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武侠修真>书页>目录> 第一百章:寻常(加)

第一百章:寻常(加)

    醒来之时,已是在正午时分。

    用过午饭,楚升便也就寻来了邢之南,便将教练杨瑾儿几人的任务交给了他。后者虽然几多推辞,但楚升可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处处管教这群小家伙,劝了又劝后者也只得赶鸭子上架去了。

    而楚升则对外宣称是自身钻研武功,但实际则是往峰顶偏僻处去,确认无人之时,才闭目养神,平复心境,脑海中回复想起在郝山居之中所得。

    那一十七部典籍,倒也还勉强作数,楚升便就此从郝山居取出三项法门。

    其一,便是那暗器手法,自是名为:“满天花雨掷金针”。

    这门不过仅仅算得上是一门使劲手法,说来倒也是并非名声远传,但却是《射雕英雄传》中洪七公所创。彼时,为应付欧阳峰、欧阳克叔侄所训练的蛇阵,洪七公从黄蓉缝制衣服的举动联想到可用满天花雨的手法掷针刺蛇,进而创出这套暗器手法,教给了黄蓉。

    因而,这手法也不过是犹如昙花一现,经此一役,便再无显露。

    楚升几番思量选定它,倒是因为这门手法目前极其的适合自己。

    那金蛇锥法其中最为顶尖的一项,也是有名为“漫天花雨”,所求效果便与这“满天花雨掷金针”极其相似。但锥法当中语焉不详,楚升始终不得要领,而后者更巧能带来灵感,更甚还足以让楚升更进一步,上探到蛇锥锥法最顶尖的手法。

    其二,则是那金蛇剑法,这独门武功自是不必细说。剑招诡异多变,凌厉无比,犹如金蛇出击般,正与蛇锥相得益彰。

    楚升名为君子剑,但他却本人并非是个醇厚君子,总有阴翳一面。如此,他便需要另一个身份,这应当是个性子乖离,正邪参半之分,也好让他据此行事。因而,这一身份的各项武功都也应当配齐,以免将来为事之时暴露自身明面上的武功。

    金蛇锥、玄冰蚀掌、旭日阳掌,外有金蛇剑法,则应当是差不离十了。

    若是可以,楚升倒是更想一步到位,直接习来《独孤九剑》,便是大可谁人都不惧了。

    只是毕竟不从所得,也是无奈之举。

    当下,最先习得乃是那名为“满天花雨掷金针”的暗器手法,其上倒也有详细的记载,劲气分布、迸发姿态、明手暗手之法门,都是一一详尽,楚升本就习练金蛇锥时有所基础,习练来也并不生涩。

    值得一提的是,这门手法所发钢针,乃是一手可抓二十余发,纯熟之时左右手齐发,共计五六十发钢针上下,便是群伤敌众,也是极佳。就算是应对一敌,面对半百之数的钢针袭来,恐怕也是不好受。

    当然,钢针数目过多,故而不可破护体罡气,但金蛇锥却是可以,楚升在心中估摸着,便是等到他修炼纯熟,以这番手法运起金蛇锥的“漫天花雨”,恐怕也是足以双手齐出,八锥同进吧。

    另则,便是那醉拳。

    《书剑恩仇录》中,有一人物名为大苦,乃以醉拳同陈家洛“百花错拳”过招,隐隐有不落下风之势。但这倒也不值得细说,之所以选择这门拳法,不过是因为凭作添头罢了。当然,这个中却也藏得其他心思,这个只是却也不便于细说了。

    只是修炼醉拳,楚升遇到的困难却要比前者难上不少,饶是说醉拳并没有“满天花雨掷金针”那般大的威力,但问题却在于这拳形拳意之上。这拳形乃是模仿是醉汉酒后跌跌撞撞,摇摇摆摆之姿,而拳意则实际上是形醉意不醉。

    楚升本就并不好酒,又何从知道醉汉醉酒模样,他依葫芦画瓢做出的动作也是百般古怪,反倒空有架子。而更别提拳意了,想要明悟形醉意不醉的程度,那么最起码要先醉过方知,楚升本就是个约束自我性子的人,这拳意更是丝毫不入其门。

    “这倒是还需要我醉上一场不成?”楚升摇头好笑,倒也并不太过在意,这门拳术的修炼并不急促,时间还很宽裕,因而可以暂且放下。

    如此这番,都不必赘言,只是且到了那修炼金蛇剑法之时,楚升却也总觉得多有不便。照着那剑法秘笈上剑法,先是一招一式练去,进由金光蛇影,转自蛇影万馈等等,每每起伏转折,刺打劈削之间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他收剑盘膝细细想了一阵,脑海之中倒是突然掠出了那郝山居中奉有的一把金灿灿长剑。

    脑海当中的不解登时便有所明悟,这剑法乃是要配合金蛇剑而动,原本那些看上去绝无用处的招式正是全然为金蛇剑所设。那剑尖两叉既可攒刺,亦可勾锁敌人兵刃,倒拖斜戳,皆可伤敌,比寻常长剑增添了不少用法,先前剑法中甚不可解的种种招式,用在特异的金蛇剑上,则会尽成厉害招术。

    “如此看来,也还是有些想当然了啊...”楚升不禁摇头苦笑,这一茬当真是没有想到。

    但毕竟囊中羞涩,楚升也是没有办法,只是以寻常长剑来习练时,却也总觉得有几分怪怪的,他目光便在周遭寻来,找到一根尖端分叉的木棍,权且当作长剑来用。

    直到夕阳将落未落,楚升这才转将回去,远远的倒也还能听到几个小子呵呵哈哈的声音,他便走入练功院堂。然而,那迎面却见到原本嘱托的邢之南都在挥舞长剑习练知命剑法,而如宿容景、杨瑾儿等都更是满满干劲,谁都不敢懈怠。

    就连那最是会偷懒的杨凌,最好耍滑的洪境泽,都老实巴交的一遍遍习练枯燥的武功。

    目光微转,楚升看到叶知命白发苍苍,便是坐在一把放在堂门正中央的椅子上,苍老的目光时不时扫过众人,这数人便更是打起精神,有些耍滑的也不敢有小动作了。

    叶知命名声在外,有此名师宿老管教,便是威信十足,寻常人又哪里有这番境遇。而便是偷奸耍滑的,被叶知命眼光一扫,都是不敢有半点小心思,真的是比楚升起到的效果还要大。

    而另一方面,楚升也是十分乐得看叶知命这般惬意。

    让这位老人安享晚年,也是楚升的愿景。( 第一大掌门  http://www.feiku.org 移动版阅读m.feiku.org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