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都市言情>书页>目录> 第056章 我没玩腻谁敢要

第056章 我没玩腻谁敢要

    是啊。

    为什么呢?

    第一次见面,陆之岩就说她六年前和他在北海道缠绵了三天三夜,并生下了孩子。

    可当年她给人代孕的地点,明明是韩国,不是日本北海道。

    虽说受孕时眼睛戴着眼罩没看清那人的脸,可在谈交易前,她偷偷看到的男人照片,分明不是陆之岩。

    时间,地点,人物,都对不上。

    第一次见面时。

    陆之岩却误把她当成六年前和他在日本北海道睡了三天三夜的女人,还质问她孩子去了哪里?

    后来还趁她睡着了,盗用她指纹,在代孕合同上摁手印,签定霸王合同,相处没多少日子,便说喜欢她,近日更是离谱,直言要娶她。

    这么多疑点,她一个都想不明白,感觉陆之岩就像一个任性的小孩,想到一出是一出,行事作风诡异,毫无章法和逻辑可言。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唐之芯觉得不是,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眼中的陆之岩,是成熟稳重型的。

    任性,不是他的代名词。

    她觉得陆之岩找她代孕生二胎和说要娶她的话,都有必须要这么做的理由。

    所以……

    “回答我,你为什么要阻止宁琛,不让他把你找我生孩子和要娶我为妻的原因说出来,你处心积虑的谋划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又在隐瞒着我什么?”

    陆之岩接过韩峻递给他的鞋子,慢悠悠的穿在脚上,想着应当如何应付唐之芯,他沉吟了半晌,伸手一把将唐之芯拽进车内。

    “啊——”

    唐之芯完全没料到陆之岩会突然拽她进车,整个人狼狈的趴在陆之岩腿上,还撞上了裤裆,真是……太尴尬了。

    唐之芯欲哭无泪。

    “就这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生二胎?”陆之岩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眸底有狡黠的光在涌动,好似在把玩猎物。

    唐之芯想起身。

    车门还大开着。

    她现在趴在陆之岩身上的姿势和位置,像极了在跪舔某人某处,陆之岩是顶级富豪,这种名画面要是被人偷拍了去。

    非变成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荡妇不可。

    实在是不想落到如此狼狈不堪的境地。

    “不,不想知道了。”

    她一秒认怂,吃力的想要起身,却被陆之岩大掌猛然摁回。

    “我偏要告诉你!”

    男人似动了怒,力气大的吓人,手掌摁着唐之芯后脑勺,让她的脸死死的埋在皮带下方。

    “呜……”

    唐之芯第一次在陆之岩掌下害怕的瑟瑟发抖。

    陆之岩生的气宇不凡。

    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是令万千女子尖叫不已的顶级男神。

    美如谪仙。

    可在唐之芯眼里,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我行我素,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些才是陆之岩的代名词。

    是绝对危险的存在。

    她第一次见陆之岩就怕他。

    如今他再次露出恶魔面孔,吓得她越发想要远离这个男人,宁死也不要嫁给他。

    “我错了。”

    “我不要知道答案。”

    “我什么都不要知道了,你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

    唐之芯泛起了哭腔。

    陆之岩却是笑。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偏要告诉你。”手掌收了力气,抚摸唐之芯乌黑亮丽的发,瞧着她在他指尖下瑟瑟发抖的模样。

    唇角笑弧又加深了几许。

    “子默有病。”

    他轻言细语地同她说。

    唐之芯趴在他腿上不敢动。

    这事她知道,曾听韩峻说过,子默是过敏性体质,呼吸道很敏感,这才常年养在空气质量上好的龙岭山庄。

    “为了根治他的病,我要更新他的新陈代谢和免疫力系统。”陆之岩抬起她的下巴,同她四目相对,笑道,“需要脐带血,造造血干细胞,这就是我着急生二胎的原因。”

    生孩子是为了给子默治,治病……

    唐之芯傻眼了。

    连恐惧都忘了,就这么睁着双目傻傻的看着陆之岩。

    “真是为了子默?”

    “不然你觉得是为什么,我们家子默天资聪颖,聪慧过人,我又不缺继承人,如果不是为了给子默治病,犯得着这般着急生二胎,嗯?”

    陆之岩抬着唐之芯的下巴,指腹摩挲温软唇瓣,说不出的暧昧:“现在还要抗拒同我生二胎么?”

    “你不要乱来。”唐之芯挣扎,“快停下,车门还没关了,要是让人看见了,我的清誉,还有你的名声,就全完了!!!”

    气死她了!!!

    说话就说话,扯衣服做什么?

    为了美。

    水貂外套里头就只穿了一条蕾丝裙。

    且裙摆极短。

    禽兽办起事来,倒是方便。

    可陆之岩偏偏就是个喜欢刺激的,唐之芯想关车门,他偏不关车门。

    一把将她抱起来,就让她坐在了他大腿上。

    “你到底要干嘛?!”唐之芯背脊绷的紧紧的,双手使劲掰扯陆之岩的手,挣扎着想从他腿上起开,无奈力气及不过。

    反被他噙了耳。

    他呼吸滚烫,粗重地喷进耳槽,痒得难以忍受。

    “我的小娘子,如今知道了我找你生孩子的原因,还要狠心拒绝我么?”

    唐之芯拼命偏头躲避他的唇,耳廓是她的弱点,每次受到陆之岩的唇舌攻击时,身子骨都会软成一滩泥。

    “禽兽!你这是道德绑架!你明知道我喜欢子默,绝不会放任他的病情恶化,对他不管不顾!”以前还会百般抗拒陆之岩。

    如今知道生孩子是为了给子默治病,她即便是心里骂的要死,身体也会对他千依百顺,往后这货只怕是会越发的肆无忌惮的对她大耍流氓了。

    “我就道德绑架,有本事,你抛下子默,不顾他的性命安危,逃去天之涯,海之角,让我找不着你呀。”陆之岩嘴角噙着笑,一副吃定了唐之芯的恶魔模样。

    没几下功夫。

    崭新的丝袜,便变得千疮百孔。

    唐之芯气喘吁吁,在他怀中大力挣扎的动静,造成轿车大幅度晃动,路边行人纷纷侧目看来,吓得她瞬间脸色惨白如纸。

    如今是当街现场直播,这要是被人看到,往后还怎么见人?

    “我答应你。”

    唐之芯双手颤抖着攥紧陆之岩衣襟,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

    “我不反抗了,为了子默,以后你说怎样就怎样,不管你要什么样的姿势,我都配合你,只要不在光天化日下当街直播,往后无论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今天是真的怕了陆之岩,这男人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从不按牌理出牌,玩不过他,认输还不行吗?

    陆之岩摁了一个键。

    车门缓缓的自动关闭,随即又把唇凑到她欣长的天鹅颈处,似有似无的小啄亲吻,笑问:“以后真的什么都听我的?”

    “我有的选吗?”

    唐之芯没好气的反问,她根本就没得选好吗?如果她有的选择,就不会沦为他的玩物,不仅被他玩遍了全身,还为他丢了心。

    尽管每天都在告诉自己,陆之岩的家人,绝不会同意陆之岩娶她为妻,可真当听到陆之岩说会娶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芳心悸动。

    她是喜欢这个男人,可喜欢有什么用?

    如果喜欢就能在一起,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既然没得选,那就主动一点,上来,晃动你的腰,别让我这么费劲。”陆之岩端正好坐姿,已然做好了尽情享受的准备。

    唐之芯捶了他一拳,声音冷厉道:“疯了吧你!我虽然答应要和你尽快完成生孩子的契约,也说过会尽力配合你的话,可没说过要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和你在街上乱来,你陆大总裁风流成性不要脸,我可要脸!”

    陆之岩听后哈哈大笑,精致薄唇,径直贴在蝴蝶型精致锁骨处,轻轻啃噬着:“我又没说在这里,我们可以一边开车,一边纵情摇摆。”

    唐之芯倒吸一口凉气。

    这到底是个什么禽兽?禽兽中战斗机,并且是钻石级别的吧?居然连这么不要脸的招数都想得出来。

    她挣扎着想逃。

    “不行,这么羞耻的事,我才不要陪你做,你去找别人,孩子我不生了,子默我也不救了,你去找别人!”

    天下女人何其多?

    并不是只有她一人有生育功能,换一个女子,也能怀孕生子,子默的病照样有的治。

    “哪里逃?”

    陆之岩虎口扼住唐之芯手腕,将她一把拽回,低笑道:“你可是和我签了代孕合同的,如果你中途毁约,临阵逃脱,你不仅要支付我高达100亿的巨额赔偿金,你有100亿吗?”

    唐之芯气他太霸道,怼他说:“我是没有100亿,可这世上的百亿富翁并不是只有你陆之岩,离了你,我总会想法子凑到那100亿的。”

    陆之岩知道她说的是逞能的话,可还是禁不住生气地质问她道:“你上哪凑壹佰亿?打算另外找个富豪,用你的身体去换吗?”

    “你——!”

    唐之芯面色大窘,被陆之岩一席话讽刺的怒红冲天:“对,我就用身体去换!谁让我年轻漂亮身材棒这么有本钱呢?

    连平日里见惯了各种类型顶级大美女的陆大总裁,都被我这副身体迷的神魂颠倒,还厚着脸皮说要娶我,想必其他富豪见了,也会为我一掷千金!”

    这是豁出去了。

    哼,用话气人,谁不会?

    陆之岩听了她的话,却是不怒反笑:“我陆之岩还没玩腻的女人,谁敢接手?

    且不说放眼天下,没人有这个胆量,即便是有,我也会在你结婚当日,潜入你婚房,当着你老公的面,把你做回来,到时候,我看谁还敢要你!”

    说罢,一双手便把她摁倒在座椅上,俯首狠狠地封住了她喋喋不休各种不服气的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