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非人

    “老四今天还去伊藤太君那里?”“溜白菜叶”中的那个“白”问道。

    “是啊!”叶三喜回答。

    “伊藤太君很器重你嘛!哪一天老四你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咱哥仨儿!”那个“白”用一种艳羡的口吻说道。

    “小弟哪有那命,日本人,不,太君们很多时候都是过河——嗐!不说了。”叶三喜很谦虚的说道。

    “嘿嘿。”这时那“溜白菜叶”中的“溜”便笑了,“伊藤太君那可是特攻队的长官。

    这个特攻队啊,那和别的皇军可是不大一样的,老四你要多和伊藤太君亲近亲近,嘿嘿。”

    叶三喜有些诧异的看了这个“溜”一眼,以他细腻的心思感觉“溜”那绝对是话中有话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那个“溜”已经说道:“好了,咱们今天还有别的事呢,可别耽误了咱们老四升官发财!”

    说完这个,于是“溜”、“白”、“菜”走了,就只剩下“叶”边往警察厅走边琢磨。

    可是他琢磨了半天却也没有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是的,伊藤敏的特攻队那就是和别的日军不大一样的。

    想当初武更小队那就是在这支特攻队手底下吃的亏。

    如果不是这支特攻队的用的计策武更小队纵有很大的损失但也绝不至于损失如此惨重。

    弄得武更小队名号没有扬起来呢却是直接就被人家打没了。

    然后,主动投降的他便指认出了赵一荻从而成为了伪军中的一员。

    而至这以后,他也没有见过赵一荻,不过他听说赵一荻是被伊藤敏给要去了。

    伊藤敏是军人,他只对雷鸣小队对作战感兴趣,所以在这回日军处决中共哈尔滨特委的人中,叶三喜也没有在人群中发现那个赵一荻。

    不过,叶三喜倒是有一回进入到这哈尔滨警察厅的时候,听到了三楼有一个女人呼喊怒骂的声音。

    那女人喊的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叶三喜便猜那个女人肯定就是赵一荻,那应当是伊藤敏他们在给赵一荻用刑吧!

    二十分钟后,叶三喜站在了伊藤敏的面前。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叶三喜已以熟悉了伊藤敏的作派。

    伊藤敏从来都是一副中国人的打扮,和他说话也从来都用中文。

    如果叶三喜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伊藤敏是个日本人的话,他绝对会被伊藤敏骗过去的。

    叶三喜还知道,伊藤敏的思维方式很中国,他熟悉中国人所玩的一切套路,甚至这个伊藤敏还专门研究过雷鸣小队的打法。

    所以对于这样的以后肯定是自己主子的人,叶三喜从来都是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的。

    此时伊藤敏的身前站了三个穿军装的日本军人。

    叶三喜猜测为什么这几个日军非得要穿军装,估计那是让守卫在这里的日伪军辨别身份用的。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认识这个故作神秘总穿中国人衣服的伊藤敏的,他经常在哈尔滨日伪机关出入总是需要表明身份的。

    这三名日军中有两名叶三喜已经认识了,那两个人就象中国神话里的哼哈二将一般总是守在伊藤敏的身边。

    通过侧面了解,叶三喜甚至还知道了这两个家伙一个是忍者,一个是武士。

    所谓忍者的任务主要就是隐匿、追踪、侦察之类的,而武士的主要任务那自然就是白刃战或者说是短兵相接。

    在伊藤敏的命令下,那名武士甚至曾经当着他的面由上至下劈开了一根燃烧的蜡烛。

    至于说那一刀把燃烧着的蜡芯给劈成两股依旧在燃烧的一半,那倒没有那么神奇,但饶是如此,叶三喜也承认这个家伙的刀很快,下手也很快!

    伊藤敏甚至还问他,如果自己的这名手下和雷鸣动手的话哪个会赢。

    叶三喜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当然皇军会赢!

    可是他心里想的却是,我哪特么知道你们谁会赢,你就是再厉害,那雷鸣就是省油的灯吗?

    说实话,叶三喜很佩服雷鸣的。

    他佩服雷鸣的本事、头脑和不畏生死的勇气。

    只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叛徒,他只是觉得雷鸣能做的事情自己做不来罢了。

    叶三喜就是这样的性格,对他有用的人他从来都会揣摩着对方的心意去说的,否则,为什么在原来的武更小队里武更最喜欢他呢?

    “好了,开始吧!你来讲述一下雷鸣的相貌。”伊藤敏看着貌似老实的叶三喜站到自己的面前后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话。

    于是,叶三喜就开始了对雷鸣相貌的描述。

    雷鸣的眼睛鼻子嘴脸脖子、等等、等等,只要是相关雷鸣长相的信息,叶三喜都尽自己的本事描述了出来。

    这时他所不认识的那第三名日军就起作用了,他竟然在一个架子上放了张大白纸,开始用铅笔根据叶三喜的描述作起画来!

    怪不得自己瞅这个这家伙眼生呢,原来是一个画家,叶三喜便想。

    时下当然有照相机,可是毫无疑问的是,雷鸣绝没有照过相。

    为了掌握雷鸣的第一手资料,伊藤敏那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根据旁人的描述作画那自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那个穿军装的日本画家要不断的根据叶三喜的鉴定来修改那画上的雷鸣。

    很快,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一个身背双盒子炮的抗日战士兵形象已经跃然纸上。

    在叶三喜看来,这张画与真正的雷鸣相比,怎么也得有六七分象了。

    看来,日本人是真的厉害,他们连画画都特么这么的厉害!叶三喜又想。

    “你中午就在这里吃吧,下午一定要把这张人像画完。”伊藤敏对叶三喜下达了命令,而叶三喜当然也只能应当说“是”。

    叶三喜还是很好奇日军的午饭吃什么的,伪军的饭他已经吃过了,那自然是比抗日武装好的多。

    只是就在叶三喜以为伊藤敏会派手下带着自己去日军食堂吃饭的时候,伊藤敏却是站了起来转身了。

    伊藤敏的身后是一个被布帘挡着的柜子,至于那柜子里装的是什么由于伊藤敏身体的遮挡叶三喜就没有看到。

    等到伊藤敏回身之时他的手中却是已端了一盘肉出来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必须全部吃掉,这是任务!”伊藤敏意味深长的说,然后挥了一下手却是带着自己那三名手下出去了。

    狗日的小鬼子,不,狗日的日本人,这还用你说吗?那肉总比菜香!叶三喜在心里吐槽道。

    那盘子上已是有一双筷子正在插在一块肉上,叶三喜还真不知道日本人吃饭竟然也用筷子。

    不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便摸起那筷子来。

    他是聪明人,他才不信伊藤敏会在这肉中下毒呢,日本人要是想让他死说一百种方法没有那九十九种总是有的。

    对于象自己这样的小杂鱼日本人没必要跟自己玩那弯弯绕绕!

    只叶三喜夹起了一块肉放到嘴里,也只是嚼了一口,他却是吃出了一种烤肉的味道来。

    可是,这也就罢了,问题是这肉除了是烧烤出来的,可又是什么味呢,这又是什么肉做的呢?

    虽然说叶三喜原来在抗日队伍的时候那吃的很是艰苦,但并不代表他吃过的肉少。

    猪、马、牛、羊、狍子、飞龙、熊、狼、兔子、野鸡、山狸子,等等,等等,要说叶三喜没吃过的肉也只是那少数的几种罢了,比如东北虎,比如天上的老鹰。

    可是这肉味不对啊,叶三喜又仔细品咂了一下那肉的味道,到底是确认了,这肉,自己绝对没有吃过!

    而这时,他就想起了伊藤敏走开时那句意味深长的“必须全部吃掉,这是任务!”

    他忽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

    于是,他把目光向那个有着布帘子的柜子看去。

    可是谁的眼睛也不可能看穿那布帘子,叶三喜就有了一种去拉开那帘子的冲动了。

    只是,这日本人的柜子自己可以随便翻吗?他不由得犹豫了一下。

    但是,当他再次把目光看到那盘子堆得满尖的肉时终是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战胜了他对日本人的恐惧。

    于是,他飞快的撤到门边倾听了一下走廊里的动静。

    那走廊里隐隐日军大头皮鞋踩踏楼梯的声音,那是别的日军也去用餐了。

    叶三喜一咬牙,飞快的向着那个柜子冲去,他伸手一拉那个布帘子然后就愣住了。

    可是,紧接着他却是“哇”的一声把自己刚刚吃过的那块肉吐了出来!

    只因为,他看到那柜子的布帘子后面摆了三颗已是露出骨头的人头!

    那人头上还有着烟火熏烤的痕迹,可是,那上面的肉却已经不见了。

    那已是近似于骷髅头了,六个黑洞洞的眼眶正空洞的看着他,就象仿佛在问他,你当叛徒也就当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吃我?!

    ……

    而此时就在哈尔滨警察厅斜对过的一个民房里,雷鸣小队的几名队员却是在窗户纸上捅出来的小洞里一直在监视着。

    他们的眼睛都盯住了那座三层的楼房,已是晌午,可是他们真的没有发现叶三喜从那座楼里走出来。

    雷鸣此时并没有观察那座楼房,他正在看一张摊在桌子上的大纸。

    那纸上画的却是对面警察厅各层房间的位置图。

    虽然哈尔滨已经被日军占了好几年了,可是这座楼房却是在那个张少帅没有从东三省撤走时就建的。

    最早这座楼房那是打算建成一个图书馆的。

    只是,谁曾想到,现在这里却成为了一个屠杀抗日志士的场所。

    既然这座楼房是早建的,那么肖铁匠就能找到知道这座楼房内部情况的工人,谁叫他们是产业工人呢?( 抗联薪火传   移动版阅读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