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第834章 代旅长

第834章 代旅长

    京城,301医院。

    </p>

    外科临床部办公楼前下车之后,苏七月急匆匆地快步穿过长长的走廊,往二楼奔去。

    </p>

    二楼一间病房内,颜曼青一脸溺爱地看着旁边小床上已经熟睡的小宝宝,脸上的笑容略显疲惫。

    </p>

    “妈,七月应该到了吧?”

    </p>

    转头看向自己的婆婆,颜曼青笑盈盈地问道。

    </p>

    因为自己的父母工作太忙,这孩子出生之后,婆婆就主动跑来京城帮忙。

    </p>

    对婆婆的关心,颜曼青高兴之余,也多少有些无奈。

    </p>

    毕竟,京城这边家里人早就帮自己安排好了月嫂。

    </p>

    由于和京城这边生活习惯上有所不同,婆婆对月嫂带孩子的一些做法很有些不同看法。

    </p>

    她来了之后,月嫂的活儿很多都被她抢了过去。

    </p>

    当然,对这位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的婆婆,颜曼青还是很感激的。

    </p>

    “曼青啊,七月他不是刚刚给你打电话了吗?应该很快就能到,咱再等等。”

    </p>

    苏妈妈安慰了一句道。

    </p>

    颜曼青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p>

    其实她是知道的,丈夫这护航行动回来之后,肯定要被领导召见,询问整个经过。

    </p>

    工作汇报完之后,他自然会过来。

    </p>

    但是没办法,这关己则乱。

    </p>

    三四个月没见,颜曼青多多少少有些乱了方寸。

    </p>

    思忖至此,颜曼青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

    </p>

    她心说:让七月这家伙知道的话,又要笑话我定力不够了。

    </p>

    颜曼青这边正入神的时候,病房的门就被人给推了开来。

    </p>

    下一刻,一身戎装的苏七月出现在颜曼青的面前。

    </p>

    “妈!曼青!”

    </p>

    看着丈夫额头冒汗的样子,颜曼青的眼神瞬间变得温柔起来。

    </p>

    “来了?”

    </p>

    “嗯!”

    </p>

    苏七月点头的时候,已经握住了颜曼青的手。

    </p>

    温言关心妻子的同时,苏七月的目光已经瞥到了旁边襁褓中的小宝宝。

    </p>

    注意到丈夫的目光,颜曼青就莞尔道:“珂儿漂亮吧?妈说很像你小时候呢。”

    </p>

    苏七月回身看了老妈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女孩子,当然是像你更多一点。”

    </p>

    旁边的苏妈妈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p>

    可瞥见儿子和媳妇四目相对的甜蜜样子,也就说不出来了。

    </p>

    她咳嗽一声说道:“七月你来了正好,我去医生那边再看看有什么注意事项。”

    </p>

    苏七月当然知道老妈这是借故离开,唔了一声也没拦阻她。

    </p>

    目送着婆婆离开,颜曼青终于忍不住捏了捏苏七月的脸。

    </p>

    “你呀,在船上倒是没瘦,就是黑了点……”

    </p>

    苏七月笑了笑,反手摸了摸妻子的头发。

    </p>

    颜曼青轻轻挪了挪头,娇嗔道:“别摸了,几天没洗了,都快馊了。”

    </p>

    苏七月闻言,忍不住好笑道:“不会吧,曼青你也信‘坐月子’的那一套?”

    </p>

    确实,在他看来,颜曼青这种高级知识分子,肯定不会相信这种事。

    </p>

    这宝宝出生之后,只要多注意一点,洗澡、洗头都是没关系的。

    </p>

    听着他的惊讶之语,颜曼青就伸手指了指外面:“我当然不信这个。但婆婆有令,我敢不听吗?”

    </p>

    苏七月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p>

    确实,光自己和曼青想得透彻是没用的,老一辈不同意啊。

    </p>

    二人说话的时候,苏七月就将乖女儿给抱了起来。

    </p>

    可能是他的动作不太熟练,一不小心就把女儿给惊醒了。

    </p>

    然而,睁开一双大眼睛的珂儿,却没有哭喊。

    </p>

    她好奇地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人,脸上赫然有一种亲近的神情。

    </p>

    甚至在苏七月伸手拨弄她脸蛋的时候,她还咧嘴笑了。

    </p>

    血脉相连,大抵就是这样吧。

    </p>

    ……

    </p>

    京城机场。

    </p>

    候机大厅内,匆匆赶到的苏七月,赶在最后一刻才值机。

    </p>

    本来C军区那边,是有专车过来接他的。

    </p>

    但是苏七月为了在家多陪陪妻子、女儿,就决定自己坐飞机回去。

    </p>

    这样的话,能在京城多逗留1天。

    </p>

    秦部长那边,给他放了3天假。

    </p>

    加上这多挤出来的一天,也算是个小长假了。

    </p>

    虽然这点时间肯定不足以弥补曼青和孩子,但总比没有的好。

    </p>

    回想起这两天和妻子、宝宝在一起的温馨,苏七月不禁暗暗感慨。

    </p>

    本来按照他的想法,是想让曼青和孩子跟自己一起回C军区那边住一段时间的。

    </p>

    他这个建议一说,老妈和岳父、岳母都是极力反对。

    </p>

    岳父、岳母的反对,还在意料之中。

    </p>

    毕竟,曼青和宝宝留在京城的话,他们二位工作再忙,每天也能看得到。

    </p>

    可随自己去了C军区,那怕是好长时间都见不到了。

    </p>

    但是老妈也反对,这是苏七月不怎么能理解的。

    </p>

    不过她的解释倒也又几分道理。

    </p>

    老妈觉得宝宝还没满月之前,一切都要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才行。

    </p>

    儿媳妇和孩子待在京城,无论是医疗条件还是其他方面,都要比待在军区好得多,也方便得多。

    </p>

    最终没办法,苏七月也只能是少数服从多数。

    </p>

    想到老妈和岳母在自己妥协之后,那互相使眼色的得计表情,苏七月真觉得挺有意思的。

    </p>

    叮铃铃的电话声响起,将苏七月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p>

    看了看号码,是W旅副参谋长窦志刚打过来的。

    </p>

    “旅长,您应该到机场了吧?”

    </p>

    电话接通之后,窦志刚笑着问道。

    </p>

    听苏七月应了一声,窦志刚就接着说道:“那我这边也出发了,准备去机场。”

    </p>

    “估计您到的时候,我们刚好也到了。”

    </p>

    因为是乘坐民航飞机,自然不可能直接飞到军区去。

    </p>

    好在C军区司令部距离双流机场也不太远,接来送往倒也算方便。

    </p>

    窦志刚对自己的新称呼,苏七月暂时还有些不大适应。

    </p>

    毕竟,自己升任W旅代旅长的任命,还没有正式下达。

    </p>

    得自己过去之后,才会确定下来。

    </p>

    当然了,苏七月也知道,自己这个任命估计早就在C军区传开了。

    </p>

    毕竟,石旅长已经调任了另一个甲类师担任师长的职务。

    </p>

    虽然该师在分量上肯定不及W旅或是老领导之前就职的G装甲师,但毕竟也是甲类部队,是主力师。

    </p>

    能看出来,上面对老领导在W旅建立之后的工作,还是有一部分肯定的。

    </p>

    让他去领导一支新的主力师,也是想他将数字化师旅建设的经验带过去。

    </p>

    老领导有了新的岗位,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不好。

    </p>

    至于政委乔松林,副政委、政治部主任蔡国华,则没有任何变化。

    </p>

    接下来,估计还会增加一个副政委,构成一正两副的基本架构。

    </p>

    另外,司令部这边,副旅长宋东成调走之后,自己这个副旅长、参谋长本来就兼了太多工作。

    </p>

    现在任代旅长之后,肯定至少调过来一个接自己班的。

    </p>

    甚至同时过来两名副旅级的军事干部,都是有可能的。

    </p>

    说起来,旅里这突然的变故,对窦志刚、龙小云二人来说冲击是比较大的。

    </p>

    毕竟,新的参谋长到任之后,工作上又要进行新的协调。

    </p>

    当然了,在苏七月看来,这对两位部下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p>

    能够适应不同的领导风格,这也是一种提高和成长。

    </p>

    和窦志刚聊了几句,苏七月就收了线。

    </p>

    广播中,已经在催促登机了。

    </p>

    苏七月站起身,大踏步向值机处行去。

    </p>

    ……

    </p>

    “七月同志,你不要有任何压力。”

    </p>

    C军区,副参谋长办公室里,向强军双手交叉置于胸前,用安慰地语气和苏七月说着话。

    </p>

    “在过去这一年的时间里,你在W旅的工作军区领导都是看在眼里的。”

    </p>

    “我们相信,你完全有能力担负起W旅领军人的重任。”

    </p>

    听着向副参谋长的安慰,苏七月就有些无奈。

    </p>

    从机场赶到C军区之后,他第一时间被这位大佬叫过来谈话。

    </p>

    向副参谋长没有和自己绕弯子,直陈自己担任代旅长,是军区领导的集体决定。

    </p>

    对自己的职务变动,苏七月虽然在京城的时候就猜到了一些。

    </p>

    但听这位大佬当面说了之后,他还是或多或少有些讶然。

    </p>

    在军中,副旅、正团级上到副师级,是非常难迈过去的一个坎。

    </p>

    虽然自己的技术职务,早就达到了。

    </p>

    可技术职务和行政职务是两回事儿。

    </p>

    这代旅长,是要率领一支5000人以上部队,将其带成强兵的。

    </p>

    自己这个年纪就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压力肯定是相当大的。

    </p>

    当然了,有压力才会有动力。

    </p>

    以苏七月在心理学上的造诣,对此当然是心知肚明。

    </p>

    此时听了向副参谋长的宽慰之语,苏七月就微微颔首,表示了解。

    </p>

    “就任W旅代旅长之后,你的首要任务,就是带着大家反思上次演习的失利。”

    </p>

    说到这里,向强军的脸色就渐渐郑重起来。

    </p>

    “W旅和T旅,都是我们C军区的王牌部队。按说双方战斗力,应该是不分伯仲的。”

    </p>

    “可石旅长,因为太过轻敌的缘故,在上次的演习中输得十分狼狈。”

    </p>

    “军区领导,对这场演习W旅表现出来的一些弊病,也很有些不满。”

    </p>

    停顿了下,向强军接着说道:“提前给你透露一个消息,由于对上次演习双方展现出来的作战素养不太满意,军区领导有让你们再来一场二次对决的打算。”

    </p>

    “时间虽然还没有定下来,但估计也就是一两月之内。”

    </p>

    “毕竟六月份的时候,还有一场跨军区演习在等着我们。”

    </p>

    向副参谋长说到这里,苏七月顿时了然了。

    </p>

    确实,六月份总部安排了C军区和N军区之间,有一场跨军区演习要打。

    </p>

    如果W旅和T旅想再来上一场的话,肯定要放在六月份之前。

    </p>

    就在苏七月默默思忖的时候,向强军就又开声了。

    </p>

    “和T旅的二次对决,对你个人和W旅来说,都是非常关键的。”

    </p>

    “田副司令和我,都希望你这个代旅长,能通过这一仗为自己和W旅正名,证明你们是一支有战斗力的数字化强军!”

    </p>

    听着向副参谋长激励的话语,苏七月的情绪也被带动起来。

    </p>

    他郑重其事地给这位大佬敬了个礼:“请首长放心,我和W旅上上下下保证完成任务!”

    </p>

    “好,有信心就好!”

    </p>

    向强军连连点头道,“你的能力,军区领导都是清楚的。”

    </p>

    “这次的护航行动,你也再次展现了自己实战领兵的能力。”

    </p>

    “我们希望,你担任了W旅代旅长之后,能够时不时来军区这边搞一些军事提高班之类的活动,争取多带出几个好苗子出来。这也是为我们C军区储备一些中级军事主官。”

    </p>

    向副参谋长这话说出来,苏七月心中就是一凛。

    </p>

    这位大佬的话看似平平淡淡,实则分量是很重的。

    </p>

    自己一个副师级干部,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过是中级军事主官。

    </p>

    可向副参谋长竟然要自己带出一些储备的中级军事主官,这无疑是将自己放在了一个更高的位置。

    </p>

    苏七月哪怕再自信,也不会认为自己已经够资格做这样的事儿了。

    </p>

    瞥见他愣神的样子,向强军就是一哂。

    </p>

    “行了,七月。你是什么能力,甚至性子,首长们都是清楚的。有句话叫做当仁不让,你自己多领悟一下。”

    </p>

    听着这位大佬的提点,苏七月顿时被梗了一下。

    </p>

    他心说:向副参谋长,当仁不让我当然知道。再给自己十年的话,肯定一口应承下来这事儿。

    </p>

    可现在,自己连30岁都还不到。

    </p>

    让自己去领一个旅的兵,还没什么问题。

    </p>

    可要让自己在军区开军事素养提高班,培养中级军事主官,这也太碍难了。

    </p>

    向强军显然没打算给苏七月推脱的机会。

    </p>

    在苏七月默然的时候,他就抬头看了看表。

    </p>

    “好了,该谈的事儿也谈得差不多了,七月你这就回吧。”

    </p>

    “W旅那边,估计老乔他们都等得望眼欲穿了。”

    </p>

    苏七月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

    </p>

    他知道,向参谋长今天能和自己说得这么透彻,无疑是看重自己的表现。

    </p>

    要知道,这位可不仅代表了自己,更代表了军区高层的意志。

    </p>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自己除了努力向前,别无他法。

    </p>

    想通之后,苏七月也就不再纠结。

    </p>

    他挺直了身子,对向强军敬礼道:“向副参谋长,那我就先回了。”

    </p>

    “唔,你去吧。作战部那边,我和老杜说了,你过两天再去向他汇报工作也没事儿。”

    </p>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