,就象是大海中的一块礁石,随时都有可能被吞没。

    加上石超所部的士卒,这一波彻底改变了平衡,城墙失守,城门被打开,巷战一系列的过程当中,巨鹿城内成了双方厮杀的战场,冲天狼烟起,身边仅剩下百人的张方,身上的血顺着手臂一直留到握刀的手上,穿着粗气目光灼灼的看着把自己团团围住的敌人。

    “放箭……”数声铁箭插入肉的声音传来,鲜血飞溅,又是几个心腹被射杀。

    “张方,你已经力竭,投降吧,本将会尝试在燕王面前为你求情。甚至可以帮你掩饰你的过失,为了守城,你杀了自己的女人表明心智,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包围住张方的步卒让开一条通路,李山骑着战马从里面拍马而出道,“树倒猢狲散,司马颙都已经被杀,你坚持到现在有何用意。”

    李山也是刚刚听战俘说这件事,心里出现了很矛盾的想法,他并不赞成这种做法,一个女子何其可怜,可张方这样为已经死去的主公奋战,也让他心生敬意。

    “如果我要投降,我不杀心爱的女人不是更好。”满脸血污的张方艰难的平视着李山,咬着牙冷笑道,“我不但杀了她,我还吃了她。事已至此,不必多言,我张方也是一个承担的起的男人,不用你动手,我自己解决。”

    “将军,我们杀出去!”这一幕同样被李山听到,眼前不足百人连一把弓都找不到,连刀剑都钝的像是一根木棒?还想杀出去?杀红眼杀到脑袋也不好使了么?

    “放肆,巨鹿失陷你们已经做得更好了,是本将无能丢了巨鹿,你们可以投降了。”

    “可惜主公没有听我的话,应该提前攻打幽州,而不是坐失良机等阵你们上门。”张方颤抖着的举起手中的刀,放在脖子上眼睛一眯,使劲一拉,就在数千士卒面前倒在地上,踌躇两下咽了气。

    杀……张方身死反而激起了这些河间子弟的杀心,所有的人全部呐喊起来,得知必死的他们反而暴发出更加强烈的战意,就要展开冲锋。

    “放箭,射杀他们。”几乎同时李山就感觉到不对,几乎是同时下达了斩草除根的命令,在这些残兵刚萌生死志的同时,无数利箭射出,将这些人全部射杀。

    “掩埋张方以及所部阵亡士卒的尸体,这里已经事毕,自然有人接手,燕王还在邺城等待,本将不能留在这里。”李山轻吐一口气,这个人在幽州似乎没人与之相像,反正让他杀了心爱的女人激励士气,他是做不到的,又是转念一想,也许燕王做的到。

    张方身死意味着冀州已经完全被司马季控制在手,现在他有了一个稳定的后方,从蓟城直到邺城之间,他不用担心任何一个人会抄了自己的后路,面对可能出现的大战也会更加的游刃有余,谁都知道到了这个份上,已经不是几个藩王坐下谈谈就能解决的问题,必须要干掉自己的所有对手,才能让这场内战结束。

    对于司马季而言,整个河北尽在其手,幽平冀兖并青六州,还有在徐州奋战的刘珩,天下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州郡,肯定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处在他的控制之下。

    “还算可以,让他们耕田并不是一定会有收获,但不耕田今年肯定是完蛋了,塞外出现蝗灾,已经蔓延到并州境内,这个时节啊事情都是一起来。”司马季出城转了一圈,看被命令屯田的士卒进度如何,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有些疲惫,对着钱明开口相问。

    现在虽说春耕已经晚了,可能收获一点总归是一点么,不能完全就放弃了治疗,该抢救还是要做出抢救的态度,不然的话兖州百姓会怎么看自己?

    因为他和司马颙的作战,受到了波及的百姓要是出现了大面积的饿死,在这一点上像个人的燕王,心里肯定会产生一点愧疚。

    “不知道并州还扛不扛得起这次蝗灾,但似乎幽州晋卫没有回报此事。”钱明微微皱眉,百思不得其解的道,“看来是幽州人杰地灵,或者是燕王保佑幽州平安无事。”

    “不说是本王把幽州弄的鸭子比人还多,反正今年的鸭子相信会肉质鲜美。”司马季双手一摊无所谓的道,“本王早就告诉过百姓,多养一些家禽并不是坏处,养鸭子多好啊,铐起来多好吃,还能预防蝗灾。本王要是蓟城的话,说不定还会发动百姓吃蝗虫,肯定不会让蝗灾向内地发展。”

    “可燕王,仔细想想这对我们而言是好事,既然此次蝗灾是从草原而来,相信段氏、慕容氏和宇文氏的日子不会好过,这样更加会答应燕王你的出兵要求。”钱明话锋一转意有所指道,“以鲜卑人的积累,放在二十年前都会选择南下劫掠了。”

    “不错,还能想到这一点。许昌、长安都是武帝所布置的重要军镇,更何况中央禁军乃是天下精锐,至少在长沙王手中禁军虽然人数因为数次内耗消耗许多,还是当得起精锐二字的,如果本王的两个宗亲倾巢出动来攻,这可不是一个郡县能摆下的战场。”司马季双目一凝想了一下道,“就算是相对集中,一州之地作为战场绝对不是夸大。远远超过本王对着司马颙那一次,战斗一旦开始必然会分成数个战场同时开战。”

    “再加上本王的兵马,这次的大战在历史上从未见过。”司马季看着钱明,露出一丝苦涩笑容道,“要是十万对阵十万,本王还能推演一番,可要是双方倾力一战,就超出了本王的推演范围了,武侯在世不知道有这个能力么?”

    十万大军已经是一个将领在视线范围之内能够调配的极限,超出了这个极限,那就全靠猜,不是燕王自谦,自谦不自谦他都没有这个能力。不但他没有,他相信司马颖和司马虓也是没有这种能力的,多多益善的韩信要是一抓一大把,怎么会被推崇为兵仙?

    回到内城王宫,司马季连气都没喘上一口,就听到有晋卫来报,说是京师有内宦已经在城外等候,要是天子下旨让他接旨。

    “带他进来!”司马季犹豫了一下,虽说他已经能猜测到圣旨里面是一番文攻武吓,但直接赶走也不好,万一对方乱说话,在邺城散布谣言反而不美。杀掉么,他怎么就这么点气量,非容不下一个内宦?

    不过所料,这个传旨的内宦哆哆嗦嗦的讲完,圣旨的意思无外乎就是,燕王受到了奸人的蒙蔽,现在杀掉河间王已经铸下大错,然而天子宽厚为怀,只要燕王能够罢兵返回封国,仍然是我大晋的栋梁,天子可以既往不咎,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你抖什么?本王还没闲到杀你一个内宦。在本王眼中你们也算是可怜人,是不是京师出身士族的大官说了本王什么?”看着瑟瑟发抖的内宦,司马季撇撇嘴,不屑之色溢于言表,“一己私欲就把长沙王卖了,幸亏本王身边这种人都远远的,收拾他们真是一点错没有。”

    “燕王宽宏大量,奴婢拜谢。”这名内宦一听到司马季没有斩了他的意思,赶紧跪下道,“燕王,现在皇太弟和范阳王足有大军四十多万,燕王何不后退一步,不失王侯的体面。”

    司马季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站起来带着探寻之色绕着这个内宦转了一圈,开口道,“你在宫中的地位不高吧?不然怎么会问出这种话?解甲归田,等着一群士族在他们两个面前转悠,说本王的坏话,到时候反攻倒算?回去告诉皇太弟,还有范阳王两人,本王没蠢到这种程度,不要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说句最到家的话,赢了吃肉、输了跑路,怂了吃屎,还是战场上见吧。”( 大晋太宰   移动版阅读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