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颜公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

    庙外的众捕快,吃了晚饭后,各自寻了一块空地,仰头一卧,就成了床。

    都是刀口上混饭吃的糙汉子,也没那么讲究。

    天当被,地当床,也是人生一件快事。

    恰是仲夏时分,庙外却感觉不到一丝炎热。

    山风阵阵,很是解暑。

    几道风儿往身上一卷,很快就有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哈欠出来。

    那哈欠像是能传染一样,很快,困意就向人群中袭来。

    猎户在庙外又添了一些柴后,也在庙门口的一块青石上躺了下来。

    不一会就传出一阵鼾声。

    曹军却是盯着那柴火久久无能入眠。

    他知这堆柴火不是用来御寒的,而是为了威慑林中的野兽。

    只是这后山紧靠县城,有捕食的大型猛兽存在吗?

    之前却望了向猎户打听清楚。

    此时身处孤山破庙,曹军脑中念头纷纷扰扰乱成一团,只是盯着那火堆沉默不语。

    不一会,又是一阵山风顺着庙门口窜了进来,在曹军身上一裹,他也有了困意。

    很快,曹军也坚持不住,躺在被褥上沉沉睡去。

    夜深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

    曹军突然听见一些不寻常的动静,冷不丁翻身爬了起来。

    庙外星光阵阵人影绰绰,似乎是两伙人在交谈。

    曹军心头一颤,这大半夜的,荒山野岭,除了他们外,哪来的人?

    一股疑惑从心头生了起来。

    曹军一把捏住铁枪,枪壮人胆,打算出去看个究竟。

    在经过庙门口青石处时,猎户还在睡觉,鼾声四起,曹军瞧了他一眼,用脚踢了踢他下半身。

    后者只是磨了磨牙,继续酣睡如初。

    “喂……醒醒。”

    曹军又踢了一脚。

    奇怪的是,猎户依旧酣睡如初。

    就算是睡觉时,他手上仍然捏着一把短刀,那刀口上污黑一片,也不知裹了什么东西。

    曹军越看越不对劲,全身上下冒出一股冷意。

    他一把跳上青石,对着庙外众人喊道:“大家速速起来,有些不对劲!”

    哪知声音喊出去后,原本朦朦胧胧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两伙人顿时出现在曹军视线中。

    休息在外的众捕快,此时都爬了起来,正在几名猎户的带领下,向庙后面的山沟走去。

    曹军一看之下,更加疑惑了。

    他对着刘捕头喊道:“三更半夜的,你们这是要干啥?”

    那刘捕头却满不在乎的扬了扬手上的刀,大声叫嚷道:“大师,这几人催促说林中野兽横行,若是去晚了,那尸体早被啃噬干净,让我等连夜赶过去收尸。”

    曹军的视线终于移到了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伙人身上。

    却是一伙猎户。

    约有五六人,操着当地方言,正和刘捕头几人在交涉。

    他原本就在怀疑,半夜三更从哪冒出来的一伙人?

    此刻一看之下,心中犹如一道响雷划过,好似想到了什么。

    不行,千万不能让这些捕快跟着他们走。

    这新冒出来的几人,虽是山中猎户打扮,却来历不明。

    谁知是人是鬼。

    稳妥起见,曹军连忙制止他们道:“此刻夜已深,不宜轻举妄动,有什么事等天明再说。”

    “大师,等到天明,就来不及了。”

    曹军一时间又想反对,又觉得极不对劲。

    两伙人争论了一会,最后在那突然冒出来的猎户带领下,快速的向庙后的山沟走去。

    曹军眼见制止不了,连忙从青石下跳了下来,跟着这伙人一直追到了庙后边的山沟前。

    前面的人走得极快,已渐渐消失在山沟中。

    曹军更急了。

    他将长袍的下摆系到腰间,正要拔腿便追,冷不丁那山沟中,突然走出一老者。

    那老者衣冠得体,行走之间双手背在身后,隐隐间像是一个读书人。

    三两步就到了曹军身前。

    他面色和蔼的向曹军笑了笑,道:“小和尚,这山中有妖邪作祟,夜间最好不要外出,快回去吧。”

    曹军见这老者一身读书人装扮,下颚上三缕短须,赤眉善目,看了就让人生出一股好感,潜意识中就觉得这老人说的有道理。

    可前面的伙伴又不能放弃。

    一时间颇有些进退两难。

    那老者却不再理会曹军,径直向曹军的后方走去。

    当两者交叉而过时,老者突然叹了一口气,出手拍了拍曹军肩膀,“老夫清河县颜公,半日前与你见过,不忍后生晚辈落难,听我一句劝,快回去吧!”

    曹军顿时如同雷击一般,定在原地,嘴中不断的喃喃自语,“颜公颜公,这名字为何这般熟悉咧?”

    如此这般,念了几遍后,眼前的一切如同一张被人捅破的画卷一般。

    山沟不见了;

    老人也不见了;

    等到曹军睁开眼,却发现仍在破庙中。

    庙外的火堆早熄了。

    借着庙外传进来的皎洁月光,依稀看到一只似猫非猫,身材细长,双眼明亮的动物趴在佛像上,正一声不响的盯着曹军。

    曹军身上瞬间出了一阵白毛汗。

    “是什么东西?”

    他伸手一挥,手中铁枪刺出,叮咚一声!在佛像上留下了一层深深的痕迹。

    却没有刺中那东西,

    那东西十分灵活,受了惊吓后,一把从佛像上跳了下来,三两下窜到地面,很快出了破庙,不见了踪影。

    曹军扶着佛像站了起来。

    只觉得头昏脑胀,像没有睡醒一般,一边向外走,一边打着哈欠。

    “不对劲!”

    “这庙中有鬼!”

    人虽醒了,可刚才梦中的一切,仍栩栩如生的在眼前不断倒映。

    “颜公…颜公,为何如此熟悉呢?”

    曹军三两下冲到庙门口,猎户仍在青石上卧着,只是奇怪的却没了鼾声。

    而零散的睡在庙外的众捕快,却一个不见,仿佛集体消失了一般。

    “醒一醒!”

    曹军一脚踢在猎户身上,对方呻吟了半天,这才晃悠的爬了起来。

    “大师,你为何还不睡?”

    那猎户不停的揉着眉心,对曹军还算恭敬。

    曹军突然贴了上去,在对方耳边轻声说道:“这庙中有鬼!”

    “什么?”

    猎户被吓了一大跳,之前的睡意很快消失了。

    曹军举着铁枪向外一指,“你看,捕快都不见了。”

    猎户顺着曹军指的方向望去,果真,之前挤在火堆旁的捕快一个不见。

    现在可是在后山的破庙中,荒山野岭,人都去了哪里?

    “大师,现在……怎么办?”

    这猎户粗粗一想,整个人便如同被浸泡在冷水中,彻底的清醒过来。

    他语调颤抖的询问曹军,指望后者拿出一个主意来。

    后者将手中铁枪一挥,斩钉截铁的说道:“先将火堆重新升起来,一切等天明再说。”

    那猎户原本还惶惶不可终日,此刻见曹军如此镇定,又想到了外间传闻的,这和尚孤身一人,背着刘青的遗骸行了几百里,安然无恙的带回清河县。

    定是有本领的人。

    只要跟在他身边,天塌了自然由个高的去顶。

    如此一想后,也很快镇定下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