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武侠修真>书页>目录> 第三十一章 痴儿女

第三十一章 痴儿女

    唐志一身的黑色麻衣,早已被肌肤上渗出的鲜血染成暗红色,其浑身浴血的模样骇人至极。

    五短身材的汉子犹如一座熔岩火炉,四处飘飞的雪花尚未靠近就被消融,就连冰雪化作的水汽都被蒸发得一干而尽。

    唐志周身尽是水汽蒸发后的白茫茫雾气。

    方圆百里的阳气和罡气尽数被他吸入胸中,导致整个方圆百里的地界气温骤降,体内火龙身躯本就庞大,如今更是气势惊人。

    体内火龙释放出的滚滚热流,刹那间走遍全身窍穴经脉,如洪水猛兽迅猛奔腾,竟然使得汉子经脉窍穴都出现了细微的破裂痕迹。

    下一刻,汉子身体周围的罡风剧烈燃烧,火焰中带着丝丝缕缕难以察觉的金色游丝。

    武帝城城墙之上,须发皆白的老人微微眯眼,火红的双拳被罡风吹拂,发出了烈火烧柴的“噼啪”声响。

    城内成为有数百人同时对着周围人群出声大喊道:“快退!”

    人群立马如潮水迅猛退开。

    人人都想要远离城墙之上的两人。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此理普通老百姓也许不知,可练气士和纯粹武夫怎会不懂?

    唐志猛然踏出八步拳桩最后一步。

    第八步。

    汉子气势再度高涨,俨然已是武道九境第三楼。

    高大老人蓦然摆出一个古老拳架,气势古朴苍凉。

    他打算硬撼眼前这个汉子从武道二楼“归真”,临阵突破,跻身武道三楼“神到”的舍命一拳。

    与此同时,整个武帝城被钦天监练气祭出了护城阵法,防止打斗过程中溢出杀力极重的气机。

    “拳到神到!”

    唐志大喝一声,身型骤然下沉,一拳劈空而下。

    气势大气磅礴,如日坠西山。

    汉子胸中浊气一口吐尽。

    一拳荡尽平生意。

    武姓老人身前,突然出现了一座袖珍山脉,横挂于空中。

    远在数十万里之外的某地,一条绵延千里的山脉,蓦然凭空消失,竟以一种极为袖珍的模样,出现在了武帝城二人身前。

    轰隆一声。

    随着汉子一拳递出,整座武帝城南面剧烈摇晃起来。

    所有观战之人皆是能够明显感觉到一热流从天而降,压得自己呼吸都有些滞留不畅。

    极远极远的某地,一条绵延千里的山脉骤然间被砸出了一个宽约万丈的巨大山谷,山谷内沙尘四起,水流飞溅,其声响更是如同春雷。

    若是从山谷上方极远处俯瞰,赫然便是一个巨大拳头砸出的深坑。

    距离山脉不远处的某个巨大关口,数十万军士心神紧绷,误以为关外又要发起猛烈的进攻。

    武帝城南面城墙出现了无数条细微裂缝,如不修缮,估计很难经得起今后的风吹雨打。

    汉子的舍命一拳,已然被武帝城护城大阵拦下。

    唐志出拳后,双脚深陷城墙地面,七窍流血,体内经脉尽断,窍穴尽毁,气府阁楼内的火龙真气亦是消散无踪。

    汉子气息已然断绝。

    他面朝南,似远远眺望,嘴角含笑,死而不倒!

    与唐志对敌的武姓老人一拳未出,眼神中有着浓重的惋惜之色。

    好些年没有过酣畅淋漓生死相搏的他,本以为今日能够好好地打上几拳过过瘾,结果竟是这般光景。

    高大老人喟然长叹:“此拳一出,天下再难有高明拳招!”

    此战落幕。

    武姓老人正欲吩咐随从厚葬眼前这个汉子,不料一个儒生模样,看起来不过而立之年的男子缓缓登上城楼。

    武姓老人挥袖示意身旁正要上前的随从退下,并未阻拦。

    儒雅男子面对老人作揖行礼,不卑不亢道:“在下赵希,来此帮朋友收尸。”

    高大老人点点。

    赵希背着唐志正欲离开,老人又开口道:“你朋友是条汉子。”

    赵希脚步微顿,轻声道:“是的。”

    说完之后,赵希背着唐志的尸身,径直回了自家的字画铺子。

    今日,字画铺子早早就关了门,作为唐志唯一朋友的赵希,自然要帮唐志处理后事。

    事情弄好之后,赵希按照和唐志生前的约定,带着汉子的骨灰返乡,然后收下自己那个尚未喝过拜师茶的徒弟。

    唐志曾经告诉儿子唐钱,说要给他找一个老师。

    赵希正合适,也是画画的,还画出了一个陆地神仙!

    第二日,天尚未亮,街道上漆黑一片。

    有一个脸上刻着纵横交错两道刀疤的丑陋女子,提着粪痛走在漆黑寂静的街道上。

    街道上空无一人。

    女子一边走,一边用粗麻袖口擦拭眼泪,手上粪痛晃荡,粪水晃荡至衣衫上全然不知也不顾。

    只是这个面容被毁的丑陋女子并不知道,自己的身旁,一直有一个汉子与他并肩而行。

    汉子已死,却不愿去往黄泉,不愿去走那奈何桥喝孟婆汤。

    他以鬼物魂魄的形态存在于此,忍受着阳间罡风的剧烈侵蚀,如同凡人被柴火不停煅烧。

    武帝城香火鼎盛,供奉着无数神祇。

    聚阳为神,聚阴为鬼,武帝城内阳气罡风更盛,百里之内,阴物鬼魅尚且不敢进入。

    街道上,早已站满了无数面覆甲,身披金色铠甲的神将,左右靠边站列,却没有一位欲意对眼前鬼物出手。

    街道上,一人,一鬼,和无数金甲神人。

    汉子只是陪着女子并肩而行,偶尔瞅瞅她,他想摸摸她的脸,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会折损女子的福寿。

    阴阳相隔,人鬼殊途,自古皆然。

    女子偶有停步,汉子也停下等她。

    她哭泣之时,汉子沉默不言。

    整个街道上,女子一会儿哭泣哽咽,一会儿却又发狂大笑,肆无忌惮,最后她干脆就蹲下身坐在一处台阶上,埋头一直哭泣。

    她并不知道,更是看不见今夜街道上的热闹场景。

    汉子一直都陪着她,直至阳气罡风穿透魂魄。

    魂飞魄散。

    武帝城内一座古殿内,悬挂一块金字匾额,匾额上有三个金漆大字,“一品堂”字字雄壮无匹,犹如巅峰武夫的气势。

    一品堂内,人人皆是大奉王朝豢养的九境武夫。

    武姓老人更是皇室宗亲,辈分极高。

    堂内最上方的交椅上,坐着那位须发皆白的老人,他轻声叹息道:“世间多少痴儿女,爱到深处无怨尤。”( 三尺气概  http://www.feiku.org 移动版阅读m.feiku.org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