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科幻小说>书页>目录> 第150章 有妖作乱

第150章 有妖作乱

    接下来两天,后院阁楼中安静了不少。

    而刘家则为刘青葬礼一事出现了争执。

    根据惯例,作为长孙理所当然要被葬于祖坟中。

    但刘青死前惹上了狐狸精,极大的败坏了刘家声誉,成了整个清河县茶余饭后的谈资。

    在其他人眼中,这叫丧风败俗。

    搞不好会被剥夺葬于祖坟的待遇。

    而横穿几百里,将刘青骨灰带回清河县的曹军,也被刘家咨询过意见。

    他虽坚持将刘青葬于后院阁楼旁,以刘青遗愿为重,也能顺便完成任务,但却不想在此时重提这样的要求。

    对于这个时代的很多人来说,死后葬于祖坟,乃是一种荣耀。

    只有罪大恶极,败坏家族清誉之人,才会被剥夺此权利。

    面对这等难题,曹军一时间只得沉默不语。

    如今他的身份是游历和尚。

    佛家也有言:沉默是金。

    一时间,事情陷入僵持阶段。

    没想到一起突如其来的命案,却打破了这场僵局。

    刘府管家突然带了一名浑身血迹的年轻猎户前来寻他。

    才一见面,那猎户就跪倒在他身前,脸上挂满了惶恐之色,仿佛天要塌了。

    “大师,不好了,那狐狸精来报复我们刘家了。”

    曹军心中也是一惊。

    按照他先前望气术观察,这狐狸精所过之处,绿气环绕,按理说并不是嗜杀之人。

    莫非断腿后因此记恨上了刘家,伺机报复?

    也有这种可能。

    曹军一时间摸着下巴,不断摩挲,倒有些拿不准了。

    那猎户见曹军一身短发长袍,腰间还挂着一个酒葫芦,很有一副游历高人的派头,顿时不疑有他,陆陆续续如竹筒倒豆子般,将整个事件说了出来。

    原来这猎户是刘家佃农。

    像他这样的佃农也有不少,忙时以耕田为主,闲时则上山打猎补贴家用。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清河县依山畔水,水是‘清河’,山则是‘后山’。

    一山一水间,让这里的农民生活还算过得去。

    就在曹军将刘青骨灰带回刘家时,这猎户如往日一般,与同村几名同行约好了进山打猎,不曾想,这一去,却出了事。

    同行五六人,一夜之间,竟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自己布置的陷阱下面,只剩他一人逃过一劫。

    五六条性命啊,这在清河县也算是大事。

    何况,这丧命的五六人,都是刘家的佃农。

    因为先前替刘青送还骨灰一事,曹军也算是沾了名人刘青的光,刘家的佃户都知道刘家来了一位和尚,法力高深,宝相庄严。

    猎户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曹军马上意识到其中的疑惑之处。

    “等等,你说那几名猎户,皆死在了自己所布置的陷阱之中?”

    “是啊,大师,此等荒缪之事,我却是从未遇到,定是那精怪作乱,还请大师出手,为清河县斩妖除魔!”

    带猎户过来的刘府管家,也在一边满脸慎重,“大师,那猎户平日里设下陷阱,是为了诱捕猎物,怎会将自己给害了?此事着实蹊跷。”

    废话,是人都看得出蹊跷来,还用你说?

    曹军默不作声的白了白这管家。

    平日里轻易不来这后院,遇到麻烦才过来找自己,实在不当人子。

    如今给自己摊上这一处大麻烦,若是处理不好,这大师的光环,恐怕也戴不了两天了。

    曹军心中虽懊恼,表面上仍装作淡定如常的样子。

    他在后院中来回度着步子,越想心里越没底气。

    他的实力,实数一桶水不响,半桶水晃荡。

    在常人中也算是一方高手,可若是遇上了妖怪,怕也只是沦为食物玩具之类,与常人没什么区别。

    都是一个肩膀抗一个脑袋,别人死得,他就死不得?

    如今……有些骑虎难下。

    他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太上炼气篇,打算在这清河县暂且落脚,猥琐发育一波再说,如今连望气之术都未练成,怎么就成了法力高深斩妖除魔的大师?

    怕是妖没斩到,反而将自己给赔进去了。

    必须借助外力。

    嗯……这个锅有点大,一个人扛不起。

    曹军三两下拿定了主意,装作很是为难的出言试探道:“可有报官?”

    “这…”

    刘府管家之前已请示过当家老祖母,此事传出去影响不好,肯定是先关着门自己处理。

    若刘家压不住,在考虑报官。

    现在的刘家,还在风口浪尖上飘着咧,实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今曹军询问,管家只得含糊的给了个答复,“老妇人吩咐了,先请大师给拿个主意,若是仍不能定下来,再去报官。”

    曹军眼珠子转了转,瞬间明白了刘家的打算。

    感情对方真把他当世外高人了。

    若真是妖魔作乱,他一个人也扛不住这口大锅啊!

    曹军顿时双手一摊,有意推脱道:“此事极不寻常,若处理不好,不仅是刘家的祸事,也会成为清河县的祸事,还请速速报官,在做计较。”

    “好吧!”

    被曹军如此一吓后,刘府管家也觉得还是慎重点好,毕竟是几条人命。

    那猎户又被管家带走了,等到了下午,刘家果然来了几名捕快,领头一人个头与曹军相仿,腰胯大刀,头戴毡帽,样貌威武,看着就有些不凡。

    那管家将几人带到后院寻到曹军,为双方介绍道:“大师,这是县衙的刘捕头,负责探查猎户丧命一案,只是……刘捕头不擅长对付妖物,关键之处,还请大师做主。”

    曹军见对方把自己当成了唯一的指望,心中顿时一阵亚历山大。

    愈发不想沾惹上这麻烦了。

    如今刘青一事还未了结,他还在刘家白吃白住,若一味推脱,也未免与之前的高人形象不符。

    人都来了,看看再说吧!

    曹军犹豫了半响,见几人都盯着自己,顿时老脸一红,拱了拱手道:“此番却是有劳刘捕头了。”

    哪知那刘捕头别看相貌长得威武,却有一颗玲珑心,是个极其油滑之辈。

    他见曹军欲将重担推给自己,马上将手一摊,又悄无声息的反推了回来。

    “大师这是说哪里话,我等凡夫俗子,若真有妖物作乱,哪是其对手,此番还请大师挑大梁,我等也只能在一边敲敲边鼓,助助威势。”

    曹军见对方不上套,顿时脸色一沉,就想找借口撂担子。

    那刘府管家倒颇有眼色,眼见双方要谈崩,顿时一挥手,让站在后面的下人,端了一个木盘过来。

    几人之前也在木盘上扫过几眼。

    因木盘被一张红布盖住,也不知是何物。

    此时管家当着双方的面,一把掀开红布,顿时一团银光灼瞎了几人的眼。

    只见木盘上整整齐齐的摆着几行银元宝。

    一个银元宝就是5两银子。

    整个木盘上,怕是不下有50两银子。

    曹军如今对金银之物不甚在意,很快便从这银光中清醒过来。

    他瞥了瞥那刘捕头和随他而来的几个捕快,见几人口鼻涨得老开,哈喇子恨不得流到了地上,眼中的贪婪再也隐藏不住。

    刘府管家似乎很满意这几人的反应,顿时搓了搓手道:“这是老妇人的意思,若将此事办妥,这些银两就是大师和刘捕头的,务必不能影响到刘府的声誉。”

    “晓得晓得……”

    曹军还未吱声,那刘捕头就抽着手接过了木盘。

    冷不丁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却是曹军在提醒他,那木盘中也有他的一份,可不要独吞了。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曹军既然想在清河县猥琐发育一波,总需要些生活物质,每日吃的喝的住的哪样都离不开钱。

    这刘府虽好,也不能久住。

    迟早要另寻他处。

    这银子,来的也巧。

    其实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对方诚意很足。

    曹军却不似刘捕头那伙人一般,举手投足之间,高人风范又展露了出来。

    “无功不受禄,如今事未成,却不敢领赏银,还请刘管家先收起来,等我们办完了事,在领不迟。”

    于是,那一盘银元宝,在众人面前兜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刘府管家的手中。

    他见效果已经达到了,便留了些空间出来,给曹军和刘捕头一众人等商议拿妖之事。

    刘管家告辞后,曹军同刘捕头之间自然也谈不上客气。

    他直接了当的问道:“你们打算如何办案?”

    几名捕快互相看了一眼,总算从那银元宝的美好愿景中回过神来,齐齐拿眼神看向刘捕头。

    后者脸上的老油条姿态不见了,又恢复了之前的满腔正气,他双手抱了抱拳,向上一举道:“人命关天,自然要去案发现场看一看,若能发现什么线索,那就最好了,若不能,也好收了尸骸,向刘府交差领钱……咳咳,我是说让死者入土为安,大师可明白?”

    “自然明白……”

    曹军神色玩味的看了看对方。

    既然双方心中都很敞亮,恰好想到一块去了,那最好不过。

    现在双方都不愿意冒遭遇妖物的风险,皆揣着打一枪便走的念头,也算是不谋而合。

    若是这样的话,陪他们走一趟也无妨。

    于是双方约好了时间,先去刘府用饭,完了后准备妥当,在先前那猎户的带领下,杀向了后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