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第一卷 云深不知归处 第三十六章 衣衣和姐姐

第一卷 云深不知归处 第三十六章 衣衣和姐姐

    站在店外听了半天墙角的紫南离干咳了两声,店内的一对姐弟立马不再继续方才的话题,小厮打扮的那位弟弟笑呵呵的走出店外,一见是紫南离,脸上神情说不出的奇怪,那样子好像恼怒多过心喜,紫南离瞧见不由一愣,这小子先前还不一副苦苦哀求的模样,怎么自个真跟过来了,反到好像不待见自个了,这什么意思?

    缘起的店主,也就是那位女子这时也跟了出来,瞧见是紫南离几人,先是一惊,好像对于紫南离几个的到来很是诧异,之后不知她想到了什么,脸上莫名一红,有些嗔怒的横了那小厮一眼后,才对着紫南离几人微微福了一礼,淡淡的说道:“不知几位公子上门所为何事,如果是为了舍弟先前冒犯了几位公子,小女子在这里代舍弟向几位公子赔罪了”说罢就瞧她冲着紫南离几人盈盈拜了下去。

    紫南离心底暗道声难怪:“原来这姐弟两误以为自己几个是上门来兴师问罪的”,先不说自己三人根本就不把那小厮的纠缠当回事,就是真存了那找茬的心思,遇见这天生丽质的女子,估计也动不了秋后算账的念头了。

    “店主误会了”紫南离一面上前搀扶她起来,一面说道:“我们几个到这缘起来自然是买东西的,绝无寻衅的意思”他说完这话后还一脸真诚的望了望那小厮一眼,谁知那小子正瞪大了双眼,恶狠狠的盯着他。

    紫南离瞧着又是一愣,这小子怎的还是这副德性。

    这时候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原本他不愿受这女子一拜,也应当双手虚浮,假装搀扶起这女子,这时女子绝不会让男子碰到自己的身子,定会乘势起身,这番道理紫南离本是晓得的,可是他行止上还是后世的习惯,兼之又做了几百年的鬼差,那男女之防的观念在他心中早就淡了,竟是上前结结实实的搀住了那女子的手臂。

    这一下子不说那小厮了,就是跟在一旁的南宫邪和聂停城都是顿觉不妥,只是碍于紫南离的身份,两人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

    那女子柳眉一皱,脸色瞬间一变,心中羞窘不已:“这衣衣,净招惹这些败絮其中的登徒子,这下好了,让这个好色之徒占了便宜”

    紫南离此刻笑脸吟吟,他自认为这是他两世为人以来,笑得最真诚的一次了,就是当年在金銮殿上面对宋理宗赵盷也没有这般实诚过。

    可惜那这真挚的笑脸落在那小厮衣衣的眼中,怎么瞧都像是色迷心窍的登徒子。

    衣衣岁数还轻,但是少年老成,自从其父过世以后,这缘起店就全靠她和姐姐两人打理,许是因为两人年纪小,不善经营之道,只不过三年时光,竟然被周边的店铺抢去了多半的生意。

    小孩子眼见姐姐平日里长吁短叹,曼妙的身材也因连年操劳而日渐消瘦,不由天真的想到去街上拉些客人上门。

    这四方城本藏在深山之中,隐没在七瘴仙气之内,世俗中人能有几个得进此城,就即便是机缘巧合误打误撞的闯进这城里,又有几人能买的起这城里的异宝奇珍,不少世间修真门派到是会差遣门下弟子,时不时的进到这四方城里买些修行的物件,可这些门派都有相熟的店家,门内需要采购何物,一般也是找那些熟门熟路的店铺,又怎会登他们缘起的店门。

    这些道理那女子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只是不便早早讲于衣衣知晓,小孩子总觉得店里生意不好,是因为少有客人上门,于是便有之前纠缠紫南离的那一幕。

    可是小男孩万万没想到,千辛万苦叫不来的客人,见到自家的姐姐后,居然一路跟了过来,世间男儿本好色,小屁孩自认为自家姐姐又当属世间绝色,这客人肯定是奔着姐姐而来的,已丧父的小男孩又怎忍得了普通男子打自家姐姐的主意。

    尤其在小男孩眼里,紫南离属于那种一脸傻样的笨男人,这种男子打自家姐姐的主意,那纯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于是衣衣一直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想叫紫南离知难而退,可惜,小屁孩扮恶人,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他这面怒目金刚般的瞪了紫南离半响,不但没见紫南离有什么反应,而且反到让这家伙借机占了自家姐姐的便宜。

    衣衣随即大怒,小脸气的通红,一咬牙正要挥舞小拳头捣紫南离一个鼻青脸肿,哪曾想那女子瞧见他小拳紧握,不由秀目一凝,素面寒霜的摇了摇头,那神情间警告的意味一目了然,小男孩犹豫了片刻,终究是不敢惹得姐姐生气,有些气恼的冲着紫南离哼了一声,甩头便回到店里。

    衣衣岁数不大,鼻音到是不小,这一声哼的真真切切,紫南离不由的呆住了,这小兔崽子无法无天了,敢给小爷甩脸子。

    那女子见紫南离脸色渐僵,心头不由一紧,先是乘着紫南离发愣的时候将手臂抽了回来,接着又退了两步,盈盈欠身说道:“几位公子里面请,未能远迎几位贵客,还请赎罪”

    这次不用紫南离扶起,那女子拜完后,立马直起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同时冲着紫南离莞尔一笑,佳人一笑百媚生,紫南离这下子到不好发脾气了。

    紫南离瞅了瞅这女子,又往店里望了望那正拉着小脸的衣衣,心底不由一阵苦笑,自个这鸟气敢情是白受了。

    缘起店比起霧若城的岐云轩还要小上几分,可是这不大的店铺里到是摆满了珍宝,那几个博古架上密密麻麻的堆满了物品,不知是出自这女子的细心,还是女子天生善于规整的本能,虽然各处角落里都摆满了物件,但却显得一点都不杂乱。

    紫南离四下瞅了瞅,不由暗暗心惊,这缘起店里卖的东西,居然一多半自个都不认得,他凑到南宫邪身旁,指着一件造型独特的青铜器件小声问道:“阿邪,这是什么?”

    南宫邪装模作样的瞅了半天,好一会才抠了抠下颌,苦着脸说道:“公子,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

    紫南离横了他一眼,又逮住聂停城,天武国的富二代聂家的贵公子只看一眼,便光棍的答道:“不知道”

    “这是云纹铜禁”清脆的声音自一旁想起,紫南离哀叹一声,原来想着带着聂停城和南宫邪,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场面,两人好歹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怎么连个铜器是啥都认不出来,他想在这女子面前充饱学之士的愿望一下就落空了。

    紫南离干笑两声:“那请教一下掌柜的,这云纹铜禁是做什么用的”

    女子还未及说话,一旁的小厮衣衣抢上来说道:“这是天国时期戮妖司的镇妖法器,专门针对那些道法高深,为祸人间的巨妖大魔的,这些妖魔志里都有记录,公子要嘛!五文钱一本”

    一本薄皮小册被那小厮扔在了桌上,衣衣眨着大眼睛,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紫南离觉得额角的青筋猛的跳了两下,这小兔崽子转弯抹角的骂自己没文化,忍不了了,这时,那闻不害突然跟他神魂沟通道:“云纹铜禁,好东西,快买了”

    “先前不见这老货吭气,现在反到念叨起这玩意好了,怎么这么可疑?”紫南离在心底暗暗腹诽道,在那阳晁深处的闻不害,此刻正盘腿坐在幽冥大殿中,手掐着法诀,一脸正色的说着:“你这蠢货,这玩意对阳晁九界大有用途,你小子要是不买,以后别想再从我这换来一副黑甲”

    这老东西又犯病了,居然威胁起小爷了,看来还是得用那青叶好好教教他做人,紫南离一边在心底暗暗发着狠,一边装出一副颇感兴趣的表情,伸手摸着那云纹铜禁,对着那女子问道:“那敢问掌柜,这铜禁需要多少银子?”

    那女子面犯难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身旁的小厮衣衣,这时又跳了出来,抢先说道:“四方城只收玄晖,不要金银,公子难道不知道吗?”说到这里,小男子做恍然大悟状,点着头嘀咕道:“莫非这公子哥是第一次到这四方城里?”

    小厮衣衣一边在嘴里念念叨叨着,一边转过身在后面的货架上翻找着什么,“找到了,就是这本”小男孩咋咋呼呼的叫喊道。

    那女子定睛瞧去,不由脸色一黑,一把将小厮拽到身后,端庄贤淑的女子此刻居然换上了一副笑脸,露着贝齿对着紫南离浅笑道:“公子,要真想要这铜禁,只需十枚白玄即可”

    那女子方才说罢这话,只听吧唧一声,一本彩皮小本掉落在地,紫南离几人不由往那小本上看去,“四方城购物指南”七个蝇头小字歪歪斜斜的写在上面,一看就是出自孩童之手。

    紫南离瞬间红了脸:“这异世的小屁孩怎的这么难缠”,在他身后的聂停城正憋着嘴强忍着笑意,到是南宫邪颇有同仇敌忾的意思,冷着老脸,神色不善的盯着那衣衣。

    “这东西小爷我要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自那店铺外传进来,紫南离自觉今天丢了好几回人了,本就心情不好,现在一听那小爷二字,霎那间怒火攻心,转头怒道:“你爷爷看中的东西,孙子你也敢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