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 第1264

    四房里面也是争吵不断,原因是四老爷说什么也不同意将东西都给了大房,四夫人据理力争道:“老爷,今个二房的下场我们也看见了,这么多年咱们仗着大房的东西也赚了不少,咱们收手吧,难不成咱们等着大房搬空四房,像是二房那般丢人吗?”

    四老爷元锝益被说的有些松动,故此有些不高兴的道:“我是他亲叔叔,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害过他什么,凭什么要抄了我们四房的院子,这不是开玩笑呢么?我们就经营了大房的东西,大房败了的时候咱们也有不少的东西,娘也送过来一些,这些都送过去,我们一家将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老爷你糊涂了不成?我们四房也不是没有侯府的产业,就是少一些罢了,还养活不了一家人吗?儿媳也嫁过来了,儿子也考取了功名,我们一家不是挺好的吗?老爷你就听了妾身一句,把大房的东西还回去吧,大房的孩子们这次是来真的,将安昌伯府的事情都抖落出来,现在满京都都在讨论这些事情,大房也要做给世人看不是,老爷你就听妾身一句吧。”

    四夫人张氏苦口婆心的劝着,可是四老爷就是不同意,结果一拍两散的找小妾去了,四老爷最近感觉四夫人越来越不想着家里,都替外人考虑了,真不知道怎么想的,真是太过分了。

    四夫人暗自垂泪,这四老爷哪里都行,就是一遇见银钱的问题,就和老夫人一样,是个没有理智的,四夫人恨死老夫人了,都是这个混货老夫人养出来的混蛋儿子,真是杀千刀的,那些个小妾回头在收拾,几天不敲打,胆敢吹出耳边风来了,该卖了。

    四夫人眼里都是恨意,本来今个扬眉吐气的敬茶礼,让四老爷的态度给浇的透心凉,四夫人用帕子摸着眼泪,李嬷嬷劝道:“夫人,您别哭了,老爷有一天会明白的。”

    四夫人张氏道:“明白,明白什么?他什么都明白,等他明白的时候,四房也和倾家荡产差不多了,这么多年占了大房那么多的便宜还没完,这不是贪心又起来了,还打算一毛不拔的糊弄人家,这大房的两个孩子是蠢得吗?哼,我们就看着。”

    迎雪这时候道:“驰少奶奶您怎么过来了?”

    崔静瑶温和的道:“娘在房间吗?我有些事情找娘商量。”

    “奴婢进去看看夫人。”迎雪蹲身行礼,打开帘子进去了,这会子四夫人道:“让静瑶进来吧。”

    迎雪赶快过去打开帘子,崔静瑶进来看着屋里的氛围不对,就赶紧低下头道:“娘,我和夫君商量好了,儿媳准备拿出自己嫁妆聘礼那份还给大房。”

    四夫人看着眼前的儿媳,热泪盈眶道:“好孩子真是好孩子,来到娘的身边来坐着,快点过来。”

    四夫人和崔静瑶说起了知心话,崔静瑶已经让梅子拿着嫁妆单子,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好在当时这聘礼和嫁妆没有装在一块,这会子也好区分,四夫人和崔静瑶聊了不少,所以更加认为眼前这个决定是对的。

    四房这边因为崔静瑶的决定,四夫人稍微松了一口气,可是五房这边热闹的不得了,拿起这个放下心疼,拿起那个还是心疼,最后还是都放回了箱子里面,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五夫人陈氏道:“老爷,咱们五房本来就是偏房,这么多年桑家的家底也不厚,那些族亲不来巴结咱们就不错了,那年不得弄走个千八两的,可是咱们的实际利益也没有见到多少,刚占着大房的产业好了几年的光景,这如今要收回去,妾身不甘心呢。”

    桑泽贵也眯着眼睛阴厉的道:“大房真是太过分了,这不是要赶尽杀绝吗?我就要看看我们五房什么没有,还能将咱们一家怎么着,什么都不用准备,将银子地契什么都藏好,我就不信还能乱翻不成,哼!”

    五夫人陈氏道:“这才对劲,我们这么多年帮着大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这些银子也是应该给我们的,谁让元宇熙这个孩子不在府里的,我们能帮衬他也是他的造化,现在翅膀硬了,这就要卸磨杀驴了,也要看我们五房同不同意,真真是眼皮浅的东西,还王爷王妃呢,我呸!没有见识的东西!”

    五老爷桑泽贵和五夫人陈氏商量了许久,这主意还是有些拿捏不准,心急如焚。

    这会子五房的孩子们也知道了消息,桑美娇也跑到父母这边嘀咕了半天,桑美乔自然不甘落后,就连桑金凯和桑金璇都跟着过来了,这毕竟是涉及到他们自身利益的重大事情,一个不小心,就会和二房那般凄惨。

    现在他们可都知道王府往日嚣张跋扈的二房是如何的下场了,他们五房说什么也不能布了二房的后尘,落到那般的境地。

    桑美娇容貌依然出色,眉目眼波流转娇滴滴的道:“爹娘,这次大房要过来搬东西,娘不能置气,爹娘没看见二房给搬空了吗?听说二叔一家最后什么都没剩,甚至是日常的穿戴都没有了,昨个晚上元卉华和元卉丽在屋子里面冻了一夜,得了风寒,方才被祖母接到了昌寿院的晚霞居住了,听说准备过两日风头一过,祖母也要接二叔过去养病呢。”

    桑美乔巧笑靓兮的也上前一步补充道:“爹娘,姐姐说的都是对的,昨个二房不仅如此,听说房间被搬得一丝不剩,就连老鼠洞都没有放过呢,眼下这情况,咱们五房还是要拿出一些东西了,娘咱们的家底本就不厚,哥哥姐姐都没有成亲,桑家本家还是那样的家族,咱们一家万万不能回去桑家啊,”

    “再说爹娘也知道那二房的清油院,那可是只有野草最多的院子,素日来就是清汤寡水的地方,都不要说这和二房曾经的翡耀院比了,就是比起咱家的院子里面最小最破的地方都不如呢。”

    桑美乔眼里的算计一闪而过,大房这次动了真格的,她们五房是万万不能离开王府的,眼下一定要说服父母不可轻举妄动才是。

    要说这桑家在京都就是个小门户,这些年仗着王府的名声混的稍微好些,不过在京都依然算不上是什么高门大户,出去无官无职,祖产不丰厚,最多也能算是个好点的普通户。

    可是这样的人家让她们五房回归本家不是太吃亏了吗?现在他们在王府可是正经的王府五房,无论是议亲还是什么都能挑选的机会大一些,如果要是回了桑家恐怕就麻烦了。

    桑美乔的心思瞒不过自家的姐妹和兄长,桑美娇莞尔一笑表示赞同,桑金凯的想法则是多了一些道:“爹娘,目前当务之急咱们家绝对不能离开王府,我们兄妹都没有议亲,儿子认为这王府就算是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外人不会管这王府里面哪一房更加的富有,只能关注这王府的名声,为了咱们家的将来,我们在王府更要保住根基才是,昨个就连元尚志和元尚棠的院子都被搬得一干二净,这元尚棠还被妓子给打得够呛,脸都给抓花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五老爷桑泽贵听了儿女的话点点头,五夫人陈氏也思索良久,就连最小的已经十五岁的桑金璇也跟着道:“爹娘,孩儿不离开王府,虽然咱们家的院子在王府不算最大的,可是和桑家的族里相比,比他们的院子大多了,吃喝穿戴都好着呢,孩儿不要回到桑家,就住在王府,哪里都不去。”

    “好好好,咱们那里都不去啊,娘的宝贝儿子,快去我念书吧。”五夫人陈氏安抚着自家的宝贝儿子,这个小二就是一家人的希望,也很得老夫人的喜欢。

    五房的桑金璇读书倒是个好的苗子,平时大多数时间不是在老夫人那里请安,就是会自己的房间读书,可是这孩子努力倒是够了,就是天份上还是差了些许,总是让教书先生有些头疼,这孩子悟性差了些。

    最后五房还是决定拿出一些东西应应景,五房一家齐上阵忙碌了半个时辰之后,将自家的好东西都藏了起来,只拿出几百两的东西,肉疼的要命,还是不是的再往回捡一些。

    八房这边就热闹多了,大姑爷齐峰眼下都要气疯了,在屋子里面大骂元宇熙和清漪的坏话,最后骂的口都干了,早膳都未用,喝了一肚子的茶水。

    齐峰盯着大姑奶奶元媛道:“远远你倒是说个话,我们八房要怎么办?这些东西可都是你的嫁妆,拿可都是进了我们齐家的东西,怎么大房还能要,难不成大房说什么就是什么?当年岳母给你陪嫁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说话,现在要什么东西,娘的就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实在不行老子和他们同归于尽。”

    齐麒和齐麟还有齐蓓蓓、齐灿灿都在一边瞅着爹娘发火,他们四个都很有默契的不说话,只有齐峰一个人就像似一个气成了疯子一般的人在哪里上蹿下跳的,就连大姑奶奶元媛此刻都跟着齐峰后面劝了半天也是无果。

    四个孩子里面只有最小的齐麟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四五岁的他就看着父亲好玩,看着看着还开心的拍手笑了起来,也在乳母的帮助下跑爬下了椅子非要跟着齐峰一起发疯,结果被齐峰不小心一脚给踹到了一边哇哇的大哭……

    这回看见心爱的小儿子被这般对待,元媛再也忍受不了和齐峰吵了起来,“齐峰你疯够了没有,你看看这是你的儿子,你想要做什么,你不是说要和大房同归于尽吗?去啊,你有本事立刻就去,在家和我们娘们撒什么疯,而不是想想对策,老娘已经容忍你足够了,你还要怎么样?这么多年你们齐家要不是我的嫁妆银子帮衬,齐家早就喝了西北风了,你们齐家有什么啊?你说,你今个不说清楚老娘就和你急!”

    元媛的话有些伤了齐峰的大男人的自尊心,“啪叽”一个耳光直接打了上去,元媛当时就懵了,元媛鬓间的那朵红色的绢花都被打飞到了地方滚了几滚沾了灰就安静了。

    屋子里面也是一片寂静,就连齐峰反应过来也有些意外,不知道自己平时不会动手,这是痰迷心窍了不成?

    这巴掌力度很大顺势就摔倒了,这一巴掌让她措不及防,而且抱着齐麟,脚底不稳“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而齐麟正好碰到了椅子的扶手,额头立刻就出了血,吓得齐麟哭的更加的惊天动地,元媛起身将齐麟放在一边对乳母道:“看什么,还不快把少爷带下去请大夫包扎去,少爷有个什么不好,要了你们的命。”

    乳母吓得战战兢兢的抱着哇哇大哭的齐麟就下去了,元媛则是和母老虎一般,对着齐峰一顿拳打脚踢,甚至是连挠带骂的,元媛高声的骂道:“好啊你个齐峰竟然敢打我,你这是吃了老虎的胆子了,竟然敢打我,还打伤了儿子,我元媛今个和你拼了。”

    这两个人就这么大了起来,而齐蓓蓓和齐灿灿还有齐麟都跟着拉架,一家子一团混乱,奴婢们都不敢靠前,吓得都躲在外面,要是被波及可就是倒霉极了。

    八房这边热闹的要命,一家人混战打得不可开交,整个留春居兵兵乓乓热闹不已,不过王府正值多事之秋,倒是没有人太关注这情况。

    可能最安静的就是九房了,因为九房原本的宝贝都放在九夫人何茨姬的哥哥何津章哪里了,可是哥哥家自从莫名其妙的失窃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故此九房现在真是穷的都要命。

    整个院子摆设不多,平时这王府大房的东西他们分到的那些现在也全部都丢光了,就剩下一点大房的产业维持生活,所以九夫人何茨姬道:“老爷,我们这房要怎么办?大房的这些东西恐怕我们都拿不出来,这大房能放过我们吗?”

    九老爷元锝材道:“这个不好说,大房来了我们就这么多东西,也不怕拿,咱们在王府不还是有个小库房吗,按照大房开出的单子,这些也够了。”

    只是九老爷和九夫人不知道,清漪和元宇熙当初这单子,就是按照九房现在在王府的库房定制的,否则就更多了。

    九夫人何茨姬道:“老爷这些都给了大房我们日后如何生存?这么多年我们家的体己都是占了大房产业得来的,这样一来我们家将来还是要依靠老爷的嫡母了,可是你瞧瞧二房都落魄成了那样,你那嫡母还捧着二房的臭脚呢,”( 农门恶女升职记   移动版阅读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