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武侠修真>书页>目录> 第二十章 至尊之心

第二十章 至尊之心

    如果说当年第一次进入刀冢时,江寒心中还对天族至尊传承无比渴望,无比期待。

    那么。

    当经历如此之多,见过诸天万宇种种隐秘。

    又体悟红尘且凝聚完美道果后,江寒对这一道天族至尊传承已没有那么高的期待,变得颇为淡然。

    尤其得到洪族领袖留下的那一道时空道意传承,江寒就真正醒悟了。

    完美帝路。

    只能自己去开辟,其他的任何传承都只能借鉴一二,甚至可能连借鉴都提供不了。

    毕竟。

    江寒本身已堪称至强者之下最最巅峰的存在之一!

    这一次。

    江寒付出如此大代价,最渴望感受到的,是一位至尊的一生,感觉他那无敌之心。

    每位至尊。

    都是从无尽生灵中走出了至高存在,近乎永恒不灭全知全能。

    他们的名号。

    被无数生灵传颂,被诸多世界吟唱,傲视万古天宇,浩瀚无边的混沌虚空,都没有任何自然危险能够抹杀他们。

    他们的一生,若用文字记载,都是难以想象的神话传说。

    开辟帝路,掌控属于自己的道,并在这条路上走到极深处处,最重要的便是他们都有着一颗无敌的心。

    不是心中坚信自己无敌。

    而是无敌之念化为道心,铸就永世难磨的道意,威压一世,万宇称尊,什么阻碍都挡不住他们的前路。

    如此,方为至尊。

    这种无敌之心,江寒曾在天帝雕像、东帝石钟中隐隐感受到,洪族领袖留下的那一丝道意中亦有丝丝味道。

    但是。

    无论是他们的传承还是兵器,终究只是承载表象。

    唯有天族至尊。

    他留下的,是真正的身躯、真魂、神念,能令江寒完全相融,一窥真谛。

    ……

    刀冢本源不断幅散,得到天大好处的它,正在白衣男子和青衣男子的引导下,不断修复着自己残缺的种种。

    唯独被天寒刀笼罩的虚无之地。

    天寒刀及江寒共同散发出的浩大波动,隐隐释放的那一丝无上锋芒,令刀冢本源本能畏惧。

    不愿靠近。

    甚至都不敢修复那一片破碎的时空。

    终于。

    整个刀冢渐渐稳定下来,逐渐恢复了原貌,只有青衣男子和白衣男子才能真正感受到刀冢本源得到的好处。

    “江寒还没清醒过来。”青衣男子指着远处。

    虚无之地中。

    江寒仍站在原地,双眼紧闭,无数波动起此彼伏,时而浩大恢宏,时而神秘诡异,更有锋芒盖世。

    不过。

    他身上的无数伤害,原本被至高之秘镇压,此刻也在慢慢消融,气息愈发高深悠远。

    “他违背至高意志,虽受到重创,但也得到了大好处,如今肯定进入了深层次参悟中。”白衣男子轻声道:“而且,有那一柄至强帝兵守护,我们也无法近身。”

    青衣男子不由点头,看了眼天寒刀。

    至强帝兵!

    他们也曾见过,那是洪族领袖手中的剑。

    只是他们也只见过一次,那一次后,领袖离去再未归来,没有想到漫长岁月过后。

    他们竟能再见一件至强帝兵,其主亦称得上是领袖传人。

    白衣男子和青衣男子都静静等候着。

    ……

    时间流逝。

    江寒站在原地,不断感触着天族至尊记忆道痕中蕴含的种种,看到了天族至尊的一生。

    那是一段史诗。

    于微末中诞生,经历诸多劫难,逆大劫崛起,奏响一曲逆天征战路,万界共尊,终于打破桎梏踏入至尊之境。

    至尊虽强。

    亦有大敌,他一直在征战,一直在杀伐,名传诸宇,亦令混沌虚空无数生灵闻之色变。

    在那片恢宏古老的混沌万宇中,在那个神威无尽的族群中,他都逐渐被公认为仅次于天尊的伟大主宰者之一。

    但时光无情。

    漫长岁月中,他的亲友逐渐离去,甚至一位位跟随他的大能者都逐渐坐化死去。

    他想抓住,想留下。

    却不能。

    只有他和同族的至尊,还在长生,他的道虽未曾真正永恒,亦无比接近,时光几乎难以在他的身躯神魂中留下痕迹。

    真正的近乎永恒!

    漫长时光。

    他得到了一道消息,亦知晓了一次机会。

    一次。

    有望更进一步,踏入真正的永恒之境,乃至复活曾经逝去的爱人亲友,接回消湮于时光中的征战者。

    他远离熟悉的故土,踏上了征途。

    “至尊之战。”

    江寒喃喃自语,观摩这位至尊的路,同时印证自身,渴望驱散迷雾,照亮自己的前路。

    终于,江寒的意念和天族至尊的记忆合一。

    看到了这位天族至尊经历的最后一战,更恍若化身天族至尊,去亲历那传说中的一战。

    一幅残缺的画面。

    那是一位巍峨不知多少亿里的巨人,等候在时空通道尽头。

    他手持一柄巨斧,巨斧横空,直接斩出了最为璀璨的斧光,照亮了无边界海,劈碎了天族亿万生灵,震撼万古时空星河。

    更为瞩目的。

    是站在巍峨巨人身后的一位青袍男子。

    他手持三尺青锋,横移一步,星宇塌陷,挥手一剑,时空逆乱强大的不可思议。

    至尊之战!

    这是真正的至尊之战。

    这位天族至尊要踏足的界海,竟有两位至尊联手等候他,和他在界海之间,展开了旷古绝今的可怕征战。

    手持战刀的天族至尊。

    丝毫不惧,他身为至尊,有无敌之心,更有无敌之念,一生遭遇无数劫难征战,何时怕过?

    即使一敌二。

    亦要一战。

    只是。

    他所遇的两位至尊都强大的可怕。

    尤其那掌控时空的青袍人,更是一剑封印界海星宇,隔绝了他和族内天尊的联系,得不到任何支援,处于绝对劣势。

    但是。

    神念和天族至尊记忆合一的江寒,能够清晰感应到,即使到了逐渐败亡的边缘。

    天族至尊不曾后悔征战而来,亦不惧怕强大无敌的对手,在他的心中,纵然流尽最后一滴血。

    亦不可言败!

    或是千年。

    或是刹那。

    这位天族至尊终究是输了,被那巨斧斩灭了体内宇宙,更被斩碎了神念。

    但是,即使身躯残破神念粉碎,他亦不倒下,他的战刀亮起,不可磨灭,催动残躯残魂再度一战。

    其身虽死,其魂不灭。

    这般恐怖战意,这种无敌信念,令和天族至尊记忆融合的江寒大受触动,隐有所悟。

    最终。

    这位天族至尊的至尊兵器被磨灭,残躯鲜血流尽,神魂气息都彻底葬灭,方才停止攻伐。

    在天族至尊神魂最后刹那的记忆中。

    江寒可见,这位天族至尊的脑海中,似是回忆起了往昔的一幕,大雪飘飞的高山中。

    夜幕下。

    那少女站在风雪中,微笑望着他踏上了前往仙国的飞舟。

    至此。

    两人别离。

    尔后动乱起,待至尊再度归来,已是千百万,青山不在,佳人无踪,他有通天之力,却无逆转时光之能。

    至尊自问。

    这一生,对得起所有人,唯独对不起她。

    只是。

    一切消散,尽付时光。

    他是世间最后一个记得她的人,待他逝去,往昔一切终化虚无,无影无踪。

    ……

    “嗡~”

    一股无形波动幅散刀冢本源之地。

    足足一年的时间。

    江寒终于睁开了眼。

    他的眼角,隐隐出现了一丝泪痕。

    “不愧是至尊的记忆,我仅仅和其相融,就几乎令我无法自拔沉沦其中。”江寒喃喃自语,直接擦去了眼角泪痕。

    “管你背负多少。”

    “犯我界海,就该死。”江寒眼神冰冷:“洪族领袖和圣灵盘古,方为吾辈追求!”( 寒天帝  http://www.feiku.org 移动版阅读m.feiku.org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