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身陨

    看着二人这么自信,花妖心里渐渐打起了退堂鼓,他现在是绝对斗不过二人的,但让他放弃叶晨,他也不甘心。

    “跟他费什么话啊师兄?直接杀了他就行了,还为武林除了一个祸害,一举两得啊!”女子见花妖在犹豫,拔出剑来嚷嚷着就要动手。

    “算你们狠,你们给我等着…………”

    花妖见女子准备动手,丢下一句话后便离开了。他考虑再三才确定暂时放弃,叶晨已被他废掉,他们二人带着他走不远,只要自己回村子带人来,叶晨就会重新回到他的手上。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要动手呢!”

    女子见花妖走后,捂着胸口大口的喘息着。他们其实也只是虚张声势,并不想与花妖动手,毕竟花妖成名已久,即使受了伤,若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他们也讨不到一点儿的好处。

    他们这是在赌,赌花妖比他们爱惜自己的命,庆幸的是这次他们赌对了。

    见仇人走了,叶晨虽躺在地上不能动,也对二人连连道谢。

    “师兄,他们为何追他啊!这里到底有什么啊!竟值得修罗殿殿主亲自出马?”女子一脸崇拜的看着男子道。

    “不清楚,但肯定是无比珍贵的宝物,不然这个老狐狸不会亲自出手,还动这么大阵仗来抓一个臭小子。”男子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唉……我问你,他们为什么要追你啊?”

    女子来到叶晨身旁,丝毫不顾及他的伤,踢了一下他的脚。

    随着她的一脚,叶晨的脸突然扭曲起来,虽对女子的举动很反感,但他不敢坑声,因为他还要指望他们带自己离开。

    “我……我不知道,只是我不小心听到他们的谈话,说什么龙鳞什么的,他们就来追我。”叶晨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了过去。

    “真的吗?刚才我们可是看见了,那个妇人是你母亲吧?她会武功,所以你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山民,你若不说实话,我们便把你丢在这里,我想要不了多久,刚刚那个人就会带着人回来,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你知道落在他手里的下场吗?”

    男子显然不信叶晨的话,威胁着他说实话。

    “我说的句句是实话,我们家是经商的,我母亲以前闯荡过江湖,所以会点儿武功,求求你们带我走吧,求求你们了。”

    叶晨猜测他们也在打龙鳞的注意,所以不敢与龙鳞搭上关系,只能继续糊弄着。

    听了叶晨的话,男子沉默了一会儿。他其实压根儿不想带叶晨走,他很清楚,带着一个废人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花妖随时会再回来。

    他只不过是在套叶晨的话罢了,想从叶晨口中得知修罗殿来此所谓何事,同时他也抱着侥幸心理,期盼着叶晨就是修罗殿寻得宝。

    “走吧师妹,花妖随时会回来,我们得赶快离开,不然待会儿就走不了了。”男子沉默可一会儿后突然开口,带着女子消失在了灌丛后面。

    他们的离去对叶晨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但他现在还不能沮丧,花妖还没回来,他该有机会。

    多亏了之前老者对他的严格训练,使他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他现在虽只有一只手能用,但他臂力过人,凭借着这只手,他艰难的在地上匍匐前进。

    爬行了十多米,叶晨发现自己体力流失很快,加上身上的阵阵剧痛,他知道就算给他时间爬,他也爬不了多远。

    看到一个缓坡后叶晨突然有了一个爬更快的办法。他爬到缓坡边上,侧着身子就从上面滚了下去。待看到另一个缓坡后,叶晨又用同样的方法继续向下滚。

    就这样连续滚了几个坡后,叶晨已经离原来的地方很远了。这个办法虽能让他的速度更快,但同时也更伤他的身体,从坡上滚下去的时候他好几次都撞到了树桩和石头,有一次甚至把额头逗磕破了,伤口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又滚了几个坡道后叶晨终于寻到了生的希望。他来到了河边,可以借助河水逃离,这样他们就再也不会追上来了。

    他寻到一根被浪打在岸边的浮木,一点一点的将它推到水中,而后将头搭在了上面,顺着水朝下游漂去。

    他刚离开,花妖便带着另一个堂主来到了之前的地方,四处找寻着他们留下的痕迹。

    最终,花妖找到了叶晨爬行的方向,沿着叶晨留下的痕迹,他们一路追到了河边。

    叶晨的逃脱,他们自然而然的将责任归咎到了那两个人的身上,因为叶晨已经废了,他们不会相信叶晨一个废人能来到这么远的河边。认为是他们带着叶晨顺着水漂走了。

    找不到叶晨够二人极速返回了村子,老者与林震天还在缠斗,双方势均力敌,所以才迟迟没有分出胜负。

    二人身上都带着显而易见的伤势。而且两人的脸色惨白,一看就知道是真气消耗巨大而致。

    虽然二人都已经吃不消了,但打起来依旧还是那么生猛,谁都不肯有丝毫的退让。

    “禀殿主,那小子逃了。”就在二人斗的激烈时,花妖突然道。

    “什么?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还抓不住一个臭小子,本座要你们何用?”

    林震天闻言勃然大怒,叶晨逃了,岂不是说明他这次白来了。

    “殿主息怒,原本我已经拿下了那小子,只是半路突然杀出上官人杰的两个徒弟。属下不敌他们,待到风堂主与我折返时,他们已从水路逃走。”花妖半跪着,恭恭敬敬的禀报着。

    “又是上官人杰……”

    林震天脸上青筋咋起,竟气的突然吐了一口血。老者抓住这个机会,一掌向他打去,他虽做出了防守的动作,但还是迟了一步,被老者一掌给击退了好几丈远。

    “殿主……”

    三人见他被击退,急忙大喊。

    花妖和那个风堂主一下冲了上去,与老者缠斗在一起。

    老者此时也不过是强弩之末,虽与二人交手没落下风,但他很清楚,这样下去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林震天在一旁虎视眈眈,见两个手下冲了上去,他并没有即刻参战,而是在一旁打坐调息,观察着老者的弱点。

    二人与老者交手了二十多招,老者虽占上风,却也是迟迟拿不下二人。

    林震天简单的调息了一会儿后,见老者突然转身背对着自己,他知道机会来了。他快速靠近老者,运转全身的修为一掌打在他的后背。老者本来就快撑不下去了,一掌过后,老者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而他也耗尽了全部的真气,累到在一旁。

    花妖二人见老者倒下,没有再去管他,急忙来到林震天面前扶起了他。

    看着老者躺在地上不断的咳血,林震天终于松了一口气。若不是花妖二人前来,他与老者谁先倒下都未可知。

    “青云兄,你终究还是输给我了!”林震天在二人的搀扶下来到老者的身边,有气无力的道。

    “我皇甫青云一身有太多的遗憾,但我答应的事,从来没有食言过。恩公啊!我已经尽力了,以后我再也不能替你守护她们了……”

    “林震天,看在我们昔日的情份上,我希望你放过这些无辜的村民。这是我最后一次以兄弟的名义求你,希望你高抬贵手……”

    老者说罢仰天长啸了一声,眼神十分不甘的看着上天,就那么一直保持着昂起头的姿势,直到断气也不曾动过分毫。

    看着已经断气了的老者,林震天只是摇头轻叹了一声,什么话也没说。这个曾经最好的兄弟,最强的对手,终究在他之前离去了。

    对于他来说,自从接管了腾龙殿后老者这个昔日的兄弟就与他闹翻了,两人一直斗了十余年,虽敌对,但谁也不会对对方下死手,这是兄弟的情分,亦是做对手的敬重。也因如此,所以老者当年失踪后他以为是正道联盟暗杀了他,所以才带着人一口气打到了无双城,就是为了替他报仇。

    花妖二人看见自己的殿主一直盯着老者的尸体,知道他想起了往事。谁也不愿冒着被骂的风险去打扰他。

    回过神来的林震天朝四周望了一眼,除了满地的尸体和躲在强脚瑟瑟发抖的村民外,他带来的人,就只剩他们四个堂主了。

    他没有管老者的尸体,他知道村民自会处理,他也没有为难一个村民,独自带着四个手下离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村民壮着胆子慢慢靠近老者。得知他死了后,他扑通一声跪在了老者的面前。

    其余人见他这么做也都纷纷围了上来,看了一眼后也像他一样跪了下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